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一起看圖文

【馬尼讀繪本】《小熊維尼》替獨生子說出:我一個人也不孤單

  • 字級

有時孩子不怕獨處,也需要一個他自己一個人的「家」(圖/《Now We are Six》彩色版)


Aldo

Aldo

接續上篇《小熊維尼》Winnie-the-Pooh)其實是小男孩羅賓的玩偶,也是他的「想像朋友」。

維尼是1920年代的作品,在更早之前,心理學已提出Imaginary friend(想像朋友)這個專有名詞,「想像朋友」沒有問題,他只是兒童寄託想像、對話的一個角色,後來也有很多繪本將之具象化,最為人知的,或許是英國國寶級繪本作家John Burningham《我的秘密朋友阿德》Aldo),「想像朋友」一直都是一個極受歡迎的主題,屢試不爽。

最為人知的「想像朋友」作品:《我的秘密朋友阿德》


A.A. Milne寫下《小熊維尼》後,第二本系列詩集叫《Now we are Six》(暫譯《我6歲》),約莫就是他在兒子(即書中主角羅賓)3到6歲時寫下的合集。

薄薄的一本有35首詩。翻開的第一首詩〈solitude〉就令人震懾,6歲──孤獨?沒錯,孩子需要一個他自己一個人的「家」,「家」可以是一張毯子、一方格線、一個空的三角架。在中川宏貴《這是我家》,以及堀內誠一《小傑搬新家》,也能看到孩子對「家」的想像與樂趣。

Now We Are Six

Now We Are Six(黑白版)

The Complete Tales & Poems of Winnie-The-Pooh

內含《Now we are Six》的小熊維尼全集(全彩)

這是我家

這是我家

小傑搬新家

小傑搬新家

即使是畫出的來一小塊地方,也可以是小孩想像中的「家」(圖/《這是我家》內頁)

I have a house where I go
When there's too many people,
I have a house where I go
Where no one can be;
I have a house where I go,
Where nobody ever says "No”
Where no one says anything- so
There is no one but me

這個「家」是人多的時候我可以自己一個人躲進去的,
在這裡沒有人會說「不」,在這裡沒有其他人說話,
這裡只有我,只有我能說話。

幾乎很少人重視孩子的「獨處」,幾乎都認為「孩子一個人說話很可憐」、「獨生子很難跟別人相處」等對獨生子的偏見。其實,在「小熊維尼」的世界,可以讀到很多對孩子獨處的觀察,或獨處時的想像空間。

在「小熊維尼」的世界,可以讀到很多對孩子獨處的觀察與想像空間(圖/《Now We are Six》彩色版)


另一首叫〈Binker〉,此字為「萬用的代名詞」,「Binker,我是這麽叫他的,他是我的秘密」。「因為有他,我永遠都不覺得寂寞」;但是「誰都看不到他」,「無論是多聰明的爸爸或是媽媽或保母」。插畫中,小孩幫「空氣」洗澡,和坐在對面的「空氣」一起吃點心,當然,你不能說那是空氣,那是Binker!

當然我很愛爸爸,但他沒時間陪我玩;當然我也很喜歡媽媽,但她有時會走開,我常生氣保母,她老是要把我的頭髮梳整齊;但是Binker就是Binker,永遠都在那裡。」乍看孩子氣,但「想像朋友」的存在還是令人安心。

〈Us Two〉(我們倆),指的就是羅賓和維尼,這次他們一起去看恐龍(其實是火鷄)。羅賓說「我不怕喔!」他牽著維尼的熊掌,邊吆喝恐龍「走開!笨龍!」;接著換維尼說「我不怕喔!」,「跟你在一起我永遠都不會害怕。

