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書籍好設計BOOK DESIGN

【讓詩人愛不釋手的詩設計】詩設計有時也會「聶魯達,請把你身上的衣服還給阿赫瑪托娃。」(呃,請勿對號入座!)

  • 字級

讀詩、讀散文、讀小說、讀繪本、讀漫畫、讀科普新知、讀財經商管.......我們在閱讀不同書種時的心境、感受和需求都不相同,「書籍好設計」的定義也會隨之改變。那麼對於不同書種、文類的創作者和讀者來說,什麼樣的書籍設計會令人愛不釋手呢?OKAPI好設計單元特別專題:「讓_____愛不釋手的_____設計」,將不定期邀請不同領域創作者來與讀者分享他們心目中的好設計,第一篇就讓詩人孫梓評來分享在他心目中「讓詩人愛不釋手的詩設計」。



選書詩人 孫梓評

1976年生。東華大學創作與英語文學研究所畢業。著有散文集《甜鋼琴》《除以一》《知影》。短篇小說集《星星遊樂場》《女館》。長篇小說《男身》《傷心童話》。詩集《如果敵人來了》《法蘭克學派》《你不在那兒》《善遞饅頭》。軍旅劄記《綠色遊牧民族》。以台灣經典文學作品為經緯所寫成的報導文學《飛翔之島》。並為已故版畫家蔡宏達作傳《打開火盒子》。另有童書與少年小說《花開了》《爺爺泡的茶》《星星壞掉了》《邊邊》等四冊。並與香港插畫家bubi合作圖文書《我愛樹仔》


這些都是讓詩人孫梓評愛不釋手的詩設計。(書籍提供/孫梓評,本篇攝影/李盈霞)


吾友「嚴格先生」名不虛傳,律己尤嚴。這天,針對一件沒有買下的BEAMS刺繡外套,他有著這樣的註腳:「那外套,就是阮經天跑趴時可以搏版面;但是,一般人真正需要的,是可以穿出日常感的好看。」言下之意,如果是阮經天,就應該買;像他這樣的「一般人」則免了──我心想,你長這麼帥,也有在管「日常感」這種事的嗎。

詩集大概也是吧。穿上一個漂亮的裝幀,可以跑金蝶獎趴,當個時尚咖,只是,會不會也有那種時候呢?借用個人意見的說法就是:「聶魯達,請把你身上的衣服還給阿赫瑪托娃。」(呃,請勿對號入座!常常我望著某些花枝招展的封面,和內裡低調的詩歌氣質並不相符;或也有某些和市川準處女作同名之人,卻毫無赧色穿上出席世紀婚禮的華服。究竟,特朗斯特羅默會想藉著腹肌圍裙搶版面,還是在心裡默默羨慕谷川俊太郎白茫茫一片好乾淨?

於是總是感謝夏宇做為詩意的總體,夏宇不斷發明新的載具,使她的詩妥適收納。誰都以為《粉紅色噪音》是極致了,全書印在透明賽璐璐片上,不斷妨礙閱讀就像揮之不去的噪音,詩句且透過人工與翻譯軟體協力而成。《這隻斑馬》《那隻斑馬》再下一城。書末附錄她跟李格弟的「對談」,夏宇遲疑地不知道該不該拿這冊歌詞本當作品六,但色彩斑斕還攔腰斬斷的內頁真是神來之筆啊,像還有誰記得嗎的「流行45轉」(請按下右側音訊播放鍵),一大片在風中的混聲接唱,那麼多相似的傷心,那麼多無始無終的吻,等著癡心的耳朵。

上:《粉紅色噪音》,下:《這隻斑馬》《那隻斑馬》,裝幀設計/洪伊奇,看更多

 


上:一保堂包著《詩60首》,下:《88首自選》。裝幀設計/洪伊奇。

夏宇這一路和洪伊奇合作的冒險還沒完(顯然沒在管當年羅智成的勸告),《詩60首》封面刮刮樂,誰都能用自己的意志刮出一個別無分號的封面(刮開後是整本詩集的所有字),或者相反──比方如我這般頑固者,隨手找了張一保堂包裝紙,從此把那一片易損的星空給藏起來。也不是只能繁複,返樸歸真的《88首自選》,簡單騎馬釘,可目錄的巧思和詩集排序的節奏,音樂性滿滿。誰能忘記封面上紫甘藍赤裸的剖面呢?情感和思想的迷宮皺摺,有人大方袒露示眾。然後又一次我被《第一人稱》驚嚇了。仿似電影院螢幕,夏宇用她拍壞的好照片,佐以一行詩,整本詩集是串連後變成MV的劇照,當代生活碎片與龐沛訊息量就躲在其實格式整齊的許多首詩或一首詩裡(端看你覺得一日是獨立的個體,或它屬於月與年之一,季節或一生之一?)。

