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詩人╱私人.讀詩

鄭聿:血流不止,像路到了盡頭而無性生殖──讀葉青

  • 字級


記得初次看《春風沉醉的夜晚》,對於三人夥同上路,回程上個廁所就生別離,而感到無法止瀉的悵然。我總以為每一部公路電影,都是療傷、救贖與恢復之旅,在路上,在車裡,抽菸的,打盹的,長途與短視的人生,一邊播著緩速的音樂,一邊是煞停的回憶,遮光窗邊,流逝景色,菸一根根燃盡,油一滴滴耗光。會有幾次,透過後照鏡回頭看自己的幸與不幸,才意識到已經離事物的開端、生命的源頭非常遙遠,非常之囂塵無常。

然後,路就斷了。

斷在導航失訊的地方,斷在不可修復的中途,因為公路電影都跟失去有關——失去對大多數人來說,就是失敗。困在車陣的我們,被沿路檢查如罪人、被逐一拆開如玩具。每一次感覺時間暫停,彷彿就給眼前的路一次重壓,乃至於全面崩塌。

第二次看婁燁的那部電影,可以稍微理解為什麼遠行終究會變成苦行。畢竟朝著前方跟傷口是不能一直前進的,必須有些轉折,駛往支線,下交流道,往另一個方向而去。萬里的煩惱障,一念的解脫道。這個世界最好也最捨不得眾生的高僧,都明白這輩子的肉身之路,也終究會斷在某時某地,為了繼續施予,只好轉世於另一處重組重生。

最後,可以把自己代入葉青的詩中了。在夢裡,轉世為一個高速公路收費員,接過一張又一張的小紙,痛覺遠去,麻痺襲來,早就知道明日復明日的輪迴即視感是怎麼一回事,那麼接下來呢?

對少數人而言,失去不是失敗,而是從忽然失去很多,車速漸緩,變成失去一些些、一點點而不自覺。油一滴滴耗盡流逝,再一滴滴加滿回來那樣。盡頭即是起點那樣。

 

下輩子更加決定/葉青詩集

葉青詩集《下輩子更加決定》

失敗的公路電影 
(收錄於葉青詩集《下輩子更加決定》

告別那些無所謂的
漫長的錯誤
痛覺先一步老去了
在夢裡作一個高速公路收費員
車子不斷迎面而來
接過一小張紙
明天也是


玻璃

玻璃


鄭聿

生於高雄鳥松,住在台北永和。東華大學創作與英語文學研究所畢業。曾獲台北文學獎、吳濁流文學獎等。著有詩集《玩具刀》《玻璃》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不管愛來了還是離開,你都需要一帖愛的處方籤

愛的處方籤:煩躁時用家事撫慰,失戀了就看電影療傷,對情人說肉麻的情話,一起做愛情的無賴

589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