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譯界人生

【譯界人生】柯倩華:繪本的讀者是孩子,譯者不只是翻譯,還要呈現所有氛圍

  • 字級


(攝影/陳佩芸)(攝影/陳佩芸)


柯倩華有好幾種身分,她是兒童文學評論家,跨足相關領域教學,也翻譯眾多繪本及青少年小說。翻譯生涯已經近20年的她,近幾年讀者較熟悉的作品有探討兒童情緒管理的《貝蒂好想好想吃香蕉》、關注霸凌議題的《年紀最小的班級裡,個子最小的女孩》、描繪溫暖友誼的《麥基先生請假的那一天》,另還有碰觸生命缺憾的長銷繪本《媽媽的紅沙發》等,她也曾經因為太喜歡楚門.卡波提而破例翻譯小說,那是《聖誕節的回憶》

貝蒂好想好想吃香蕉

貝蒂好想好想吃香蕉

年紀最小的班級裡,個子最小的女孩

年紀最小的班級裡,個子最小的女孩

麥基先生請假的那一天

麥基先生請假的那一天

媽媽的紅沙發

媽媽的紅沙發

聖誕節的回憶

聖誕節的回憶

她與繪本的淵源開啟甚早,在美國念哲學博士時,就常在《聯合報》「讀書人版」介紹英語繪本。1998年她返台,正在考慮人生方向,恰好出版社來找,問她願不願意重新翻譯幾本他們不甚滿意的繪本譯文。接下來,她正式做的第一本是某一繪本的續集,原文裡有「big bear」跟「little bear」,但在上一集「little bear」被譯為「小乖熊」,她對此有意見,認為重點並不是建立在「乖」上面,於是在續集調整為「小熊」。「我對思考翻譯的判斷,就從這件事開始的。」柯倩華說。

決定做翻譯的那個年代,柯倩華不認識其他自由接案者,有著許多不確定,她努力追求經濟獨立。起初,害怕推掉一個案子就沒下一個,所有工作機會她都緊緊握住,曾經有過連續三四天都沒睡覺的紀錄。甚至有兩個月時間,她每天只能睡四小時,人清醒的時候都在消化巨大的工作量。「怕晚上睡覺睡過頭,所以我每天中午吃完飯就先去睡覺,傍晚五六點起來,吃飯,開始翻譯到隔天中午,就是搶時間做事。」她說,「以前作息很混亂,有時白天要去上課,還幫兩個報紙寫書評,不能開天窗,時間卡在一起就不能睡覺了。有次眼皮狂跳好幾天,還禱告不要讓我瞎掉,至少等我這件事做完再瞎。」

當時還有《聯合報》「讀書人版」跟《中國時報》「開卷版」,那是文字的好年代。她也一路調整作息與步調,讓工作量與收入慢慢平衡,大概在從事翻譯工作十年之後,她終於能夠睡飽,不再壓榨自己。

(攝影/陳佩芸)(攝影/陳佩芸)


以「修正」開啟她的職業生涯,這似乎成為柯倩華的日常命題,她的每一日都在修正自己的昨日。因為繪本文字密度不高,主要讀者是學齡前兒童,頂多半小時就能讀完一個故事,她對文字的選擇格外謹慎,「繪本不只有文字跟圖像,還有聲音的元素,必須考慮到讀起來怎麼樣,在視覺跟聽覺之間找到平衡。」她進一步分析,「繪本的讀者是孩子,譯者要考慮到詞彙的選擇,還要理解整本書、理解作者的企圖、理解繪者的風格,掌握所有的氛圍與『意在言外』,才能準確指涉到原文的想像空間,這些完全是靠譯者的判斷。

柯倩華將翻譯視為一門技藝,如同演奏家每天練琴,翻譯也需要蹲馬步的功夫,需要讀好的文學作品。她喜歡優美洗鍊的文字,尤其喜愛林文月余光中的作品。早期她譯書的預備工作很長,一本繪本需要兩到三個月,經驗深厚之後,現在則濃縮到一個月左右。關於這門必須不斷精進的技藝,她會想像自己是棒球選手,「因為不知道球會以什麼速度跟角度到來眼前,就得靠自己累積所有的能力,讓球飛到想去的地方。」即便練功至此,她仍大笑說,「還是會揮棒落空啊,今天覺得可以的內容,隔天再看又要重來。每天就在一個句子、兩個句子之間緩慢移動。

做翻譯需要很耐煩,她回頭看自己早期的譯作,也會想要出手修正讓內容更加精確。「這個字是不是最好的字?怎麼樣找到最好的字、放在最好的位置,譯者都有很多琢磨,自己不安心的話,我就不會放它過。」她舉例,「有時候原文玩了一個文字遊戲,你就要去想中文該怎麼玩才貼切?這不是英文的問題,有時候就是想不到那個中文字。所以我有好幾本中文字典,想不出來就一直翻。」

(攝影/陳佩芸)(攝影/陳佩芸)


外公的大衣

外公的大衣

那麼,一本理想的繪本作品該是如何呢?對她來說,比如最近出版的《外公的大衣》是從意第緒民謠改編,這首民謠中有「再生」和「環保」寓意,之前已有過兩個獲獎的繪本改編版本,而美國童書作家吉姆.艾利斯沃斯(Jim Aylesworth)做為第三個改編者,可得有高人一等的創意跟實力才能超越前作,「作者保留了原本的價值,轉從家族故事下手,還加上了『代代相傳』的連結,讓故事有更強的情感投射。」柯倩華認為,「從民謠改編,整本書就是一部有旋律的作品,不是用押韻,而是節奏,它將情感的流動跟文字音韻的律動結合在一起。翻譯起來,會牽涉到句子的長短,怎麼適當地用斷句、標點符號來保持韻律,不是太簡單,但我喜歡在翻譯過程中還可以獲得學習和挑戰。

看似無人在意的細節,其實有人非常在意,這些小細節在翻譯的筆尖上,成為她捕捉適當詞彙,然後準確打擊出去的甜蜜點,也就是從這些細節,慢慢構築出一部作品的核心世界。柯倩華曾經想過要放棄寫評論、放棄教學、放棄許多手邊的工作,但她從沒想過要放棄翻譯,因為那是她一人就可以完成的世界,儘管現實世界如何紛雜,另一個世界始終在那裡等她,等她將之轉化成中文,跨越阻礙,讓故事在讀者的面前降臨。

(攝影/陳佩芸)(攝影/陳佩芸)



  柯倩華譯作  

神奇快遞

神奇快遞

愛書人黃茉莉

愛書人黃茉莉

貝蒂不想不想去睡覺

貝蒂不想不想去睡覺

不睡覺世界冠軍

不睡覺世界冠軍

我想成為芭蕾舞女孩

我想成為芭蕾舞女孩

找回我的帽子

找回我的帽子

神奇的毛線

神奇的毛線

不可思議的吃書男孩

不可思議的吃書男孩

還記得

還記得

南瓜湯

南瓜湯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