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一起看圖文

【繪本閱讀1+1】黃筱茵:當樂觀女孩與厭世女孩一起午睡

  • 字級



在窗外仍一片墨黑時醒來,感覺世界沉沉的呼吸。好想就這樣摸黑走出家門,一直一直向前走。在不知名的遠方,會不會遇見一整片奇異的風景?閱讀某些故事,像在黑暗的地平線盡頭瞥見光。那些舞動的影子是什麼?是無邊的心事映照在靈魂上的模樣。當現實讓你感到憂傷寂寞,故事裡常有出乎意料的解答。帶給你安慰的不必定是家人,也未必是朋友,可能是命運的海潮為你捎來的信息,比如吉本芭娜娜《在花床上午睡》;也可能是靈魂走到黑暗盡頭後,面前乍現的光,就像凱蒂.克羅瑟(Kitty Crowther)帶著奇幻色彩的繪本故事《湖畔的安妮》

吉本芭娜娜善寫奇異結緣的「類家人」關係。在她的故事中,生命的脆弱讓人莫名卻也必然的聚在一起,共生似的感受,體恤著彼此的喜怒哀樂。父親過世後,傷痛的作家遠赴英國無意識地取材雜寫,最後成了《在花床上午睡》 這部珠玉般剔透的小說。論者常批評芭娜娜的小說太過平淡、缺乏起伏的情節;但她坦誠記錄瑣細生活小事的特性,在本書中卻不失為一種淡色的襯底,一格格凝聚時間,滴答滴答砌出主角「小幹」珍視呵護的尋常日子。

在花床上午睡

在花床上午睡

故事發生在交通不便、地處偏遠的大丘村。鄰海的小小村莊位在一座古墳旁,風景淳樸優美,人口相當稀少。大平幹是大平家從海邊撿回來扶養的棄嬰。被包在海帶芽裡丟棄的小幹,還因此養成在非常寂寞的夜裡,緊緊握著乾燥海帶芽睡覺的習慣。故事從小幹的自述和她凝視周遭一切的眼光開展,這個身世堪憐的女孩非常樂觀,家人的疼愛、舉目所及包圍她的大地、森林與海風,全是她仰賴的對象。大平幹家中自外公那一代便經營一家仿效自英國的B&B民宿。小幹從高中畢業後就在家裡的民宿幫忙,她觀察學習身旁每個人的特質與優點,安安靜靜地從每天的工作中得到力量。

書中另一個特殊的角色,是小幹的外公。在小幹的描述裡,外公具有獨特卻奇異的精神力量,心血來潮想穿Queen的T恤,衣服就輕飄飄從天上掉下來……於是不僅村裡的人,就連外地人也常來尋求他的智慧引導。不過這貫串兩代的信念,其實是一種順應自然的生活實踐。小幹總是與大自然一同呼吸。揉合了無瑕的觀看與全心全意的相信,她體認到自己的幸福,於是用力抵抗所有的負面思緒。那種生命狀態,就像在鮮花床上午睡,即便人生痛苦艱難,也不求別人理解,隨時抱著彷彿剛從午睡中醒來的新生心情。

《在花床上午睡》中的小幹總是用純淨的眼光看待生命中的一切,對抗著拉扯她靈魂的糾結力量;而在繪本《湖畔的安妮》中,似乎永遠與落寞及厭世心情為伍的安妮,找得到生命的出口嗎?

湖畔的安妮

湖畔的安妮

凱蒂.克羅瑟(Kitty Crowther)的作品《湖畔的安妮》,訴說一個落寞心靈奇妙地找尋到歸宿的故事。克羅瑟的敘事與圖像,向來有一種介於粗礪與奇異之間的力量,她的畫與話,會停駐在讀者心底,隨著日、月、風、光,慢慢發酵。

故事裡,不特別美、也不特別聰明的安妮獨自住在三島湖的山腳下。她的內心被某種黑暗的東西籠罩著,所以她幾乎每天心情都很灰暗。作者如何畫出這樣一個人物?她畫一身黑衣的安妮獨自走向她在湖邊的小屋,即使小徑兩旁長著各種奇特的植物,她也無心觀看。

坐在窗畔的安妮眼神黯淡,雖然窗戶是打開的,她的心卻是閉鎖的,窗外的湖水一如她漫漶的憂鬱,她完全困在自己厭世的情緒中。翻到下一頁,我們看見安妮孤獨細小的身影,畫面拉得很遠,原來,湖對岸的小鎮人聲雜沓,只是人們的聲息似乎與安妮無涉。她靠捕魚維生,除卻最基本的生活所需以外,總是厭厭的度過每一天。

坐在窗畔的安妮困在厭世的情緒裡,直到某天她沉進湖底,事情開始有了轉變(圖/《湖畔的安妮》內頁)


某個閃電交錯、暴風雨將至的夜,安妮嚇得醒來,看她驚恐的神情,屋內每一面牆壁上的花紋與屋外的聲響,彷彿像要吞噬她。她恐懼地走出家門,登上小船,划向三座島。腳上綁著石塊的安妮,緩緩掉進湖底,這一幕,她的表情顯得平和安詳……

不過,接下來,故事讓人驚奇的部分才緩緩開展。一雙巨大的手溫柔地把安妮捧在掌心,村子裡的人總是耳語說著「會移動的三座島」,原來是三個住在湖底的巨人頭上的帽子。從這一天起,安妮一掃鬱悶的心情。她知道三個巨人一直在自己附近,這讓她感到心安。直到一天早上,安妮發現三座島不見了!她一轉身,發現這三個巨人一起來找她了!

原本以為是小島的島嶼,竟然是三個巨人的帽子!巨人們的存在給了安妮勇氣(圖/《湖畔的安妮》內頁)


故事的轉折相當讓人吃驚。Kitty Crowther接合想像與現實,描繪了安妮從極度憂鬱、驚奇的發現巨人們的存在,到最終得到幸福的曲折過程。每一頁畫面都充滿意涵,讀者的眼睛棲息在畫面上,思緒卻能無限蔓延,浮想聯翩。我非常喜歡安妮在巨人艾米的帽子上入睡的一景。艾米的臉上掛著微笑,蹲坐在藍灰色的湖水裡休息;安妮則蓋著被毯,在艾米頭上熟睡。艾米身旁有小魚游過。這幅畫面不但注入了安靜深邃的情緒、預示了遙遠的幸福,更深刻證明故事永遠具有超越現實的力量。

安妮徹底否定又肯定了自己的靈魂,最後在她從來想像不到的地方,發現了摯愛的幸福。

安妮蓋著被毯在艾米頭上熟睡的畫面,有著沉靜的力量(圖/《湖畔的安妮》內頁)



  更多延伸作品  
千鳥酒館

吉本芭娜娜《千鳥酒館》

地獄公主漢堡店

吉本芭娜娜《地獄公主漢堡店》

廚房

吉本芭娜娜《廚房》

我的小小朋友

凱蒂.克羅瑟《我的小小朋友》



彼得與他的寶貝

彼得與他的寶貝


黃筱茵 

兒童文學工作者。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英語研究所文學組博士班肄業。曾任編輯,翻譯過的繪本和青少年小說超過100冊,擔任過《聯合報》年度好書評審和信誼幼兒文學獎初選評審,並為報章雜誌、書籍撰寫繪本導讀和小說書評。從每本繪本裡發現生命不同的祕密,決定一輩子在繪本森林中散步呼吸,認識形形色色可愛的朋友。譯有《蠟筆大罷工》《蠟筆想回家》《彼得與他的寶貝》等書。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