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陳德政影像留聲機

【♫|影像留聲機】陳德政:選擇重組,再出一張精選輯──《猜火車2》

  • 字級



每一部經典電影,都有一首相對應的代表曲目,《猜火車》傳奇的地方是,它的代表曲目不只一首,雖然我們總會率先想起片頭的第一場戲,懶蛋與屎霸在愛丁堡的市區狂奔,腳下踩著龐克教父伊吉帕普〈Lust For Life〉躍動的節奏。


然而,諸如懶蛋鑽入「蘇格蘭最髒的馬桶」尋找那幾顆肛門栓劑,配上環境音樂大師布萊恩伊諾〈Deep Blue Day〉,或是他注射過量的海洛因被送到醫院急救,背景響起Velvet Underground主唱路瑞德〈Perfect Day〉,這兩場戲,事隔多年我們依然記憶猶新。

1997年發行的原聲帶二輯

《猜火車》的音樂就和電影一樣出名,它的原聲帶甚至在電影上映後隔年發行了第二輯,是綠色的封面,國內的代理廠牌譯為《二度猜火車》。

無論是原聲帶1或2,都以90年代的英式搖滾樂團為主體,也納入引領潮流的電子音樂隊伍,再將幾位經典搖滾人物恭迎進來,共譜出一片迷人的聲景。「這些歌,就和對白一樣重要,和角色一樣重要。」這是導演丹尼鮑伊的說法。

《二度猜火車》是在1997年問世的,當時想必沒人料到,二十年後真的會迎來《猜火車2》這部續集電影──懶蛋、屎霸、變態男、卑鄙,這幫如今四十多歲的中年大叔重回大銀幕裡胡搞瞎搞,有看頭嗎?

很遺憾的,這部片終究無法在台灣登上院線,只在金馬奇幻影展與高雄電影館映演了少量的場次。我想,接下來我們盡量避免觸及劇情,來聊聊《猜火車2》的配樂,與第一集相同,歌曲的挑選以及出場的時機都含有弦外之音。

在此之前,我們先回到第一集裡的一場戲,地點在愛丁堡,懶蛋的公寓裡。

他和美少女黛安躺在床上,兩人剛辦完事,進入吞雲吐霧的談心階段;你知道的,《猜火車》的事後菸絕對不是一般的香菸,黛安的指縫間夾著一根手捲的大麻,尚未成年的她,以一種過來人的口吻開導懶蛋生命的道理。

-黛安:懶蛋,你不會變得更年輕了,這世界每天都在改變,音樂在變,連藥物也在變。你不能只是成天窩在這裡,滿腦子想著海洛因和Ziggy Pop。

-懶蛋:是Iggy Pop!

-黛安:隨便啦,反正那傢伙早就死了。

-懶蛋:Iggy還沒死呢,他去年才在巡演!湯米還跑去看他演出。

猜火車2:春宮電影(電影書衣版)

猜火車2:春宮電影(電影書衣版)

猜火車

猜火車原著小說

樂史當然沒有Ziggy Pop這號人物,這顯然是Ziggy Stardust(即大衛鮑伊的化身)與Iggy Pop(伊吉帕普)的綜合體。你不能怪黛安把兩人混為一談,畢竟鮑伊與伊吉確實互相跨刀過許多作品;你也不能怪黛安以為伊吉早就掛了,以他那種瘋瘋癲癲的生活方式,能活過三十歲就要算是奇蹟,在大眾的認知裡,他應該早就成了一具標本,被釘在搖滾名人堂的牆上。

在此我們做個算數:《猜火車》最初的上映年份是1996年,原著小說則在1993年出版,小說裡設定的情節發生在1980年代尾聲;換言之,無論這場對話的「去年」指的是哪一年,距離現在都相當遙遠了。

時間快轉到2017年,相信嗎?伊吉帕普還沒死,他依然活蹦亂跳地四處巡演,前陣子還歡度七十大壽,風風光光領取了Ordre des Arts et des Lettres勳章,那是法國政府授與的藝文類最高勳章,過去的獲獎人包括巴布狄倫、佩蒂史密斯、保羅奧斯特與王家衛。

很驚人吧?曾被視為毒蟲代言人的伊吉,如今躋身藝文界名流了,倘若有時空旅客告知當時躺在床上的懶蛋與黛安,兩人肯定覺得自己呼茫了吧?

