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好設計

平野甲賀×葉忠宜:畫下文字的風景,字設計的魅力

  • 字級


平面、書籍設計師平野甲賀(右)與對談人葉忠宜(攝影/簡子鑫)


我的手繪字

我的手繪字

逛書店時,平台上琳琅滿目的書封映入眼簾,許多讀者於此跟書本有了初次接觸,植下第一印象。如何在這方寸之間交代一本書的內容、精神,自然不能少了書封設計畫龍點睛的功力。

平野甲賀這位設計師一手包辦了晶文社自1964年到1992年這三十年間的書籍裝禎,由一位設計師負責整間出版社的裝幀實屬罕見,而平野甲賀的設計也確實替出版大量反主流文化書籍的晶文社樹立起明確風格。

平野甲賀收集各種不同字典,喜歡拆解文字、研究字義,不以其他圖像等視覺元素為材,對「文字」情有獨鍾,創作出許多獨特的手繪文字及字體,作品遍及書籍雜誌、海報,甚至舞台美術。

這次為了在台中綠光+marüte展出的「平野甲賀的手繪文字展 從小豆島到臺灣」,平野甲賀特別訪台,OKAPI邀請到台灣版《Typography 字誌》的編輯統籌葉忠宜,與平野甲賀一起聊聊以「文字」為核心的設計觀。


〔手繪字設計師〕平野甲賀
平面設計師、書籍設計師。1938年生於京城(現韓國首爾),武藏野美術學校(現武藏野美術大學)視覺設計科畢業。曾在高島屋百貨宣傳部任職。1964至92年間獨自設計晶文社所有書籍封 面及裝訂,形成出版社之企業形象。以獨特的手繪文字設計超過七千本書。同時也與「黑帳篷劇團」、「水牛樂團」交流匪淺,經手無數平面文宣、海報與劇場設計。

〔對談人〕葉忠宜|卵形
平面設計工作室,成立於2015年。在策劃引進並翻譯知名字體設計師小林章的數本著作《字型之不思議》、《歐文字體1:基礎知識與活用方法》、《歐文字體2:經典字體與表現手法》、《街道文字》之後,開始統籌製作日本字體設計專業雜誌《TYPOGRAPHY 字誌》的中文版。




葉忠宜(以下簡稱「」):老師會如何說明自己的風格?

平野甲賀(以下簡稱「平野」):我通常自稱為「甲賀怪怪體」,但其實沒什麼嚴謹的定義。

(《我的手繪字》內頁)

比方說像「瓶」字,我腦子裡馬上就會跑出有點銳利的感覺。單看瓶子或許很圓滑無害,而一旦破了,就頓時化成危險利器。

這可能跟書籍內容本身沒有絕對關係,我從書中擷取靈感,再加上自己的感覺、將之擴大,像這本書,當作者小林先生知道我對「」這個字的感覺,他也不假思索地認同。


「設計出自我手,當然是『我的』。展現個性,同時也誠實展現了自己的無能、無奈。」


葉:老師的作品個人風格非常強烈,不過另一方面也有人認為設計應該有「匿名性質」,設計作品重點應該去強調內文原有的性格或其功能性。您認為呢?

平野:我倒不認為設計要匿名,設計可以更自由。「白紙」是最具匿名性的東西了,一旦在這上面有任何著墨,就好像「弄髒」。但是維持「白紙」狀態,真有那麼重要嗎?(笑)

(指著書封)你看看這「我的」這兩個字,在我看來,設計原本就不是匿名的,出自我手,當然是「我的」。

有些人會去刻意模仿知名設計師的作品,披上匿名性的外衣,這種做法一點意義也沒有。不只是設計,攝影等其他創作也一樣,都該對作品負起責任。

我自己的作品就是這個風格,個性相當鮮明,雖然客觀看來這樣亂拆字根本荒唐。但是我展現個性,同時也誠實展現了自己的無能、無奈。

(攝影/簡子鑫)


葉:
老師做過那麼多書籍設計,您最喜歡用哪一種內文字體?使用上有沒有什麼規則呢?

