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何穎怡聽音樂

【♫|何穎怡聽音樂】從巴布.狄倫得獎,看諾貝爾得主的詩與歌

  • 字級



Bob Dylan得到諾貝爾獎,有讚譽,有爭議。

Bob Dylan 以歌手身分獲得今年的諾貝爾文學獎,雖說他是被熱議多年的候選人,還是不少文學界人士不以為然,認為諾貝爾不該頒給一個大眾歌手,而該獎勵真正在文壇耕耘的人。也有研究流行音樂的人認為就算諾貝爾獎要頒給歌手,那加拿大的Leonard Cohen也比Bob Dylan更夠格稱為詩人。

自古以來詩、歌不分家,因為詩的格律與音韻本身就構成「歌」,詩很容易入歌。歌詞雖也講究押韻,卻未必能達到詩的精練與抽象高度。我們來看看一些諾貝爾獎詩人的作品被譜成曲,甚或只是搭配簡單音樂伴奏、單純朗誦,它們傳達出的美感是多麼震撼。Bob Dylan的獲獎引起爭議就顯得必然。


是心理學家,也是詩人──特朗斯特羅默(Tomas Gösta Tranströmer)


特朗斯特羅默喜愛彈鋼琴,中風後仍不放棄,訓練自己只用左手彈琴,音樂與詩與科學共存在他的靈魂裡。

巨大的謎語

特朗斯特羅默詩集《巨大的謎語》


瑞典心理學家特朗斯特羅默(Tomas Gösta Tranströmer)是2011年諾貝爾得主,他也是詩人。他的詩,美在捕捉自然的細膩變化與氛圍,從而引導我們思考人生。我非常喜歡他這首〈藍屋〉(Blue House),他描寫主角居高臨下看自己居住多年的藍色房子,好像自己剛剛才死,以全新的眼睛觀看,看到屋子歷經多任主人,看到屋子旁廣大的荒草,看到屋內掛著筆觸孩子氣的畫,他慨嘆:Almost a child. An impulse issues from him, a thought, a thought of will: “create. . .draw. ..” In order to escape his destiny in time. 在亙古更迭的自然面前,生命何其短暫。人的創作只是孩子氣的衝動欲望,以此來逃避必死的命運。

這首歌曲的朗誦者是著名的荷蘭喜劇演員暨歌手Louise Korthals,鋼琴伴奏則是荷蘭樂手Tom Jönsthövel,他是應用數學家,也是專業錄音室樂手、配樂作者。

心理學家+詩人+喜劇演員+應用數學家的奇特結合,說明了「詩」如何跨越領域。

 


有流亡宿命的荷塔.慕勒(Herta Müller)

 許多詩人和慕勒一樣擁有流亡的宿命。

The Hunger Angel

The Hunger Angel

2009年獲得諾貝爾獎的荷塔.慕勒(Herta Müller)曾在共產時代的羅馬尼亞生活了30年,為逃離秘密警察的控制,自我流亡到德國。不難想像她的詩著重描寫暴力、殘酷與恐怖。

下面這首短短的朗誦來自Herta Müller的304頁長詩組成的鉅作《飢餓天使》(The Hunger Angel),以羅馬尼亞作家奧斯卡.帕斯托爾(Oskar Pastior)為藍本,這位作家曾被流放到烏克蘭的勞改營5年。他在那裡鏟煤、搬磚、攪拌水泥,食物的配給依據勞動所得,一鏟子的煤換取一公克的麵包。

詩人無國界,來聽《飢餓天使》的西班牙譯文版朗誦。

 


波蘭詩人辛波絲卡(Wisława Szymborska)

Wisława Szymborska素有詩歌界莫札特之稱,聆聽她的作品就像天籟美音飄過。


給我的詩:辛波絲卡詩選 1957–2012

給我的詩:辛波絲卡詩選 1957–2012

波蘭詩人辛波絲卡(Wisława Szymborska)是1996年諾貝爾獎得主。近代非英語系的詩人中,大概就屬她跟聶魯達的作品最常被譜成歌。她的〈Nothing Twice〉曾被搖滾歌手翻唱過,奇士勞斯基的三色電影來自她作品〈Love at the First Sight〉啟發,波蘭爵士樂手Tomasz Stańko更與她合作把詩變成音樂,在著名爵士廠牌ECM出版。