至於鮑伊則是懶蛋最崇拜的歌手,他身為忠實粉絲,在小說裡有一段驕傲的自白:「大衛鮑伊出的每一張專輯我都有,他的唱片我多的要死,還有一大堆演唱會偷錄的版本。」

大衛鮑伊、伊吉帕普、路瑞德,這三人正是70年代的搖滾三劍客,現在只剩伊吉還在到處走跳了,他的兩個哥兒們都在這幾年陸續過世。電影這種藝術形式神奇的地方在於,它能在光影流動之處,召回逝去之物。

大衛鮑伊、伊吉帕普、路瑞德, 1972 倫敦


劇中,懶蛋重回他闊別二十年的青春期房間,蹲在地上翻閱塵封許久的黑膠唱片,鏡頭所帶到的,幾乎全是鮑伊的作品;他抽出一張放上唱機,只聽了幾小節就按下暫停,怕再播下去就要喚醒過去的鬼魂,那張唱片正是伊吉的〈Lust For Life〉。

不僅如此,仔細聽,電影開頭揚起了一小段〈Perfect Day〉的鋼琴演奏版,而幾個重要時刻,〈Deep Blue Day〉也在銀幕中再次響起。凡此種種都不是巧合,而是丹尼鮑伊刻意的安排──音樂,向來是勾動我們回憶最快速也最有效的開關。

第一集裡那首堪稱X世代國歌的〈Born Slippy〉自然不會缺席,由原創者Underworld重新詮釋了一個新的版本〈Slow Slippy〉,兩相對照,歌名似乎互有呼應:嬰兒誕生後,便步入緩慢的衰老過程。(還記得第一集裡的嬰兒意象嗎?)

O.S.T. / T2 Trainspotting(電影原聲帶 / 猜火車2)

O.S.T. / T2 Trainspotting(電影原聲帶 / 猜火車2)

如果只是一味向前作致敬,未免有違《猜火車》的顛覆精神,第二集不忘融入一些當代的樂團,試圖和時代接軌,如High ContrastWolf AliceFat White Family,尤其是發跡於愛丁堡的嘻哈組合Young Fathers,儼然成為這一集的聽覺亮點。

不過,誠如女主角薇若妮卡所言:「在我的家鄉,過去是用來遺忘的,對於你們,過去卻是一切。」表面上,薇若妮卡是說給懶蛋和變態男聽,可是她同時打破了戲劇世界的第四面牆,把頭轉過來,面向大銀幕前的我們。

承認吧,《猜火車2》是一個懷舊的產物,在那座記憶的片廠重建出幾個熟悉的場景,那裡埋藏著我們青春的心事。我們走進電影院,就像去參加摯愛樂團的復合演唱會,不會期待聽見太多新歌,要的是那些金曲,是看見老去的偶像決定再演一場的感動。

當一切塵埃落定,懶蛋回到那個貼滿火車壁紙的房間,聽著〈Lust For Life〉跳起了舞。鏡頭愈拉愈遠,房間漸漸縮小成回憶裡不復清晰的細節,懶蛋,就這樣跳下去吧!永遠不要停,為你自己,也為我們。




在遠方相遇
在遠方相遇


陳德政
寫字的人,聽些音樂,看些電影,讀點書,走過幾個地方。有個部落格叫「音速青春」,有本書叫
《給所有明日的聚會》,最新作品為《在遠方相遇》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歌曲不只是歌曲,也是我們的青春與時代。一起聊聊馬世芳《重返地下鄉愁藍調》與音樂記憶

這是連續三年拿下廣播金鐘獎的馬世芳第一本書。 35歲那年,他用了巴布.迪倫的一首歌名為同代人留下青春的故事與音樂,慢慢累積知音。 有人看了這本書,開始了自己的音樂之旅,有人唱起了自己的歌。 十年過去,書裡描述的青春與歌都更遠了,但那浸透文字的情感於今卻更鮮明,那些歌也仍敲打著胸膛......

89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