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何穎怡聽音樂

【♫|何穎怡聽音樂】To Be or Not To Be 啊──成為莎士比亞子民的樂手與歌

  • 字級


(圖片來自英國皇家莎士比亞劇團官網)是2B或不是2B?(圖/英國皇家莎士比亞劇團官網


到英國,看皇家莎士比亞劇團,別忘了買2B鉛筆。

前幾天看到這樣一張圖片,英國皇家莎士比亞劇團販售的紀念鉛筆,梗來自每人都會來上一句的「To Be or Not Be」,哈姆雷特的大哉問──活著好,還是不活好。

《行過地獄之路》是曼布克獎得獎作品。《行過地獄之路》是曼布克獎得獎作品,中文版將於今年2月出版

我去年好幾次跟哈姆雷特相逢,當時我在翻譯的曼布克得獎作品《行過地獄之路》Narrow Road to the Deep North),講述一個澳洲軍醫二次大戰時深陷泰國戰俘營,那裡的戰俘得幫日本人蓋有「死亡鐵路」之稱的泰緬鐵路,他必須天天面對同袍死於瘧疾、霍亂,或者受苦於營養不良引起的糙皮症、熱帶潰瘍,沒有醫療用品、沒有人手,束手無策看著同袍一個個死去。

一天,他前往安置霍亂病人的隔離營區時,慨嘆地思索:他可以把自己當國王,但他無法把自己當國王,他無法思考,因為他只有北北西風而無南風﹝註1﹞ ,他腦海裡只有這些胡扯八道,就連他的思想也不是他的,老鷹被「手鋸」鋸了﹝註2﹞ 。老實說,他已經不知道該想什麼,他活在一個連幻想也不能及的瘋人院,遑論理性與思維。能做的只有行動。

這個北北西風與南風的典故出自《哈姆雷特》,為了考究風向的意義,還有手鋸,我前後花了三天時間寫注釋,不斷參考資料、請教高明、修正再修正。最後的結論是莎士比亞連丹麥的風向都知道,實在厲害。

莎士比亞:我就是國土無限廣袤的君王。莎士比亞:我就是國土無限廣袤的君王。


沒多久,我就又收到一則版權代理商的書訊,有一本關於哈姆雷特的書要出版了,取名《哈姆雷特君臨地球》(Hamlet Globe to Globe)。原來2014年4月26日是莎士比亞450歲冥誕,倫敦環球劇場展開了一項史無前例的壯舉——帶著《哈姆雷特》到全球每一個國家演出,2016年4月23日莎翁逝世400週年,結束全球205個國家的巡演。(台灣已經在去年7月演過了,是第116站,觀眾知道自己是大計劃的一部分嗎?我這兩天才拿到《哈姆雷特君臨地球》電子書稿,看到團員提及他們結束南太平洋的演出,來到台灣,震懾於五顏六色的燈光將台北的夜晚妝點成「人造白天」。而他們逛夜店,又訝異夜店女孩好年輕,穿著打扮像是昆丁泰倫提諾電影裡的東方功夫女郎。哈。)

《哈姆雷特君臨地球》副標「國土無限廣袤的君王」(King of Infinite Space),典故來自《哈姆雷特》第二幕第二場,他說,倘若我不是老做惡夢,即使把我關在果殼裡,我也可以把自己當作國土無限廣袤的君王(King of Infinite Space)。這句話的意思是「心靈如果自由,你就擁有全世界」。不幸,哈姆雷特連「活還是不活好」都無法決定,他的人生被復仇主宰,失去了心靈的自由。

但是2014年4月26日起,哈姆雷特巡迴世界205國,成為「國土無限廣袤的君王」。文學果然超越政治,在時間恆河裡兀自挺立,傲視塵世的紛紛憂憂。

倫敦環球劇場為紀念莎士比亞450歲冥誕,全球巡演《哈姆雷特君臨地球》


以莎士比亞的偉大,《哈姆雷特》統治的範圍當然不會僅止於書海、劇場、電影,今年的新科諾貝爾文學獎得主Bob Dylan也寫過關於哈姆雷特的歌呢。

新科諾貝爾獎得主寫過哈姆雷特的歌。

巴布狄倫 / 重回61號高速公路 (LP黑膠唱片)(Bob Dylan / Highway 61 Revisited(2015 Vinyl))

