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馬欣影評

【馬欣專欄|人性顯相室】只能如此安靜的瘋狂著──《獨自在夜晚的海邊》的英熙

  • 字級



打開人性顯相室,我們可以看到似曾相識的自己,
解開只封存在記憶中的世界殘影,
讀取種種人們暗示的訊號回聲,劃下尚未結疤的傷痕,
拍打起角落裡累積的記憶塵灰,
這是我們身處的大世界,也是我們受困的小房間,
眾生內心在這裡顯相,紀錄妖魔天使齊聚一堂的人類樣貌。




獨自在夜晚的海邊,不只是那個場域限定,而是拉長了人生來看的心境限定,你聽得到你心裡的節奏如海浪來回,反覆著這樣的傾聽,英熙是如此鎮定地在成功假象中,睡著另一個真實的自己,在夢中瘋狂流洩著與成功相反的孤單。


被放了一個罪名在身上,講了不知是否有人信,或自己能否說明,解釋了又真能說服自己嗎?有時,妳無法釐清他人與妳自己方方面面的重疊,那感覺真像獨自一人在夜晚的海邊。

即使妳已離開那片美景,但海聲仍來回拖拉著妳人生的問號。

《獨自在夜晚的海邊》電影預售票

《獨自在夜晚的海邊》電影預售票

儘管英熙大口吸著德國漢堡這陌生又新鮮的氣息,卻仍是透不過氣來,這裡很陌生,總算讓她覺得可以跟自己親近點,而在自己的國家,卻必須跟自己再陌生一點,才能貼近人們要的感覺。

呼吸是最誠實不過了,英熙說正因為這裡風景這麼美麗而更感到寂寞,那是因比較接近寂寞本身了吧!在公園裡空氣聞起來甜得跟水一樣,一口口喝進去,為自己的寂寞而有幾分醉,儘管愛著某人時,也為自己的寂寞醉著。

她覺得他不會來德國看自己了,還碎碎地跟女性友人逞強說無論他會來與否,自己都沒關係的,但燥熱著在那涼如水的季節裡,簡直想要把自己滾燙的心冰鎮一樣。

隨時滾著溫度,發現外界的不祝福、觀察、試探等這些會受涼的感受,就一直要滾著一顆心,放在炕上烤橘子似的,搓著手等心再暖些,她這人家認為是小三的人,找不到理由來公開思念。

在國外時,到哪都一直散步,走到自己確定自己對一切都無能為力的地方,比方海天一色的盡頭,看看會怎麼樣。

回到自己故鄉韓國後,英熙這原被視為大明星的人,連自己該是如何都開始陌生的學習著,所以離人遠遠的,見到電影同業的人,能笑幾分都有問號,笑容停在路上,思緒像過門不入的訪客,還費神對焦著自己,但描不好那些原本的層次了,只好空在那邊做些基本應答,就算舊識的人也不知道英熙在想什麼。

是這麼不適應成名後的自己嗎?還是加總了不適應別人都在傳破壞他人婚姻的妳?每個人在妳身上抹一道顏色,選色都是純粹而衝動的,無論喜歡妳的還是討厭妳的人。

一個名人的現身,方便於他人的各自表述,人們如英熙拖著行李、揹著重包,貌似想出走,其實又想躲回衣櫃,到處窩著,窩進他人視角的最邊緣。這般矛盾,邊邊角角剪不完的跟我們任何人一樣。

真實通常是被粉飾了做宣傳,與真正裸露出的真實不同,身為一個女演員要怎麼停止他人將她的真實戲劇化,她在電影裡像是什麼都沒做,面對人生卻有種突發性更積極的莽勇。

她走在漢堡的公園,要過橋時,忍不住跪下來祈願,求的是要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想要活出自己,這部電影以愛情為主題,但更多的是這女生因愛情而產生的人生探問,離開了片場、離開名氣,有什麼是可以很坦率無懼地追求的,能不受他人影響的?

她忍不住跪下來祈願,求的是要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


她時不時就被圈內的人說美麗,彷彿這就有個結論,繼續在主角的路上努力就好。她也不矯情,知道自己美,但湧現的是又怎樣的啼笑皆非,美麗為她講述了太多,如果她還貪求美不能給的那一些真實,會很奇怪嗎?

