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一起看圖文

【不只聊漫畫】未婚夫妻設定,雖老梗但有用──談《當鋪千金的珠寶盒》與《異人館畫廊》

  • 字級


《當鋪千金的珠寶盒》(左)與《異人館畫廊》(右)的男女主角


「那個是我的未婚夫,同時也是我家的流當品。」

若要請倉田志乃舞介紹北上顯志,恐怕會得到這樣莫名其妙的答案。

當鋪千金的珠寶盒 2

當鋪千金的珠寶盒 2

當鋪千金的珠寶盒 1

《當鋪千金的珠寶盒》的阿顯與志乃舞

《當鋪千金的珠寶盒》從開端就是一超出想像的設定,曾在歷史活躍一時的知名家族北上家,如今家道中落,一家失散,祖母只能帶著孫子來到當舖。照理來說,當舖怎樣都不可能接受活人抵押,然輸給能列入北上族譜的誘惑,祖父訂下「如果您過了三年還沒有來接他的話,就要讓他跟我的外孫女訂婚」的規則,雙方可喜可賀地立下協定!

時光荏苒,如今的顯志(以下稱阿顯)是法國老字號寶石店「杜加利」的銷售員,因容貌出眾,具備專業知識,深受(女性)客人歡迎。而他放棄繼承的當鋪倉田屋,如今的主人則是志乃舞及其母親。志乃舞是名天賦異秉的高中生,她能夠一眼分辨出幾可亂真的合成鑽石,只因為「我從這孩子身上,感覺不到地球的呼吸」。這種回答,自然…….很令人抓狂!

《當鋪千金的珠寶盒》是曾創作過《交響情人夢》《87超頻者》的二ノ宮知子的新作,男女主角的設定(俊秀帥哥、怪胎少女)固然有似曾相識之處,可最熟悉的,無疑是二ノ宮知子獨具一格的愛情進展。無論是《交響情人夢》的千秋或野田妹,又或者此部新作中的阿顯跟志乃舞,都很難說有過怦然心動的互動,反而傻眼、受不了、無力的狀況更多一些。可親近熟悉,自然輕鬆的氛圍,卻意外有著比起曖昧粉紅,更為特殊的默契。尤其是人前帥氣幹練、散發王子形象的男主角,總在怪胎奇葩的女主角旁,輕易放下戒心,顯現出親民、平常人的一面,更是可以感受到某種專屬對方,旁人無以介入的特殊存在意義。

然而,正因非一般愛情,未婚夫妻這個設定,對《珠寶》兩位主角來說,完全構不成羞赧曖昧的元素,反而是「我也有選擇的權利好嗎?」這點,尤其在志乃舞迷戀上同為蛞蝓根付(根付,和服上一種用來利於提袋固定的配件)同好,外表猶如信長的男子,阿顯只是單純地內心苦笑(我就沒有嗎?)可見一斑。

異人館畫廊:失竊畫作與解謎少女

異人館畫廊:失竊畫作與解謎少女

如果說,《當鋪千金的珠寶盒》是因熟悉有如家人,粉紅曖昧顯得如此淡然,滑入生活互動之中。那麼,谷瑞惠的《異人館畫廊:失竊畫作與解謎少女》則是貨真價實的互相介意,耿耿於懷的那種介意。

在畫家祖父過世,從英國返回日本陪伴祖母的此花千景,得到一封姑且可稱遺囑的信件,內容是擔憂孫女終身的祖父,已將她交託給一名能夠支持她做想做的事的男性。(誰?)

搞不清頭緒的千景,只能猜想這說不定是指表哥京一。然而,眼尖的讀者不一會兒就會發現,真正的未婚夫,大概是對千景毒舌不留情的畫廊主人西之宮透磨。這位年紀輕輕就繼承父親事業的冷酷男子,與此花家相交甚篤,他創立了一名為Cube的俱樂部,專門蒐集隱藏名作。而在最近被竊的哥雅畫作,其收購事宜,亦是透過他經手處理。哥雅的這幅黑畫,據聞跟過往畫壇不相容的陰暗恐怖風格有關,而更有證據顯示,哥雅的畫作其實是為了抵銷另一幅會詛咒人的畫作而生。

畫作中,往往隱藏著圖像術,在識字率低落的時代,人們會用畫作將訊息加以傳播,特別是跟基督教教義、聖人傳說有關的圖像,在文化普遍的共識上,更有著能夠以感覺來理解的情況。約定俗成的共同印象被置入了教義,甚至會影響人的潛意識,畫作有著被詛咒的、會逼人死的傳聞,就是由此而生。而從小著迷於圖像學,到國外跳級讀藝術大學,也有著研究員身分的千景,自然被相中成為調查人員。

雖然不喜歡被透磨指使,然涉及到危險性,作為圖像學家的千景自覺責無旁貸,參與了整個追查過程,也跟Cube的成員日漸熟悉起來。她原來不善人際互動、容易得罪人的說話方式,也意外地跟這些怪異卻親善的傢伙要好起來,踏出成長的步伐。

Cube成員,(不包含最左邊的表哥京一)由左至右為服裝品味詭異的占卜師彰、男主角兼畫廊主人西之宮透磨、女主角此花千景、熱愛扮裝的瑠衣,與總是張羅大家下午茶的奶奶,還有一個不在畫面中、神龍不見頭尾的情報商蜻蛉先生。


個性鮮明的角色,以及專業知識(圖像學)讓整部小說若輕推理一般,調性輕鬆愜意,又不失懸疑感,尤其是前段尚有些發展牽強(那想冒出來就冒出來的白目千一表哥啊)(扶額),可到後半部漸入佳境,懸念與情感兼具,拉回分數。(固然我還是想咕噥道,基督教的圖像隱喻,真的能對日本人有那麼大的效力嗎?)

