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人物專訪

跟著咖啡一起變老的靈魂──Hally Chen《人情咖啡店》

  • 字級


(攝影/ 汪正翔)(攝影/ 汪正翔)


遙遠的冰果室

遙遠的冰果室

走進咖啡店,通常我們會先找位子,觀察有沒有插座、夠不夠隱密、需不需要檯燈,接著才會點咖啡;而繼《遙遠的冰果室》後,甫推出新作《人情咖啡店》的Hally,一推開營業27年、瀰漫著咖啡香與古典樂的「黑豆坊咖啡」店門,他不是先找位子,卻是直接往吧檯的方向走去,「老闆娘,我又來了!」

Hally向老闆娘要了一杯冰的「果酸味」,沒有品名的點餐是他與老闆娘的默契,也是他在咖啡店間流轉多年的跡證。「人情」在字典裡的解釋是「人的情面、情誼或情感表現。或代表餽贈禮物、婚喪慶弔等禮節應酬」,包含範圍廣闊,有形亦無形,複雜曖昧卻又近在眼前,像是一杯咖啡。《人情咖啡店》共收錄台灣16家開業於上個世紀的老咖啡店,Hally以情烘焙故事,呈現出豐富濃郁又充滿色彩的人與歲月。

(攝影/ 汪正翔)(攝影/ 汪正翔)


台灣咖啡店林立,每個月都有新店開張,也有店面關閉。而新跟老到底有什麼不一樣?本業是唱片美術設計的Hally舉了一個例子,「年輕的時候,我會希望字排得越小越好,因為很用心設計,就認為客戶一定要聽我才對;但我做到現在第19年了,反而覺得自己應該是要幫客戶解決問題的。」同樣的想法套用在咖啡上,許多新咖啡店為了趕時尚、追人潮,配置工業風座椅、昏暗的小燈或是找不到門的廁所,半小時就讓人急著想回家,「但老店不一樣,他們會認為客人要坐得舒服、坐得久,怎麼可以趕客人。可是年輕的店便會問翻桌率怎麼辦,這就是差異。」Hally補充解釋,「其實這兩者都沒有錯,只是隨著年紀改變,想法也會跟著變,是時間讓人改變想法,而不是世代產生差異。」

人情咖啡店

人情咖啡店

世界應該不只有一種標準、不只有簇新的流行、不只有重金打造的輝煌,而應像喝咖啡般,有人喜歡深培也有人愛淺培,每種都各有優點,就像每一家獨具風格的咖啡店,於是Hally想透過《人情咖啡店》去呈現出那多元的價值,「如果讀者因為這本書而開始走進那些原本不會去的店,發現那裡的咖啡也不錯,或許就是一種好事。」

問Hally書中每間店他一共去過幾次?他笑答,「沒辦法算。」早在成書兩年前,他就已經在這些老咖啡店走踏。他不列訪問題綱、不錄音,只是一去再去,用誠意和時間打開採訪對象的心房。書中的16家老店,每一位店老闆都能跟Hally話家常,每一位都是老朋友,比如士林這家「黑豆坊咖啡」,老闆娘從原本不願意被拍照,在兩年的相處後終於答應入鏡;或是位在忠孝東路四段、曾是許多報社菸腔記者共有記憶的「咖啡倉庫」(2014年已歇業),當Hally推門進去後,老闆會轉頭對其他熟客說:「他是自己人,繼續抽沒關係。」

(攝影/ 汪正翔)1988年開業的黑豆坊咖啡(攝影/ 汪正翔)

(攝影/ 汪正翔)黑豆坊的愛爾蘭咖啡烤架,下方可放置酒精燈加熱杯子(攝影/ 汪正翔)


《人情咖啡店》
裡每個故事都充滿動人的細節,可看出這是作者和店老闆真誠相待、彼此互信的成果。書寫完成後,Hally一定會向採訪對象確認溝通,獲得同意才發表,他認為這是彼此尊重不可或缺的過程,「我對自己書寫的唯一要求就是用故事主人翁的角度去看世界。每個人的價值觀都不同,但我要寫好,就要站在他們的角度去看事情,我是跟他們站在一起的。」不只是朋友,Hally更把自己放在他們裡面。

而長時間和年紀較長的店老闆相處在一起,也讓Hally覺得自己彷彿有了一個更成熟的靈魂,「也許有點怪吧,但我現在說話比以前直接許多。」現在的他可以坦率直接地說出過去不敢表達的期望目標,或是當下欲念,這是他在老咖啡店裡學到的事,在別人的故事裡看多了挫敗難堪,或幾近崩毀的日常,在巨大的挫敗面前,包裝遮掩顯得幼稚多餘,擁有一個老靈魂並非更用力的逼視當下,而是在他人的傷痕裡看見每個人生都有自己的苦衷,Hally說,「不去判斷對錯,坦然接受好與壞,比較踏實。」

故事會走入尾聲,書也會寫完。要如何擁有圓融的結局,Hally選擇將書一一親送到老闆們手上,不能及時送達的,也一定親手寫信郵寄。「日子還很長,還是要繼續喝咖啡、繼續吃飯。不管我故事有沒有寫好,當面與人領受就沒事了。」將生命拉成一條線,什麼人、什麼事才真正重要,對Hally來說,書、成就、褒貶、愉快與不愉快都是一時的,唯有「人情」才會真實地每天不斷發生。

(攝影/ 汪正翔)(攝影/ 汪正翔)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10 位不同領域的作家 x 4 種不同的生活場景,在閱讀裡尋找好生活的解答

閱讀,能不能是尋找生活解答的路徑? 10 位不同領域的作家 x 4 種不同的生活場景,在月老廟、動物原、廚房與菜市場中,用書本回答你對生活的提問。

76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