如果很美,那要怎麼活得不像美美接力的贗品人生?她把人癱了似的一段時間,以這方式掙扎著。

這女孩是有怒氣的,回韓國喝了酒,一改平常溫順答話,就會借了點餘勇來嘲笑愛情與男人,無論什麼時空,都像硬是切碎了當下的氣氛來掙扎著,在德國與剛認識的友人吃飯,英熙大口吃著,續碗喊餓著,像有點公主病,知道別人會順她的意;與電影圈友人聚餐中,她直接說著男人是笨蛋,「前輩也是無法愛人才會執著於活著吧!」並碎唸著同業前輩:「我們總是歌頌愛情,但你沒辦法愛人,是沒資格被愛。」於是轉身跟女性朋友親吻著,她想戳穿任何人的謊言,事實上,關她什麼事呢?因為她想說真話也是枉然。

她想戳穿任何人的謊言,但說真話也是枉然。


於是她抽著菸唱著:「當風起了,天快黑了,想起你模樣,過得好嗎?過得還開心嗎?我的心你看到嗎……」她想過點平凡生活,偷點零散日子來過,跟朋友講著自己並不愛首爾,她們說著在那裡,無論是成功的人,還是炫耀的人都是失敗者。彷彿那裡是被失敗威脅的。怎麼辦,成功了卻這麼孤單,但自己卻符合了所有成功條件,如此尷尬地窩在海灘上,一睡就一下午,奈何在那裡也被其他電影勘景的人認出,無所事事與聲名大噪間,她想摸索成功與失敗之外的自己。

洪常秀導演的風格,再美的人也有幾分狼狽,再不倫或不安的日子,也無非是躲在簷裡,不想說出什麼心事的駝著身軀,成功的天際線逼得近、壓得低低的,如此誰敢走向「成功」那裡去?如果像英熙說的,成功只是個詞,只能糊里糊塗地把日子吃了,像個成功人士一樣笑呵呵的,最後那跟英熙對話的導演,也讓人想到是洪常秀的投影,英熙問他:「你拍愛情戲幹嘛?」除了愛情,還有什麼更有對成功反擊的力道?導演說:「雖然我拍了電影,想要變正常一點,但還是變成了怪物,這麼苦痛,但時間過去會變成甘甜的,但我知道自己可能會後悔到死吧。」

女方說自己是炸彈,放在哪裡都讓人混亂,男方則覺得自己是個怪物,在所有看起來那麼正常且成功的環境裡,在裡面孤獨的人就像個笑話一樣,不能說出來,也沒有什麼資格抱怨,都是在英熙喝酒後,人們也跟著吐了幾句真話,除了喝酒能溝通外,英熙就在無人的海灘上聽著自己。

除了喝酒能溝通外,英熙就在無人的海灘上聽著自己


有人說這是部不倫愛情片,其實是更像是面對更虛無的人生反擊,那裡面也滿載著「如果不成功就完蛋了」的訊息,大明星在度假回來後只收到一個新導演未成熟的劇本。一場夢過了,英熙又在沙灘上被叫醒,她說:「沒事,只是一場夢。」成功沒有實在感,但失敗只能是場夢

誰還管孤獨寂寞?或如祈願般努力地活出自己?那是德國公園中的美好奢侈,限定在那女孩獨自於海灘的夢境裡。



 
《獨自在夜晚的海邊》
(On the Beach at Night Alone)入選2017柏林影展主競賽,韓國導演洪常秀執導第19部作品。女主角金珉禧憑本片成為南韓第一位柏林影后,劇情敘述在國外的某個城市,女演員英熙想拋棄在韓國與有婦之夫婚外情的壓力而選擇來到這邊,這是她在此一複雜關係中所能做到的最小退讓。對方說會來找她,但英熙存疑;在友人家中一起用餐,並走到了海邊思考著沒有答案的問題:「他也和我一樣,正在想念著我嗎?」情緒看似難以捉摸的英熙,仍總能受到大家的喜愛,而當英熙回到韓國,緋聞正甚囂塵上,她與友人聚在一起喝酒,卻語出驚人地嚇到了大家,她獨自一人來到了海邊,心中最深處的情感即將湧現,到底愛情在她生命裡,是多重要的存在呢?



長夜之光:電影擁抱千瘡百孔的心

長夜之光:電影擁抱千瘡百孔的心

馬欣 

多年寫樂評也寫電影,曾當過金曲、金音獎評審,但嗜好是用專欄文偷渡點觀察,有個部落格【我的Live House】,文章看似是憤青寫的(我也不知道,是人家跟我說的),但自認是個內心溫暖的少女前輩(咦?)著有《反派的力量:影史經典反派人物,有你避不開的自己》、《當代寂寞考》與《長夜之光:電影擁抱千瘡百孔的心》。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