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古典樂考焦了

【♫|焦元溥聽音樂】《星際大戰》再度開打!

  • 字級



電影原聲帶 / Star Wars: 原力覺醒(O.S.T. / Star Wars: The Force Awaken)

電影原聲帶 / Star Wars: 原力覺醒(O.S.T. / Star Wars: The Force Awaken)

隨著《星際大戰》第七集上映,這魅力無窮的太空史詩總算開啟最後的三部曲,就要完成喬治盧卡斯一開始的九部曲構想。三十多年來物換星移,甚至《星際大戰》也已賣給迪士尼,但何其有幸,我們還能有約翰威廉斯(John Williams)的配樂,等著他完成這電影音樂史上最龐大的計畫。

不過喬治盧卡斯一開始並不打算找人寫配樂。這顯然是受了庫柏力克《2001太空漫遊》的影響,認為用現成古典名曲才能表現《星際大戰》的史詩壯闊。因此電影製作時的試用配樂,其實是霍爾斯特《行星組曲》、德沃札克和華爾頓(William Walton)交響樂作品,以及羅沙(Miklos Rosza)所寫的《賓漢》配樂。不得不說,如果剪裁得當,這也是很好的選擇。所幸我們最後有了更好的結果:才和約翰威廉斯在《大白鯊》與《第三類接觸》合作愉快的史蒂芬史匹柏,介紹約翰威廉斯和喬治盧卡斯結識。這個會面最後讓導演改變想法,也催生二十世紀至今影響力最巨大的電影配樂(如果沒有「之一」)。

約翰威廉斯完全理解導演的意圖。既然喬治盧卡斯要的是壯闊澎湃的交響史詩,那麼他就要以傳統古典音樂中的交響名曲筆法,打造《星際大戰》的宏偉格局。受過管弦寫作訓練的他,這點倒是難不倒,更何況他還有原本的試用配樂做參考。比方說《星際大戰》一開始的「帝國反抗軍主題」,那巧妙的三連音節奏,顯然就可對應《行星組曲》中〈戰爭之神火星〉的五拍節奏。至於太空的飄渺和無重力,約翰威廉斯也和〈神秘之神海王星〉浮游悠遠的木管和〈老年之神土星〉驚懼狂響的鐘聲借來許多筆法,承先啟後,持續給聽眾無垠想像。

《星際大戰》序曲。可特別從2'03"聽起,對照〈戰爭之神火星〉

1'25"的無重力描寫則可對應〈神秘之神海王星〉


至於情感張力強大的「原力主題」,又可對照德沃札克第九號交響曲《新世界》的第四樂章第一主題。約翰威廉斯吸收模仿改寫功力之強,處處可見精采例證。

0'19"是「原力主題」,可對照《新世界》交響曲第四樂章第一主題(0'16")




約翰.威廉士 指揮《星際大戰》/ 約翰.威廉士 指揮 波士頓大眾管弦樂團 (2CD)(John Williams Conducts Music From Star Wars / John Willia

約翰.威廉士 指揮《星際大戰》/ 約翰.威廉士 指揮 波士頓大眾管弦樂團 (2CD)

電影原聲帶 / 星際大戰首部曲:威脅潛伏3D版 - 約翰‧威廉斯(O.S.T / Star Wars: Episode Ι-The Phantom menace 3D - John Williams)

電影原聲帶 / 星際大戰首部曲:威脅潛伏3D版 - 約翰‧威廉斯

剛剛我一直提到「主題」。《星際大戰》最精彩的一點,在於作曲家用了華格納的「主導動機」手法創作配樂。從既有形式出發,華格納最後寫的不再是傳統的歌劇(Opera),而是音樂與戲劇高度整合的樂劇(Musikdrama)。他運用巧妙的「主導動機」,為劇中人物、事件與概念譜下音樂,並以動機的發展變化推動劇情發展。比方說作曲家為「憤怒」譜寫一個「動機」,「寶劍」也寫一個動機,男女主角也各自有其代表旋律。假設劇情是「女主角憤怒地拔出寶劍營救男主角」,那我們至少可以聽到上述四個動機一起出現。如果「營救」在劇情裡常常出現,那麼這也可能會以一個動機表現。(在音樂上,我們一般稱不成旋律的小單位為「動機」。華格納的動機可以只是一二個和聲或音程,也可以是一段旋律,端看動機所指為何。)

