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一起看圖文

顏擇雅:不讀英文太可惜的兒童文學經典

  • 字級



文 / 顏擇雅(出版人、作家)

別以為這些只是給小孩看的書。這些書在英語世界伴隨最多人成長,已變成一種共同語言,如果沒讀過英文版,不只少掉很多樂趣,也可能聽不懂披頭四的歌。

1. 《Alice in the wonderland》愛麗絲夢遊奇境

Alice’s Adventures in Wonderland

Alice’s Adventures in Wonderland

愛麗絲夢遊奇境

愛麗絲夢遊奇境(國語日報出版)

儘管趙元任的中譯真的很好,不以英文讀《愛麗絲夢遊奇境》(1865)還是很可惜。一來是書中的經典打油詩,例如〈You are old, Father William〉,大量的雙聲、疊韻與雙關,不用英文讀,就無法感覺作者玩詞弄句起來如何活潑靈巧。二來,這書可說是妙語寶庫,例如形容二者雷同的「much of a muchness」,形容瘋狂的「mad as a march hare」,都拜此書之賜才流行起來。不過全書第一名句,絕對是第二章開頭的「curiouser and curiouser」。

形容詞curious 的比較級當然不是後面加er。作者卻解釋,愛麗絲實在太驚惶,才亂造字。楊絳《將飲茶》中寫文革起初,她跟錢鍾書必須把罪名寫在牌子:「然後穿上繩子,各自掛在胸前,互相鑒賞。我們都好像阿麗思夢遊奇境,不禁引用阿麗思的名言『curiouser and curiouser』!」楊絳在此,正是把被打成牛鬼蛇神類比為愛麗絲之掉進兔子洞。

如今,英文報刊若要形容某事越來越離奇,編輯下標往往就是「curiouser and curiouser」,文法正確的「more and more curious」反而已沒人在用。

佛洛伊德理論剛出來時,許多學者都在這本書中找性象徵。例如愛麗絲的身形放大縮小十二次,有人就說是代表男性的勃起焦慮。這種解讀如今已老掉牙了。但它依然是公認絕佳的兒童心理入門。愛麗絲表達意見總沒人在聽,問問題也沒人回答,被迫玩她不懂規則的遊戲,目睹的懲罰與暴力也沒任何道理。這些都是兒童最平常不過的生活經驗,大人卻已經遺忘。

《愛麗絲》對今日文化的影響已俯拾皆是。電影《駭客任務》(The Matrix),男主角從電腦接到的第一個指令即「Follow the white rabbit」。2001年喬治亞理工學院研發互動式虛擬實境,第一件作品正是書中第七章的「Mad Tea Party」。卡內基美隆大學研發3D編程軟體亦取名「Alice」。量子物理有了突破,科學家就宣稱找到「量子柴郡貓」(quantum Cheshire cat)。

《駭客任務》中,基努李維接收到「Follow the white rabbit」指令(0'56"開始)

現代文學中最受《愛麗絲》影響的作者是納波可夫,他出版的第一本書正是《愛麗絲》的俄文翻譯(1923),之後又寫牌戲小說《King Queen Knave》(1928)向《愛麗絲》書中那場真人牌戲致敬。

(左)帽子先生和睡鼠的Mad Tea Party / (右)愛麗絲遇見紅心皇后


2. 《Through the Looking-Glass》鏡中奇緣

Through the Looking-Glass: Macmillan Classics Edition

Through the Looking-Glass: Macmillan Classics Edition

愛麗絲鏡中奇遇

愛麗絲鏡中奇遇(國語日報出版)

納波可夫另一本小說《The Defense》(1930),含有大量棋戲意象,就是向《愛麗絲》續集《鏡中奇緣》(1871)致敬了。動詞「chortle」(噗吃笑)、形容詞「frabjous」(棒透了)都源自這本小說。但是書中第一有名的單字絕對是「jabberwocky」,名詞,意即鬼扯。如果有人說歐巴馬講的都是jabberwocky,你可以確定他挺共和黨。

讀過《鏡中奇緣》,就可以聽懂披頭四那首〈I am the Walrus〉是在唱什麼。這是披頭四公認最難解的歌。歌名的walrus(海象)其實出自小說第四章的荒謬詩〈The Walrus and the Carpenter〉,那句「I am the eggman. You are the eggman」則是指第六章的Humpty Dumpty。

Humpty DumptyHumpty Dumpty出自英國傳統童謠,在《鏡中奇緣》裡是一個說話充滿玄機的角色


3. 《The Wizard of Oz》綠野仙蹤

The Wonderful Wizard of Oz

The Wonderful Wizard of Oz

說起《綠野仙蹤》,美國人都會想到一句:「We are not in Kansas anymore」。電影電視常聽見這句,意指局勢已變。這句話卻只出現在1939年電影版,小說並沒有。不過,電影另一經典名句「There is no place like home」小說就有了。