 

《我和我的同義辭》裝幀設計/高彩玲。

《啊大,啊大,啊大美國》,裝幀設計/莫方。

我和我的同義辭》後,陳克華詩集裝幀也每有新舉。《我和我的同義辭》是被動的自選集,經書般拉展開來,一面是中文詩,直排,還仿古書,段落處有紅色圈點;另一面是英譯,銀閃閃的封面且有詩人手繪人體素描。體型巨大的《心花朵朵》則是由《心經》而生的詩句,內頁也附有陳克華近年著迷的攝影。緊接著出版《啊大,啊大,啊大美國》,封面台灣島圖騰,拉頁是千元新台幣淹腳目,作者肖像仿切.格瓦拉,目次頁把「民族救星」換上自己的臉,強烈的圖像與大量正紅色所引發的壓迫感,與詩集裡許多藉由「政治不正確」回應「政治正確」的吶喊相似。關於身體,國族,恐怖主義,詩人所感受徬徨與焦急憤怒的全部,都在其諧謔、擬仿的手勢中展露。

 

攝影之用,真正開花,應該是稍晚的兩本《身體詩》、《》。前者以男體各部位為詩題,再詢請兩位攝影師拍攝模特兒,將身體裸露的局部製成卡片,詩印在背面,不裝訂,另有外殼可收攏所有散卡。至於三十多年來所寫百行長詩,精選為盒裝的《漬》,時間水痕並未渙散,而超現實地輸出為一張張巨大海報,陳克華將自己拍攝的南國花,人,樹,田,獸,經電腦軟體調色,斑駁,妖異,詭美,必須整面攤開,讀報一般,才能讀完那些精采的組詩或長詩。

左:《漬》裝幀設計/陳佩蓉、賴英珍。右:《身體詩》裝幀設計/陳文德,看更多

許多美麗的詩集真是教人不知如何是好。

《雙子星人預感》裝幀設計/何佳興。

比如李雲顥《雙子星人預感》,雖然我更喜歡《河與童》的詩,但,設計者何佳興做出了一本梯形的詩集!封面裹上極為薄脆的描圖紙真是絕妙,那種歪斜和吹彈可破,剛好是李雲顥詩的基調。另一本令人太羨慕的是陳允元《孔雀獸》,其封面畫作捕獲了川貝母某一時期特有(而今已改變)的甜美憂傷畫風,加上設計者黃瑪琍恰到好處的選紙與穿衣,有效回應、塑建了詩集中青年藝術家的自畫像。同樣以畫為裝幀主軸,湖南蟲《一起移動》邀來達姆用版畫刻繪出一幅末日荒涼,卻又存留文明細節的衝突場域,成為整張書衣的內裡,內書封則有別於書衣的黑銀色系,是高彩度攝影,作者本人站立都市街頭,彷彿正等著誰與他「在移動的路上對撞」陳恩安為書名所設計的標準字無敵美。

左:《一起移動》裝幀設計/陳恩安,右:《孔雀獸》裝幀設計/黃瑪俐,看更多

我還喜歡零雨第一版《田園/下午五點四十九分》,同為奏摺式裝幀,拉開來像她筆下慣愛的意象:火車,每一首詩是長度不同的車廂,字句的乘客們,發出聲音唱和。廖人首本詩集《13》,小子設計,廖人曾在某演講提及該書裝幀概念,說他建議在書封貼上砂紙,「這樣可以把別人的書磨破。」可惜出版社雖覺得此意見頗佳,但為了世界和平仍希望加上書衣,他幽默地表示:「這樣也不錯,可以自己磨自己。」至於書衣內裡,也依其意志,放上純精神的〈楞嚴咒〉和與房中術相關的〈合陰陽〉,他自稱,「可以看得出來我在進行一個混搭的動作。」凡此,與他試圖在詩集裡,透過詼諧沉重有之的詩劇場,直面你我所生存的語言亂世,息息相關。 

左:《田園/下午五點四十九分》裝幀設計/阿發小姐,右:《13》裝幀設計/小子

   

真正心愛的詩集,未必因其裝幀。

就像吾友「嚴格先生」,T恤短褲夾腳拖,走在路上,明眼人亦能指認其俊美。有時候我會想起,鴻鴻企圖以詩對抗生活的第四冊詩集《土製炸彈》面世之際,由洪伊奇操刀的封面,曾被誠品以「風格不符」為由拒賣。這事我想了十年,實在,沒有比那更高的禮讚了。

《土製炸彈》。

《土製炸彈》。《土製炸彈》,裝幀設計/洪伊奇。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