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本月精選

《燦爛時光》編劇鄭心媚:沒有回頭解開那些「不知道」,苦痛會一直一直地梗在心頭,永遠無法放下。

  • 字級



《燦爛時光》以二二八、中壢事件、美麗島事件為時代背景,串連起台灣爭取民主自由的歷史軌跡,是首部台灣人史觀的電視連續劇,這也是導演鄭文堂暌違13年繼《寒夜續曲》後的 連續劇作品。內容描述1945年及1980年前後兩個世代,身處大時代的男女情懷,他們有理想也有兒女私情,燃燒青春、感受愛情也盡情享受歡愉,而當理想的抉擇來臨,他們也願意挺身激情付出。



文 / 鄭心媚(《燦爛時光》「1945年代篇」編劇)

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 二○一五年增訂版 1

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 二○一五年增訂版 1

當了十多年的新聞記者,看過許多災難現場,大地震裡無語問蒼天的家屬,SARS風暴中哭喊著要衝進和平醫院的媽;一個又一個告別式裡,哀傷流淚的遺屬,每個痛楚都那麼撕扯掙扎。但最最讓我難忘,深夜裡想起總反側難眠的,卻是那個在漆黑深夜,點著亮晃晃燈光的紀念館裡,悠悠地用日文唱起〈啊!父親〉的音樂家阮美姝的悲傷。

我記得她穿著輕飄飄的洋裝,打扮優雅,滿頭白髮,一個人在紀念館裡忙碌著,一見到我進門採訪,熱絡地拉著我的手,急切地將二二八史料攤在我面前。父親在她大喜後失蹤、50年的追尋,只覓得六張犁山坡的荒塚,說著說著,她眼淚撲簌簌地直掉:「日本戰敗時,我爸是開心的跳著回家說:要回歸祖國,要回歸祖國了啊!為什麼要殺了他?」

串串淚水,凝結成一句句問號,敲打著我,我才終於明白,沒有回頭解開那些「不知道」,苦痛會一直一直地梗在心頭,永遠無法放下。

到今天,他還是沒有辦法原諒,就是因為還有很多的不知道……」我為天明寫下的這句旁白,其實是每年二二八紀念日,當我看著政治人物哭泣道歉的冷眼吶喊。請告訴我,他們的父母、兒女、朋友……為什麼要死?又是誰殺了他們?

寫這個劇本的時候,夜裡常常失眠,總捨不得誰的離去,但攤在眼前的史料,又告訴我,任誰都沒有辦法躲過時代的悲劇,好好活下去,即使活著的人,也必須背負著前一代未解的錯誤,蹣跚前行。

所以我將許多血跡斑斑、殘忍酷刑,斬首遊街的恐怖退到後頭,拉到觀眾眼前的是時代悲劇下人與人之間雋永難捨的情感。殘暴只能激發恨,而感同身受,才能帶來愛與理解,推動我們往前打開死結,往後擁有希望,持續向前。

對我來說,這其實是一部別離的戲,「說不了再見」的別離。

沒有了「再見」,該怎麼處理道別?這是寫這個劇本時,最難的一部分,常常枯竭到停下來,閉上眼,問著文雄、明強、美琴……每一個劇中人,「告訴我,你要怎麼跟最愛的人告別?

從南洋回來,性情大變的文雄,讓所有人避走,只有媽媽,依然當他是那個乖孩子,隨時準備著米糕,就怕他餓著了,米糕是媽媽沒有說出口的「我愛你」,從容就義後,閉上眼之前,他最想念的,自然就是母親的米糕。於是夢迴李家廚房,咬一口米糕,說不了再見,至少帶走甜美的滋味。

《燦爛時光》劇照。公視提供黃尚禾飾演《燦爛時光》中的李文雄。公視提供


而文淑的父親阿明師則是不敢說再見,他感念著李鎮坤的好,心疼著李家的遭遇,他告訴文淑的「台灣人不是無情,而是無膽」,常常默默說給自己聽。開餐廳的他,惦記著李律師最愛吃螺肉蒜,最後他能做的,就是煮一鍋螺肉蒜,讓李律師吃飽了好上路。

阿豐伯捧著明強留下的衣物,一個人走在山徑小路裡,就是他樸實無怨性格會表現出來接納所有打擊的再見。與天明的生離,他依舊務實,將不捨化為殷殷叮囑:「拜託啊!阮天明最愛散步……」

看似無情的美琴父親,內心卻有說不出的苦,家大業大,他實在沒有辦法為了女兒,葬送掉一切,他有兒子、員工以及畢生心血的事業,跟美琴說再見,只能偷偷把他最珍視的錢財,送給美琴,解慰遺憾。

《燦爛時光》1945年代要角,左起傅小芸、賈佩雅、姚淳耀、巫建和;(右下)林子君。公視提供《燦爛時光》1945年代要角,左起傅小芸、賈佩雅、姚淳耀、巫建和;(右下)林子君。公視提供


至於月儒、明強、文淑、美琴,這四個好友,雖然死別,卻沒有道別。即使不再相見,他們還是哼著〈前進吧!少年〉。常在的精神,永不遺忘的愛,就是他們在黑暗時代裡,拚出的一絲光。

這道光告訴我,那不能言說的再見,不是遺憾,而是天明的訴說的旁白:「……台灣可以越來越好,就是愛這塊土地,疼惜身邊的人,努力讓未來更好的打拚精神,一代一代傳下去,讓過去的犧牲不白費,現在的苦不枉然,未來有盼望。每個時代,都是台灣的燦爛時光。


〔鄭心媚推薦書單〕
1. 野島剛《最後的帝國軍人:蔣介石與白團》
2. 莫言 《生死疲勞》
3. 山崎豐子《大地之子》
4. 喬治柯爾《被出賣的台灣》

最後的帝國軍人:蔣介石與白團

最後的帝國軍人:蔣介石與白團

生死疲勞(諾貝爾獎珍藏版)

生死疲勞(諾貝爾獎珍藏版)

大地之子(全三冊)

大地之子(全三冊)

被出賣的台灣(全譯本)

被出賣的台灣(全譯本)







鄭心媚
《燦爛時光》「1945年代篇」編劇。英國East Anglia大學文化政治學系碩士。曾在《自立晚報》《中國時報》《壹週刊》擔任新聞記者。現致力於發掘屬於台灣的故事,希望能為台灣這塊土地,找到感動人心的力量。



二二八事件七十週年閱讀特輯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228事件七十週年】沒有回頭解開那些「不知道」,苦痛會一直一直地梗在心頭,永遠無法放下。

「不是都已經補償了,還有什麼要做的嗎?」「國民黨不倒,臺灣不會好。」解嚴將近30年,卻彷彿才過去沒多久,一切都沒有論定,在臺灣提到「轉型正義」,人們的立場往往針鋒相對。另一方面,那也像是真的過了太久,久得我們只剩下鮮明的標籤,而想不起那個時代的細節。

12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