巴布狄倫 / 重回61號高速公路 (LP黑膠唱片)(Bob Dylan / Highway 61 Revisited(2015 Vinyl))

這首〈Desolation Row〉很厲害(不是因為它長達11分鐘),而是Bob Dylan 巧妙地將歷史人物、文學人物、聖經人物交織在歌曲裡,裡面提及哈姆雷特的「未婚妻」Ophelia,她因哈姆雷特誤殺她的父親而發瘋,最後溺斃於池中。某種程度Ophelia 似乎完成哈姆雷特的角色,哈姆雷特為父親復仇而裝瘋,Ophelia 因父親被愛人殺死而真的瘋了。哈姆雷特問自己「活好還是不活好」,Ophelia 是「不活算了」,劇裡並未明顯指出她是自殺,但是有討論可不可用基督徒儀式埋葬她,代表她的死法不被教義所容許,自殺成分很高。

〈Desolation Row〉來自Bob Dylan的 《Highway 61 Revisited》,《滾石雜誌》史上500大專輯的第4名,〈Desolation Row〉則是史上500大單曲的第187名。

Elton John也是「國土無線廣袤君王」的臣民。Elton John也是「國土無線廣袤君王」的臣民。

Elton John 1970年的同名專輯Elton John 1970年的同名專輯

另一個搖滾名人堂歌手Elton John也是「國土無線廣袤君王」的臣民。

Elton John的這首〈King Must Die〉引用了莎士比亞《凱撒大帝》《哈姆雷特》,講述從權力高處跌落的痛苦。根據Elton John的說法,歌詞裡的「Widows had to cry」,典故來自《哈姆雷特》第一幕第二場。這首歌曲出自Elton John 1970年的同名專輯,是《滾石雜誌》史上500專輯的第468名,2012年奉入搖滾名作堂。


/////

﹝註1﹞
這段引自《哈姆雷特》的第二幕第二場,哈姆雷特說,倘若我不是老做惡夢,即使把我關在果殼裡,我也可以把自己當作國土無限廣袤的君王。天上刮著北北西風時,我才發瘋,天上吹著南風時,我不會誤把老鷹當蒼鷺。哈姆雷特是丹麥王子,丹麥常吹東南風,北北西風罕見,哈姆雷特以此暗示他很少瘋狂,其實很清楚誰是獵人誰是獵物(參考注釋2)。杜里戈此處是以哈姆雷特自許,也想在令人發狂的環境裡力保神智清醒,但是他所在之處只有北北西風而無南風。請見:劇本原文

﹝註2﹞
老鷹被手鋸鋸了,雙關語典故來自《哈姆雷特》,哈姆雷特說,吹南風時,我不會誤把老鷹當蒼鷺。蒼鷺(heron)在東英吉利地區的俚語叫harnsa。學者認為《哈姆雷特》謄文時可能誤把harnsa拼寫成handsaw (手鋸)。蒼鷺會順風飛翔逃避老鷹獵捕。吹南風時,獵人背陽,可以輕易分辨老鷹與蒼鷺。作者此處又依據handsaw的原意發揮說,hawk handsawn,老鷹被手鋸鋸了。以此自況。有關handsaw與蒼鷺的關係,請見此:網站連結


何穎怡
政治大學新聞研究所畢,美國威斯康辛大學比較婦女學研究,現任商周出版選書顧問,譯有時間裡的癡人》《在路上》《裸體午餐》《搖滾神話學:性、神祇、搖滾樂》《嘻哈美國等書。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歌曲不只是歌曲,也是我們的青春與時代。一起聊聊馬世芳《重返地下鄉愁藍調》與音樂記憶

這是連續三年拿下廣播金鐘獎的馬世芳第一本書。 35歲那年,他用了巴布.迪倫的一首歌名為同代人留下青春的故事與音樂,慢慢累積知音。 有人看了這本書,開始了自己的音樂之旅,有人唱起了自己的歌。 十年過去,書裡描述的青春與歌都更遠了,但那浸透文字的情感於今卻更鮮明,那些歌也仍敲打著胸膛......

89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