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推理藏書閣

【紀念林佛兒特稿】他幾乎就是台灣本土推理創作的同義詞。

  • 字級

1984年創刊的《推理》雜誌

2017年4月2日晚間,林白出版社創辦人、《推理》雜誌創辦人林佛兒,因中風併發肺炎病逝,享壽七十七歲。

1941年出生於台南佳里,父親是日治時期著名劇作家林清文。27歲那年(1968)創辦林白出版社,43歲創辦《推理》雜誌,歷經24年、計282期,於2008年4月休刊──台灣曾有一批初識而後喜愛上推理小說的讀者,肯定讀過林白出版的小說、翻閱過「動腦的、邏輯的、趣味的」《推理》雜誌。

且讓與林佛兒先生或《推理》雜誌有深厚情感的四位推理界人士,在本期電子報的專欄特稿中撰文紀念。


林佛兒:台灣推理文學的拓荒者 ◎ 洪宏嘉(社團法人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理事長)


林先生走了,走得太突然了。

對於許多年過中年的推理迷來說,林佛兒先生以及他創辦的《推理》雜誌,幾乎就是台灣本土推理創作的同義詞。《推理》在1984年11月創刊,除了譯介不少歐美日本短篇傑作以外,雜誌每期固定刊載1-3篇本土推理創作;同時林先生也鼓勵讀者投稿發表書評。許多作家及評論者,如杜鵑窩人、葉桑、藍霄、凌徹、既晴、林斯諺、陳嘉振、李柏青等人,在《推理》找到了他們初試啼聲的舞台以及閱讀創作的養分;目前他們在台灣推理界也各自擁有一片天。

2008年4月,《推理》在眾多讀者的惋惜聲中休刊了。在這二十四年的歲月中,身為一個推理小說的嗜讀者,《推理》是每月初到書店買的第一本雜誌,它也會被放在旅行出差時的隨身行李。這幾天重新翻閱休刊號,除了勾起以往閱讀《推理》的回憶之外,也有一些感觸。

林佛兒前輩是台灣本土推理創作的先行者與拓荒者;雖然晚年他曾經擁有的出版事業陸續轉讓或終止經營,但他用心耕耘、努力播種的本土推理創作,已經陸續開花結果。進入二十一世紀本土推理作家人材輩出,創作題材多元,林前輩絕對功不可沒。

瀟灑走完了傳奇一生。前輩,一路好走。


串起又散落  ◎ 杜鵑窩人(評論人,首次於《推理》雜誌第53期1989年3月發表評論文章〈我最喜愛的偵探-洞燭人性的名探瑪波小姐〉)


松本清張的《焦點》

在我這樣一個閱讀推理已達35年資歷的人來看,台灣近代的推理有系統的起源,無疑的是林佛兒先生創立台灣的《推理》雜誌,也當視為如今這個推理小說出版風潮的濫觴,此乃無庸置疑。當時,林白出版社先出版了松本清張的《焦點》來試水溫,封面那隻被叉子刺穿的魚,讓我至今都印象深刻,接著就出了松本清張的系列作和幾本明顯是日文譯本的克莉絲蒂的作品,接著《推理》就登場了。

早期的《推理》由於當時並沒有推理小說翻譯授權的問題,所以文章的精選程度非一般等閒,不要說幾乎日本有名作家的引進都是《推理》為先行指標,例如島田莊司的第一個中譯短篇也是在《推理》上登出。連歐美推理小說的選擇亦有水準,第一期的〈一窩賊〉至今我還念念不忘;而艾西莫夫的「黑鰥夫俱樂部」短篇〈食屍鬼〉,我也是在《推理》上看到的。

台灣本土的推理創作亦是在《推理》上開始的,除了林佛兒先生的《美人捲珠簾》等三部長短篇之外,也找了杜文靖林崇漢等人來創作,雖然因對於推理小說認識不清,被傅博(島崎博)老師評為「風俗派」,但是也開創出了後來台灣本土推理作家前仆後繼的路徑,從藍霄既晴余心樂葉桑思婷凌徹李柏青冷言等人,都是在《推理》上初登板,甚至是蔚為一種宛如「登龍門」的肯定。而《推理》所辦的「林佛兒推理小說獎」,應該也是台灣推理小說界首創的。

後來,《推理》搬回台南,加上翻譯版權的問題,銷售量日見凋零,連本土作品的刊登稿費亦漸漸無法支付,終於在282期戛然而止。無論如何,如果當初沒有《推理》,今天的台灣推理書籍不論翻譯或本土創作,將不可能這般蔚為風潮了。