如此寫法有何好處呢?傳統歌劇為說白式宣敘調、歌唱式詠嘆調以及諸多音樂與場景的結合,詠嘆調也多半照既有曲式寫作,通常具有週期性的反覆段落。但在戲劇中,豈有台詞念完一遍之後再反覆一次的道理?如果能夠活用動機,且讓人聲與樂團共同肩負戲劇發展,作曲家就可擺脫曲式限制,更能寫出傳統歌劇無法達到的篇幅。

華格納:尼貝龍的指環全集 / 費雪迪斯考、尼爾森、溫特嘉森、尼德林格等演唱 (藍光音樂片)(Wagner Ring / Solti / Wiener Philharmoniker)

華格納:尼貝龍的指環全集 (Wagner Ring / Solti / Wiener Philharmoniker)

《尼貝龍指環》(Der Ring des Nibelungen)就是這樣的作品。這是華格納以日耳曼與北歐諸神傳說為本,1848年起筆,1874年完成,歷時二十六年方完成的龐大作品,由《萊茵黃金》(Das Rheingold,前夜)、《女武神》(Die Walküre,第一日)、《齊格飛》(Siegfried,第二日)、《諸神黃昏》(Götterdämmerung,第三日)四部歌劇組成。說是寫了二十六年,其實中斷十年。如果不是運用「主導動機」,實在很難想像華格納能夠寫出篇幅如此長大、出場人物如此眾多,停筆十年之後再寫還能維持風格統一的歌劇。華格納如此,約翰威廉斯亦然。如果不用這種技巧,他大概很難維持《星際大戰》音樂的連貫性,一寫還得寫九部曲。《星際大戰》配樂之所以精彩,也在於動機環環相扣,讓人得以追蹤劇情,聽的和看的都很精采。比方說《星際大戰》最初三部曲(第四集)結尾的頒獎典禮,開場銅管號角在第二句出現了令人意外的增五度音程——是的,那就是下一部《帝國大反擊》裡出現的「帝國進行曲」,前奏一開始的音程。

再聽一次這段音樂,仔細聽開頭0'04"的音響,然後對照〈帝國進行曲〉的前奏。

 

約翰.威廉斯-八十歲生日慶賀專輯(V.A. / A tribute to John Williams-An 80th birthday celebration)

約翰.威廉斯-八十歲生日慶賀專輯

榮耀歡樂的頒獎典禮,居然隱藏著「帝國進行曲」的素材?約翰威廉斯用配樂告訴觀眾,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原力能夠為善亦能為惡,絕地武士和達斯維德之間,果然有意想不到的關聯。新的三部曲可想而知,音樂主題必然會從之前的動機衍伸變化。約翰威廉斯還能寫出多少精彩創作,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樂之本事

樂之本事

焦元溥
1978年生於台北。不務正業的台大政治學系國際關係學士、美國佛萊契爾學院法律與外交碩士,也是不誤正業的大英圖書館愛迪生研究員,倫敦國王學院音樂學博士。
自15歲起發表樂評、論述與散文,作品涵蓋樂曲研究、詮釋討論、技巧解析、音樂家訪問、國際大賽報導與文學創作。著有樂評選集《經典CD縱橫觀》系列三書《莫札特音樂CD評鑑》《遊藝黑白:世界鋼琴家訪問錄》(日文版首冊於2014年6月由Alphabeta Publishing發行)、專欄選集《樂來樂想》《聽見蕭邦》《樂之本事》
文字創作之外,焦元溥也擔任國家交響樂團「焦點講座」策劃,「20×10蕭邦音樂節」和「Debussy Touch鋼琴音樂節」藝術總監,台中Classical古典音樂台FM 97.7和Taipei Bravo FM 91.3電台「焦點音樂」和「NSO Live雲端音樂廳」廣播主持人,前者獲金鐘獎最佳非流行音樂節目獎(2013)。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