平野:我很喜歡圓體。

我自己寫的文章很幼稚、孩子氣,所以也喜歡使用這種像糖果一樣、有甜美感覺的字體;像書中的明體看起來煞有介事,很嚴肅,感覺該寫在捲軸上呢。

圓體這字體很有意思。日本在兒童樂園、急診室、醫院,還有電車的標示等,用的多半是圓體,好比在不斷強調:「這裡安全無害」。這些根源於兒時的經驗讓我也自然而然有了既定印象,想用這個字體告訴讀者:「沒有什麼艱澀內容喔~這裡一點也不危險喔~

葉:我也覺得圓體很「日本」,像交通機構等很多公共標示都是圓體。

平野:在可怕的內容上運用這種字體,彷彿可以抑制那種可怕的感覺。身為設計師,我能做的也只有這樣,忠實呼應自己的兒時體驗。

我不是插畫家,是個運用文字的設計師,只能在字體選擇上盡量「溫柔」。對我來說,重要的是能否把想傳達的訊息傳達出去。文字是溝通的工具,再也沒有其他東西比文字更能清楚傳達訊息了,我總覺得運用圖片或者照片都可能招人誤解。

(攝影/簡子鑫)


葉:
老師認為創作與設計的界限何在?

平野:我覺得很難用簡單一句話來說明。

我的設計其實很任性,我享有很大的空間能自由發揮,從來也沒想過一定要做得多「美」。有時也不免會想,這些東西社會真能接受嗎?

現在這個時代我們一方面有嚴謹的字體文化,可以看到電腦裡一定有成套的不同字體;但是一方面也有對這種字體文化的「批判」,或許還不到批判那麼強烈吧,只是試圖想提出另一種面向、另一種選擇。

「我不覺得自己在做的事有多麼了不起,但回首一看,現在好像只剩下我一個人了。」

您的作品以手繪為主,那麼也會因應時代潮流運用不同工具嗎?走過活字、寫植、電腦時代,您覺得各個時代有什麼不同?

平野:假如現在有什麼震撼性的新科技,我或許會想用用看,但是現在這套做法也持續了好幾十年,也覺得夠了、可以了(笑)。

日本自古以來就有手繪傳統,例如電影看板、宣傳品、海報等等,標題使用手繪字的現象很常見,這些都表露出企圖「搶眼」的目的,舞台劇也會根據戲劇的內容而改變字體,帶來具有震撼力的效果;新年時日本人習慣寫「賀年卡」,這時候會使用充滿喜慶氣氛的字,這些都像是我的參考書一樣。

我從小討厭念書,但是很習慣處在充滿這些字體的環境。這些可算是日本庶民共通的美感。我只是參與在其中,搭個便車,然後延續著這個脈絡而已。

這些我經常參考的舊時素材,現在也都漸漸少了。

其實我不覺得自己在做的事有多麼了不起,但回首一看,現在好像只剩下我一個人了。手繪字傳統江戶時期就有,我們還走在中間,誰也不知道未來會如何,將來的環境也可能會改變。

不過來到台北後發現到處都是漢字,看了好開心。大家為了宣傳自己的行業、買賣,拚命用不同字體表現自我;日本在江戶末期也曾經有過這樣的時代,進入電腦時代之後這些各異其趣的東西少了,大家開始使用工整的電腦字,我覺得有些乏味,希望大家可以好好珍惜街頭這些充滿個性的字。


「我覺得設計師沒那麼偉大,一旦喪失一般庶民的感覺,就糟糕了。」

葉:老師想透過這次台灣的展覽傳達給讀者什麼?以一般所謂無用藝術創作的展覽方式來呈現實用的書籍平面設計,您覺得會因此帶給觀眾不同的感受嗎?

平野:我這次帶了72件作品來台中。搬到小豆島之後,我知道有德島阿波紙這種手漉紙,顯色效果很好,所以這批展品先請人漉紙,再以RGB輸出。挑選的都是現成過去的作品,也沒有特別主題,純粹挑選自己特別喜歡、特別滿意的。

我也很好奇,在台灣來看我展覽的朋友們會有什麼感覺。把作品帶來台灣有點像考試一樣,也想看看台灣的觀眾會給我的作品打幾分。

現正展出的「平野甲賀的手繪文字展 從小豆島到臺灣」(提供/綠光+marüte)