Ellen’s Lion: Twelve Stories

Ellen's Lion: Twelve Stories

經典名家克拉格特.強森(Crockett Johnson,他最有名的是《胡蘿蔔種子》《阿羅有枝彩色筆》)有一小短篇《Ellen's lion》,描述小女孩半夜怕黑,因為她看不到自己身後有什麽,於是把玩偶反著靠在背上,讓玩偶的眼睛幫她看背後,玩偶說:「我的眼睛只是鈕釦,永遠都不會閉上。」(“They're buttons,” said the lion, bouncing on Ellen's shoulder as she walked across the bedroom. “My eyes never close.”)。小女孩因此放心在夜裡去喝水。

小孩一個人玩會無聊嗎?在這首〈Waiting at the window〉中,羅賓看著窗外的雨,為吸附在窗屏上的雨滴取了名字,比賽看誰先滴下來。

There are my two drops of rain
Waiting on the window-pane.

I am waiting here to see
Which is winning one will be.

小孩一個人玩會無聊嗎?連窗上的雨滴都可以成為他們自得其樂的對象。(圖/《Now We are Six》彩色版)


另一首叫〈Journey's end〉(旅程結束),羅賓一個人去爬山,有一個聲音問他:

「羅賓羅賓,你要去哪裡?」
「我要去爬山,一直一直上到山的最高處。」
「羅賓羅賓,為什麼你要去,上面沒有東西可看啊,你上到了最高處,然後呢?」
「就再回到山下啊。」

洞

難怪會有《小熊維尼的道》這本書,因為繪本中其實還有太多沒被談及的內文或對話。爬上山就再下山這件事,做起來再尋常不過,但化為精簡的文字,實令人為之一愕,像谷川俊太郎寫、和田誠畫的《洞》,小男孩在星期天沒事就挖了一個洞,自己坐到洞裡去,爾後又出來,自己把洞填好。

在「小熊維尼」的世界裡,不知你注意到了嗎,小主角羅賓從來都是自己一個人玩,從來沒有鄰居小孩或兄弟姐妹出現,也許,正是因為小孩子的特性就是常常沉醉在自己的世界裡,這也充分表逹了孩子可以自成一體的世界。敝人無意反駁「兩個恰恰好」、「還好我生了兩個」等立場,但就算是獨子,孩子也會有精采無比的世界,所有只生一個的媽媽可以得到很大的慰藉。

When I was one,
I had just begun.
...
But now I am Six,
I'm as clever as clever,
So I think I'll be six now for ever and ever.

Another Important Book

Another Important Book

The Important Book

The Important Book

結尾不得不用本書的最後一首詩〈the end〉:我現在6歲了,要多聰明就有多聰明,我現在6歲,永遠永遠都要6歲下去。這首描述從1歲到6歲的短詩,似乎被《Another Important Book》大大擴充,繼《重要書》(The Important Book)的「另一本重要書」,最重要的事還是——你就是你!

6歲時(或之前)感受到的生命可能與世界的精彩,那種迫不及待、躍躍欲試、對萬事萬物充滿憧憬之心,就在詩集裡。稍稍撿回一點,就足以喚醒成人世界的無感與麻木。

對了,如果你真覺得自己老了,可以看看謔仿《Now we are Six》《Now We Are Sixty》,據說適合送給老人(實是作者6歲時深受《Now we are Six》的撫慰,60歲時心生也來寫一本安撫60歲的詩集之意)。


延伸閱讀  【馬尼讀繪本】馬尼尼為:比迪士尼版更細緻的小熊維尼

我們明天再說話

我們明天再說話


馬尼尼為

馬來西亞柔佛州麻坡人。讀過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台灣藝術大學美術所。著有《帶著你的雜質發亮》《我不是生來當母親的》、繪本《貓面具》「隱晦家庭」繪本三部曲,最新作品為詩集《我們明天再說話》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漫畫長大看更好看!OKAPI推薦你大人才懂的魅力漫畫

小時候爸媽叫你不要看漫畫是有道理的,因為有些漫畫的醍醐味,要到你成年之後才嚐得出來。OKAPI推薦幾本「大人專屬」漫畫給你,小時候看過的,長大後一定要多看幾次。

30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