而撇開推理本身,本作最啟人疑竇的,莫過於男女主角的互動。我本來以為,透磨是有些毒舌,但千景的反應也頗不成熟,兩人彼此彼此,可從一些小地方的關懷,以及千景好奇起自己為何對他只有壞印象,童年記憶有所空缺、失落這點,又隱隱可窺關係不尋常。尤其是透磨那種「你把我當壞人來想也好」的姿態,在蠻不在乎之下,似乎更有著什麼。這種腹黑中帶真心的男性塑造,真不得不說谷瑞惠不愧是少女向輕小說作家出身(代表作:《伯爵與妖精》),將拿手強項把持得剛剛好!

兩部作品單就設定來說,是有相似之處(未婚夫、專業知識如寶石鑑定、圖像術),可在我個人看來,其共通點,都是讓我瞭解到「凝視」這一要素。是的,凝視,無論是寶石鑑定,亦或者圖像術,率先需要的,是用眼觀看。在《當鋪千金的珠寶盒》內,志乃舞最獨到的能力,是可以看出寶石持有者對珠寶投注的感情,那一般人看不出來,隱而未見的光芒,是唯有她能以識見。這項才能,即使阿顯不願承認,卻也不得不重視。而千景從小就是個特別的孩子,她是靠著觀看來理解世界的,對她來說,太陽及月亮的動向、雲的流動、草木生長,都自有意義。然只靠著圖像與他人溝通的能力,卻叫人畏懼,連帶也與雙親疏遠。唯一能陪伴她的,也只有畫家祖父。

凝視,在此成了倒反,一是拉回人與人的聯繫,就如同志乃舞發現放棄婚約的女子對伴侶仍念念不忘,看出碧璽上母親對子女的掛念,寶石不再只是冰冷的價格,而是情感上的顧念、牽絆。而另一方面,千景對畫的凝視,就像是以畫框將世界框於己身之外,表露的,則是與人的疏遠。只要能盡情鑽研畫作就夠了,這個念頭,是她的漠不關心,也是曾對情感(父母的愛)受挫的她,下意識的自我防衛。

為什麼祖父不直接告訴千景未婚夫是誰呢?我想,這個隱瞞,其實是有用意的。唯有千景將凝視的目光從畫作移去,她才能看見更廣闊的世界,在有規則可循的暗號解密外,尋求人與人互動更私密的聯繫。透過用眼睛去確認「會不會是他呢」,從表情、言語去推測,心底的情感才得以牽動、回應,原來繚繞在心底的陰影,也才有化解的契機

儘管不把婚約當一回事,他們卻有比誰都懂對方的默契儘管不把婚約當一回事,他們卻以自己的方式陪伴著對方 (圖/《當鋪千金的珠寶盒》)

如果說,《異人館畫廊》的凝視,是情感雛鳥的緊張窺看,《當鋪千金的珠寶盒》則是關懷與在意。在以人情短篇為主,貫穿主線的,是阿顯追查北上家遺落的神祕紅寶石的行徑。(寶石內部的針狀物,是宛若雙翼展開、飛翔遙遊的鳥兒)這一他刻意隱瞞倉田家,自己跟夥伴追查的物件,終究被志乃舞察知而好奇。然志乃舞會發覺,不也是固然不把婚約當一回事,仍舊以她的方式,陪伴並關懷著阿顯嗎?

《異人館畫廊》內,有個頗為細膩的安排。千景討厭透磨的遠因,是他在童年時,曾直截了當地說她(名畫家孫女)的畫很糟糕。然而,雖說不留情面,透磨卻還是能清楚知道她在畫什麼。「就算技術差勁,但已能表達圖像的本質了。」正是能看出這點,讀者(跟祖父)也才能察覺到這人在冷酷毒舌下的實在,能安心交託千景給他。而另一方面,能看穿阿顯在光鮮亮麗的帥哥銷售員之下,種種行為的意涵(包含那個佛心來著,拯救倉田屋營運的義工行為,其實也是害怕斷絕了跟北上家的最後聯繫),也只有志乃舞才辦得到。兩部作品固然不能說是粉紅泡泡滿溢,然而,這種「只有我才得以看見最真實的你」的細膩設定,卻比起壁咚嬌羞臉紅等等舉動,更深刻地,擊中少女心啊。





小部

雜食閱讀者,喜歡奇幻、推理,出社會以來閱讀越發輕量化,耐性越來越薄,迷戀車上補眠與熬夜,很怕對世界失去興趣。經營部落格「剝洋蔥」。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