小說《綠野仙蹤》的特色卻不是名句,而是角色,像被讀者懷疑是男同志的愛哭膽小獅,還有一定要用英文念才有趣的Wicked Witch of the West。

《綠野仙蹤》一向有很多政治解讀。有人說一開始就死的Wicked Witch of the East 象徵失能的華爾街,翡翠城象徵華府,一籌莫展的大巫師象徵美國總統。稻草人與錫人代表水深火熱的農民與工人。錫人生銹不能動,象徵工人失業。

Wicked Witch of the West與Wicked Witch of the EastWicked Witch of the West與Wicked Witch of the East


1999年9月《經濟學人》有一期做二十世紀回顧,就把1900年出版的《綠野仙蹤》當作二十世紀史的縮影。陶樂絲及三友伴曾以為只要抵達翡翠城,就可美夢成真,就好比人類在二十世紀曾把希望寄託在共產極權或法西斯強人身上。陶樂絲發現大巫師是大騙子,才知問題還是必須自己解決。二十世紀末,人類的烏托邦夢已破碎,但還是有環境污染、族群衝突、貧富不均等一大堆問題,只能謹慎使用民主自由原則一一去解決。

陶樂絲及她的三友伴陶樂絲及她的三友伴


4. 《Peter Pan》彼得潘

Peter Pan

Peter Pan

2015年世界書香日,英國曾舉辦一場「最佳小說開頭第一句」票選活動。結果跌破大家眼鏡,第一名竟然不是《傲慢與偏見》,不是《雙城記》,而是《彼得潘》

《彼得潘》會勝出,可能贏在它第一句真的很美:「All children, except one, grow up.」不過,要我選我心目中《彼得潘》的頭號名句,我選的可能不是第一句,而是整個第一段。整段大概十行,一氣呵成讀下來實在動人,會讓人忍不住從頭再看一遍,並相信這是一本很美的書。

第一段最後一句是「Two is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相當觸目驚心,彷彿人從兩歲開始就一點一滴死去。小說另一名句正是跟死亡有關:「To die will be an awfully big adventure.」我引用這三句,大概已點出小說精髓:它是冒險故事,有繁星,有大海,有童真,也充滿死亡的威脅。把鐘吞下肚的鱷魚代表無情的時間,文學史最有名的海盜虎克船長則代表死亡。

《彼得潘》中有繁星,有大海,有童真,也充滿死亡的威脅


5. 《Winnie-The-Pooh》小熊維尼

Winnie-The-Pooh

Winnie-The-Pooh

因《愛麗絲》而永垂不朽的另類世界叫「Wonderland」,《綠野仙蹤》的另類世界叫「the Land of Oz」,《彼得潘》是絕難譯成中文且有死亡意味的「Neverland」,《小熊維尼》(1926)則是綠意盎然的「Hundred Acre Wood」(百畝森林)。

Winnie the Pooh這英文名真是比中譯「小熊維尼」可愛百倍。別人罵髒話的時刻,Pooh的口頭禪是「Oh bother」,他好友Piglet則說「Oh dear」,都很難有恰當中譯。Pooh總自稱「a bear of very little brain」,但小說看下去,讀者就會發現作者最常給他的動詞就是「think」,最常用來形容他發言的副詞則是「thoughtfully」。Pooh這麼愛思考,難怪這本書成為哲普作者的最愛。

1982年有一位Benjamin Holt先拿《小熊維尼》寫了一本老莊思想入門《The Tao of Pooh》,至今暢銷不絕。Pooh在書中成了道家無為與大智若愚的代表。Benjamin Holt在1992年再接再厲又出一本《The Te of Piglet》,把身型小又自認一無是處的Piglet當作守柔處弱的代表。1995年,有位John Tyerman William更厲害,出了一本《Pooh and the Philosophers》,用《小熊維尼》來解釋兩千年西洋哲學史。


2000年亦有人發表論文,用精神醫學來解釋書中所有角色。跳跳虎Tigger不用說是過動兒,Eeyore患憂鬱症,Piglet則有焦慮症。Pooh一向樂觀,能有什麼毛病?答案是他酗蜂蜜,成癮太深,也需要接受治療。

聽到診斷,Piglet想必信心大受打擊,嘴中講:「O-O-Oh dear」,不知如何是好。至於Pooh呢,應該只會淡淡一句:「Oh bother」,繼續埋頭吃蜂蜜吧。

Pooh:「Oh bother」


延伸書展│2016.6.21-8.31 兔子先生的下午茶會──佐繪本當點心,用經典沏一壺好茶,參展商品5折起!

向康德學習請客吃飯

向康德學習請客吃飯

顏擇雅
News98《張大春泡新聞.JOYCE時間》中的Joyce。柏克來加州大學畢業,主修比較文學。第一次寫專欄是1999年在英文《台北時報》,之後陸續在《民生報》《親子天下》《財訊》《印刻文學生活誌》《天下》有過專欄。譯過珍.奧斯汀小說《理性與感性》,教育類評論已結集為《愛還是錯愛》一書。曾獲第三十八屆金鼎獎專欄寫作獎,2002年創辦雅言出版公司。最新作品為《向康德學習請客吃飯》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 http://www.books.com.tw/G/ADbanner/2017/04/farther300.jpg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