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

【張妙如|閱讀珠寶盒】兇手是不是,原來總是自己?──《Cold Cold Heart》

  • 字級

我一直夢想著要寫一個偵探故事,其結局是,受害者最後發現:兇手原來是自己。

Cold Cold Heart

Cold Cold Heart

不要誤會,《Cold Cold Heart》並不全然是這樣的一個故事,雖然它有個非常出乎意料的開頭:女主角Dana正面臨她的生死關頭,不久前,她以一個電視記者的知名身分,被一個更聞名但身分未知的連續強姦殺人犯綁架了。這是個很諷刺的局面,身為挖掘真相的記者,她是天下唯一一位親見這名喪心病狂兇手的面貌者,甚至也親身經歷了他虐殺被害者的手法,可是她卻無法告訴世人,因為她知道,下一刻她就要和其他受害者一樣,以被刻意擺布過的狀態,陳屍面世。Dana已經被虐得傷重到連兇手都懶得綑綁她了,甚至也不在意散在她身旁的一堆他用來虐待她的工具,也因此,Dana拚著最後僅存的一絲氣力和意識,抓了一把螺絲起子,插入兇手的太陽穴。轟動社會的連續姦殺案結束了,犯人就這樣死了。

這故事的主軸並不是這轟動社會的連續姦殺案。Dana活下來了,雖然毀了容也喪失工作能力,她的腦部甚至受創到對自己的苦難經歷沒有一絲記憶,連語言能力都還在復健中,她無需心靈創傷(因為她也不記得)來改變人生,光是種種外觀表象的條件,就足以改變她的人生了。需要漫長復健的她,出院後回到家鄉,和媽媽及繼父同住。

但Dana並非完全失憶,家鄉曾有個她高中時代最要好的朋友,她知道七年前她的好友無故失蹤、生死未明,她也知道這是自己為何會成為記者、熱衷追查姦殺案的原因。儘管不記得自身經歷,她還是活下來了,但她的好姊妹Casey呢?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她到底人在哪?家鄉的人大都相信Casey應該早遇不測了,但Dana始終拒絕接受這種可能性。

變成另一個人的Dana,同時也無法再以和過去相同的眼光,來看待每個親人和舊友,她發現自己無法再喜歡繼父,無法再親近初戀情人Tim,儘管他如今已經成為一名警官。她唯一沒變的,是仍然不喜歡Casey的舊男友John。當年Dana和Tim、Casey 和John是經常共同約會的四人組,可是這個小集團中除了Casey,沒人真的喜歡陰沉的John,John來自一個問題的單親家庭,他爸暴力又酗酒,不僅他的老婆跑了,地方上人人也對他避之唯恐不及,於是多少也認定John的身上必流著同樣的血種。事實上Dana最懷疑John和Casey的失蹤脫離不了關係,因為在她隱約模糊的記憶中,Casey和John的分手,應該會讓一無所有的John,難以接受。

變了一個人的Dana如今卻不只懷疑John,她幾乎懷疑著身邊所有的人,甚至是她自己。她常常夢到Casey來指責她,而當年偵辦Casey失蹤案、如今已經退休的警探Dan Hardy,也直白地表明Dana確實也是嫌犯之一,因為她是警方記錄中,最後一個活見Casey的人,而有目擊者指出,這對姊妹淘的最後一面,其實是在吵架,而當年Dana在受警方偵問時,又對此事說了謊。問題就在於,Dana腦部受創後,很多細節即使如今她很想記起,也已記不得。

《Cold Cold Heart》一書中提到:多數的命案受害者都是認識兇手的,兇手可能是死者的配偶、情人、手足或朋友。通常只有在一切都真相大白後,關係人才會承認,我們都像瞎了似地眼睜睜看它發生。因為沒人預計自己會死在自己相識的人之手,雖然這種事其實每天都在發生,無論是在世界何處。而Casey,確實是死在她親近的人的手裡,不過我當然不打算暴雷。

最後我想說的是:我們呢?馬習要會了,我們是否會死在自己選中的人的手裡?我們是否睜著雙眼卻不識自選的自毀命運?兇手是不是,原來總是自己?


〔讀小說.學英文〕

Eventually, she had ceased to fight and had found that in seemingly giving up her life, she was able to keep her life.

終於,她停止掙扎,並發現在表面上放棄求生似乎才能使她活命(置之死地而後生)

She would be as good as new, eventually, they told her. They said it so frequently and so emphatically, Dana knew it had to be a lie. The truth was never that hard to sell.
最終她將會好得和新的一樣,他們告訴她。他們說得如此頻繁和強調,Dana 反而覺得那一定是謊言。是事實就無須如此賣力推銷

Mack Villante was forty-seven going on sixty-two, his body pickled and aged by alcohol and bitterness.
Mack Villante是47歲像62歲,他的身體被酒精和仇恨醃漬老化。

(圖/張妙如)(圖/張妙如)


It felt better to be angry than apprehensive.
生氣比恐懼感覺起來更好些

But I do know if you don't have a destination, you'll never go anywhere.
但我確知,你若沒有目的地,就哪裡也去不了

But the God that lets me forget the details is the same God that let it happen in the first place.
但那個讓我遺忘苦難細節的神,和讓苦難發生的,正是同一個神。

"I'll have you know this belly runs in my family."
「我不介意讓你知道這種肚子是我家族遺傳。」

"So maybe the apple didn't fall far from the tree."
「看來大概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吧。」

"He got up in the morning and took a shit just like every other man on the planet," Hardy said. "And when you killed him, he bled like any other man. Don't give him superpowers just because he got the drop on you once."
「他起床,拉屎,就像這星球上每個人都會做的一樣,」Hardy 說。「而當你殺死他時,他也流血流得和任何人一樣。別只因為他曾經強沾過妳,妳就神化了他。」

Easier said than done.
說得比做的容易



妒忌私家偵探社:女神
妒忌私家偵探社:女神


張妙如


具備漫畫家身分的作家,擅用圖文書寫的方式自由揮灑,1998 年起與徐玫怡兩人首度以《交換日記》手寫體創作而大受喜愛,自此開啟兩人聯手創作,至今已共同完成 16 本交換日記。
遠嫁西雅圖後,她以漫畫家的角度寫繪《西雅圖妙記》系列,幽默呈現了台灣女子的美國觀察,以及她和挪威籍美國先生阿烈得共同經歷的喜怒哀樂。
《妒忌私家偵探社》為她的全新小說系列,包括《妒忌私家偵探社:活路》《妒忌私家偵探社:鬼屋》《妒忌私家偵探社:姊妹花之死》,系列最新作品為《妒忌私家偵探社:女神》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