斯人何在,凝眸浮雲千山處  ◎ 葉桑(作家,第三屆林佛兒推理小說創作獎首獎得主,作品〈遺忘的殺機〉刊載在《推理》76期1991年2月)


林先生僅大我十歲,但是感覺好像是從小讀他的詩,看他的散文和小說長大似的。初見林先生本人是在龍江街的林白出版社,第一個印象:好一個不拘小節的生意人。他一看到我是常常投稿的作者,立刻大吐苦水,說他把股市賺的錢都投到《推理》雜誌上去了。話鋒一轉,又大談闊論他的政治理念。可惜這都不是我擅長的話題,我們的交情從此也就清淡如水。再見過幾次面,話題專注在他的家庭和事業,我還是「有耳無嘴」,所以依然保持君子之交。

後來,林先生的人生雖然起了重大的變化,但是他對經營《推理》依然執著。直到他自己擔任主編時,因為財務和人力的關係,品質大不如前。不知情的讀者在網路無情謾罵,真是令人遺憾。就在《推理》逐漸失去當年風華時,正巧我結束了一年多的專職作家生涯,回歸朝九晚五的正規職場。一方面工作忙碌,一方面對本土推理的倦怠,創作量幾乎等於零。對於林先生的邀稿總是一拖再拖,現在想起來,也是我創作生涯的憾事。後來《推理》吹起了熄燈號,我和林先生的連繫也慢慢斷了。

林先生是我生命中的貴人,如果不是他創辦的《推理》,我的推理小說在當時的寫作環境,根本沒有發表的舞台。如果不是他的林佛兒推理小說獎,我的寫作資歷就沒有最耀眼的光環。一路走下來,如果不是他的林白出版社陸陸續續幫我出版推理小說,我想我不會堅持到現在。如今,林先生放下人間的一切紛紛擾擾,那就請一路好走吧!


傳奇遠颺  ◎ 李柏青(作家,首次於《推理》雜誌第260期2006年6月發表短篇小說〈赤雲迷情〉)


我常說自己運氣不錯,接觸推理的時點正好碰上《推理》雜誌最後那段日子,那時台大圖書館一樓期刊區有這本雜誌,我通常頂著豔陽吃完午飯後,便鑽進涼爽的圖書館,找張舒服的沙發,翻開推雜讀一篇短篇,讀到第二篇時便睡去,睡醒後繼續用功,這樣幾天下來剛好將整本雜誌讀完(提醒一下,台大圖書管嚴禁在閱覽區睡覺,我已經畢業了,請各位同學切勿以身試法)。當時讀推雜最大收穫倒不是翻譯的作品,而是本土推理,包括藍霄胡柏源魯子青林斯諺呂仁等人的作品,都是在《推理》上讀的。

(另一個收穫大概就是讀「蘇格拉台」的總編輯手記,我還開玩笑跟嘉振說如果以後要寫類似的東西,可以取筆名「柏拉台」,這樣就有傳承的意味。)

別人的作品讀久了便也想著寫作投稿,不過一開始並不順利,我至少被退過三次稿,因此我在推雜上刊登的第一篇作品〈赤雲迷情〉並非我最早完成的作品;當時與我聯絡的是雜誌的編輯,林佛兒先生則依舊是個如傳奇般的存在;直到2013年台灣推理大獎頒獎典禮,我才見到林先生本尊,我上前自我介紹並要求合照,他有些靦腆,但精神很好,我當下不覺得他已是我祖父輩的人物,或許是因為他寫的、讀的、執著的是與我相同的東西,他已經達到某種高度,而我還在追逐。

也因此,林佛兒先生的死訊結結實實地嚇了我一大跳,或許交情不深、交流不廣,但當傳奇遠颺,總令人無限感懷。



 林佛兒作品 

美人捲珠簾

美人捲珠簾

島嶼謀殺案

島嶼謀殺案

北回歸線

北回歸線

人猿之死:林佛兒短篇小說選

人猿之死:林佛兒短篇小說選

心緩緩航行

心緩緩航行


 延伸閱讀│本土推理作品 
午後的克布藍士街:葉威廉探案系列

午後的克布藍士街:葉威廉探案系列

歡迎光臨康堤紐斯大飯店

歡迎光臨康堤紐斯大飯店

親愛的你

親愛的你

最後一班慢車

最後一班慢車

輻射人

輻射人

光與影

光與影

感應

感應

死刑今夜執行

死刑今夜執行

殺人偵探社

殺人偵探社

小熊逃走中:偵探林若平的苦惱

小熊逃走中:偵探林若平的苦惱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