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鯨向海

【週一|心理治療詩/師】鯨向海:怨念 (從頭頂陰霾氣候到腳下狗大便的核心動力)

  • 字級


鯨向海專欄2
 
Rorschach Inkblot
Rorschach Inkblot
抒情發達的網路時代,我們更容易發現到處都是各種不斷更新,持續宣洩的怨念。

例如年輕詩人enkaryon(印卡)曾在BBS寫著:「我的和平有千顆流彈,蓄勢待發」。這種怨念多麼優美又有氣勢。

又譬如,某處心積慮想要減肥的朋友在MSN說:「下午被人請客,吃了相當豪華的下午茶,結果又不能吃晚餐了。」聽完不禁納悶,這樣到底是炫耀還是怨念呢。

在臉書上也看人家引用某某教授說過:「文學沒有什麼用,就因為沒有用,所以自由。」類此豁達,聽起來像是藏得更深的一種怨念。

還有那些不小心在人潮中踩到某人腳趾還是噗浪上長期互看不爽所累積而來的怨念;住在附近因為所豢養的鳥或貓狗夫妻叫罵喪葬哭喊施工電鑽聲等等擾人安寧產生的怨念;以及發票老是沒有中獎樂透總差幾個號碼無處傾洩卻一觸即發的怨念;更不用說那些失業者,貧困者,無家可歸者,殘弱無依者的怨念了。如此想來凶猛鎮日射出的怨念,為何那些政客都還好好的?

已經分手的戀人之怨是最恐怖的吧,因為彼此好惡瞭解很深,星座還是八字都不是問題,更可以明確無誤地詛咒你,不時在最適當的時候給你致命一擊,這種來陰的怨念之影響不可不令人膽顫,應是出產你各種霉運,從頭頂陰霾氣候到腳下狗大便的核心動力。

詩人的怨念也是很深的。我曾對一個詩人朋友開玩笑的說,如果詩集賣太差,就來申請國賠!沒想到那位朋友居然開始認真地考慮此事的可行性。

也千萬不要跟詩人說他的詩很像楊牧夏宇,這種說法極易引起強大怨念,難以招架。大多數的詩人以詩證明自己的獨特性,如果明白指出他們的詩是另一著名詩人的類似,那麼無異指出其存在沒什麼必要性,換句話說:「你寫再好也不過就是另一個楊牧罷了,你寫或不寫,在文學史上並沒有任何影響。」這會造成詩人們的生存焦慮。且老是說某某人的詩風像夏宇,夏宇自己的怨念也有時爆炸吧(我的詩那麼好學嗎?那麼我自己的獨特性在哪裡?)

而正如莫泊桑所謂「在城市中唯一看不見艾菲爾鐵塔的地方正是鐵塔所在處」,世界上最難消除的怨念應是自我的厭棄吧。有不少詩人,只因一直無法超越對自己的詩或整個詩壇的怨念,所以停止寫詩了。

曾有一位詩人前輩好心問我:「心理醫師如你,應付這娑婆世界也和我們一樣捉襟見肘嗎?」包裝在精神科醫師這個神聖的光環底下,好像不小心便引起這樣的誤會;事實上,煩惱是一點也沒有比別人少,我當然也會有怨念的。

心的處方箋
心的處方箋
有些人處理怨念的方式是「舉重若輕」,就是把強大的怨念輕輕擺放在一旁。有些人則是「舉輕若重」,無論怎樣輕微的意念都可以發展成重砲怨念。還好適時的怨念也能成為創作的靈感,對這個世界太多或太少怨念都是無法寫詩的吧,我想。日本心理學家河合隼雄《心的處方箋》這本書中也認為很多時候,能夠盡情抱怨,實在是某些人生存下去的動力,毋寧是可貴的事情。

夜深人靜之時,想起林徽因的那首〈別丟掉〉:「別丟掉/這一把過往的熱情,/現在流水似的,/輕輕/在幽冷的山泉底,/在黑夜,在松林,/歎息似的渺茫,/你仍要保存著那真!」是的,時至今日,此結界或許不如人意(想丟也丟不掉),如果心有怨念卻無法抱怨其實更可怕。何況,所有突沸蒸騰不散的怨念都有機會氤氳昇華如詩,寫詩的夥伴啊,我們「別low掉」就好。


銀河系焊接工人
銀河系焊接工人





鯨向海

精神科醫師,著有詩集《通緝犯》《精神病院》《大雄》,散文集《沿海岸線徵友》《銀河系焊接工人》。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 http://www.books.com.tw/G/ADbanner/2017/04/farther300.jpg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