辛波絲卡在諾貝爾獎的致詞裡說,真正的詩人必須不斷地說「我不知道」,才寫下最後一個句點,就體悟到眼前這個答案絕對不完美。「我不知道」這個詞彙雖小,卻張著有力的翅膀飛翔,擴大我們生活與心靈空間

詩,詰問你的人生,也反問詩人的人生。下面這首〈Four in the Morning〉是我看過最漂亮的朗誦,字字正確敲在配樂的節拍上,獻給清晨四點不睡,跨越在日與夜分界,在宇宙吶喊「為什麼」的人。配樂作者是美國電子音樂樂手Keith Kenniff,藝名Goldmund

 


智利詩人聶魯達(Pablo Neruda)

聶魯達是了不起的詩人,但,無可否認,他的傳奇人生與神秘死亡讓藝術家更愛將他的作品化為歌。

聶魯達情詩套書(船長的詩+一百首愛的十四行詩+二十首情詩和一首絕望的歌)

聶魯達情詩套書(船長的詩+一百首愛的十四行詩+二十首情詩和一首絕望的歌)


智利詩人聶魯達(Pablo Neruda)是1971年諾貝爾獎得主。他是共產黨員、詩人、23歲就被智利政府派駐緬甸作領事,因為反對右翼政府被驅逐離開祖國,輾轉墨西哥、蘇聯、義大利。左派阿言德總統上台,聶魯達在1970年被派駐法國任大使,美國尼克森總統支持的軍政府推翻阿言德總統後,聶魯達也受到牽連,住所被洗劫,1973年死於白血病。但是根據美聯社的報導,2015年曝光的一份智利政府文件顯示聶魯達死因不單純,有可能是軍政府謀殺。(詳情可見此報導

想像中,聶魯達的作品會有濃濃政治味,但是愛情是他的作品雙主軸之一,世人傳誦、藝術家改編成歌的也多是他早期的愛情詩選。台灣便出版了許多本他的愛情詩集,影后葛倫.克蘿絲(Glenn Close)、羅賓威廉斯,歌手瑪丹娜、史汀等人都朗誦過他的詩。

下面是德國歌手暨影星鄔帝.蘭普(Ute Lemper)以香頌與Cabaret方式來演唱聶魯達的情詩,出版成專輯。

 


愛爾蘭詩人葉慈(William Butler Yeats)

愛爾蘭詩人葉慈的神秘主義風格深深印刻在英倫三島與愛爾蘭的歌手靈魂裡。


請輕輕踩我的夢:葉慈詩集

請輕輕踩我的夢:葉慈詩集

愛爾蘭詩人葉慈(William Butler Yeats)是1923年諾貝爾獎得主,神秘主義的風格影響許多歌手,也是愛爾蘭「蓋爾特文化復興運動」(Celtic Revival)的領導者。因為如此,許多採用Celtic音樂元素或Celtic語言寫作的歌手,都不免視葉慈為導師。

由Mike Scott領軍的Waterboys樂團團員涵蓋英倫三島與愛爾蘭人,他很早就開始將葉慈的詩入歌,2010年更在葉慈創建的愛爾蘭國家劇院──愛比劇院演出五天的《與葉慈先生有約》(An Appointment With Mr. Yeats),將他的20首詩作入歌。

在Waterboys的諸多改編作品裡,我偏愛這首〈Stolen Child〉,葉慈的創作來源是愛爾蘭神話,Waterboys用愛爾蘭民謠風格搭配愛爾蘭樂器改編,中間穿插葉慈的詩歌朗誦,散發出不可抗拒的深沉魅力,一如諾貝爾獎對葉慈的讚詞:以高度藝術化且洋溢靈感的詩作表達了整個民族的靈魂

是啊,詩與靈魂的關係,概莫如是。



何穎怡
政治大學新聞研究所畢,美國威斯康辛大學比較婦女學研究,現任商周出版選書顧問,譯有時間裡的癡人》《在路上》《裸體午餐》《搖滾神話學:性、神祇、搖滾樂》《嘻哈美國等書。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 http://www.books.com.tw/G/ADbanner/2017/04/farther300.jpg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