我過去做過不少戲劇、表演的傳單海報,這些東西都會跟觀眾之間產生互動,觀眾由這些管道接收到訊息,但是真正看過表演也可能覺得海報傳達的訊息不對(笑)。說實在這些都是多餘的事,畢竟只要把必要訊息放上去就行了,就像官方寄發的資料一樣,也有人確實這麼做。但我總覺得藉由這小小一張紙、一個畫面,可以在觀眾跟表演之間多插入一層趣味。

書籍和海報原本具有功能性,但是放在展覽中,則去除掉「功能」,變成一種展示、一種藝術品了,這也可以說是我的一種抵抗吧。

有人會覺得這種東西有什麼好展示的,但是我想讓大家知道也有這種設計師。

你去東京街頭,可以看到很多非常酷的設計,可是在我看來這些東西都有些孱弱,我覺得設計師沒那麼偉大,不知道葉先生以為如何?

設計師一旦喪失一般庶民的感覺,就糟糕了,會開始自視不凡。

(攝影/簡子鑫)


葉:
老師畫的字會根據一個國家的歷史、氣息而有不同嗎?

平野:會啊,所以英文字母我畫不好,更別說裝飾性高的伊斯蘭文字了。必須先了解這些字背後的意義、以及當中寄託的情感,我最了解、最能駕馭的還是日本漢字,畫起英文來就顯得生硬,不夠有趣。

「無法確實掌握一個字裡的風景時,是畫出不好字的。」

Typography 字誌:Issue 02 來做LOGO吧!

Typography 字誌:Issue 02 來做LOGO吧!

Typography 字誌:Issue 01 造自己的字!

Typography 字誌:Issue 01 造自己的字!

葉:我目前擔任《字誌》的編輯統籌,這本雜誌台灣版一年兩期出刊,每期都有不同主題,今年年底04期「手繪字」主題,有沒有可能邀請您以台灣意象發想,創作一款台灣版贈品海報?

平野:既然難得來了台灣,我很樂意挑戰。

世界上任何一種文字都一樣,可以在文字裡看到風景,文字的每一個部份都有他的意義在。不過台灣有很豐富的歷史,接觸過中國、荷蘭、日本等各種文化,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把這些濃縮寄託在兩個字上。

其實來台灣之前我也試著寫了「台灣」兩字,但是我並不想公開目前的草稿。還無法確實掌握一個字裡的風景時,是畫出不好字的。那只是一個單純的「記號」,一般大家會覺得「記號」可以傳達出普遍共通的訊息,但是我希望我所創造出來的東西,能有更多一點「我的」訊息。

台灣版《Typographic字誌》的編輯統籌葉忠宜現場邀請平野甲賀老師參與年底的04期「手繪字」。(攝影/簡子鑫)


葉:
所以您試圖用文字來描繪出您對台灣的印象?

平野:我試圖這麼做,但是還沒掌握好。我向來把漢字視為一幅「圖」,希望可以多多了解,然後再畫出我心目中理想的「台灣」手繪字。既然我來到台灣、親身接觸了這裡的環境,也確實影響到我對台灣的印象,再多一些時間,我可以寫出更好的「台灣」,就像紅磚上那令我深深震撼的榕樹根,生命力強韌得驚人,我希望能把這些感受也畫進字裡。

讓我們一起期待老師描繪的「台灣」吧!(攝影/簡子鑫)





平野甲賀的手繪文字展在台中綠光+marüte展出中!

本次由平野甲賀至今為止7,000冊以上的裝幀設計中,嚴選約70件作品,原本只是書籍標題、劇團演出公告的一部分,當單純將「文字」萃取出來,再經過巧思加工而增添嶄新氣息。一起來體驗「甲賀怪怪體」所要表達的強烈訊息吧!

平野甲賀的手繪文字展 從小豆島到臺灣
主辦:綠光+marüte
403 台中市西區中興一巷2號(中興街上,近向上北路)
展期:2017年3月31日(五)-5月14日(日)




延伸閱讀  原研哉╳聶永真:緊張感與神經質,紙的無限魅力


OKAPI:兩位認為「紙」與「人的生活」有著什麼樣的關聯?

原:如果沒有紙,我們的環境與生活是完全無法成立的。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使用紙的方式、面對紙的態度,很有可能就此決定其性格。

聶:紙的存在對我來說是非常理所當然的,我無法想像沒有紙的世界是怎麼回事。與其要說紙和人的生活,不如來想像沒有紙會如何。
                                            ......繼續閱讀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