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作家讀書筆記

【作家讀書筆記】番紅花:貧窮悲歌 必須終結的暴力──讀《蝗蟲效應》《我當黑幫老大的一天》

  • 字級


作家讀書筆記bn

又到了百貨周年慶的熱鬧購物祭,也許有些人正計畫該趁機添購一條寬管牛仔褲、一條刺繡綿長裙、一件牛津襯衫或是帥氣的迷彩外套,拜全球時裝帝國蓬勃發展之勢,流行衣物推出的速度越來越快,販售價格也越來越破壞,我們的衣櫃越來越爆滿,矛盾的是,我們卻又不斷吶喊著要痛下決心「斷捨離」。我們買,我們斷,而不愁吃穿的你我,買衣服這行為又與全球貧窮現象有著什麼樣的連動關係呢?

為什麼你該花更多的錢,買更少的衣服?拯救地球,也拯救你衣櫃的新購衣哲學

為什麼你該花更多的錢,買更少的衣服?拯救地球,也拯救你衣櫃的新購衣哲學

買衣服並不只是掏出信用卡、繳清帳單、擠撐衣櫃、再又送到資源回收桶的事情而已,翻開《為什麼你該花更多的錢,買更少的衣服?》,跟隨英國記者露西.希格爾(Lucy Siegle)的腳步來到全球各地棉花產出國的現場,印度已有數十萬棉農因為「終生負債,生不如死」而自殺,烏茲別克引以為傲的棉花產量,則是建立在數以百萬計被迫勞動的童工血淚上,我們每天穿著觸感細緻柔軟的棉衣棉褲上班上學,我們在溫柔舒適的純棉床單、被套中入夢安睡,但我們察覺不到那織線裡究竟揉進了棉工們多少的淚水。

而第三世界國家的貧窮,卻又不只是花更多的錢,買更少的衣服,就可以減抵的;富裕的已開發國家多年來持續針對貧窮國度挹注安全飲水的建設、慈善醫療的介入、藥物的供給、居住的條件、兒童學校的建立等等,即使如此努力消滅貧窮,但全球至今仍有超過12億人口每天處於極度貧窮的狀態,顯然造成赤貧的真正原因錯縱複雜、根深盤結,根據世界銀行2013年報告,台灣生活在貧窮線以下之人口比率為全球最低,赤貧來自何處,赤貧又將如何終結,恐怕不是樂居此地的我們可以輕易理解。

直至透過《蝗蟲效應》這本書,作者因為多年來主持「國際正義使命團(International Justice Mission)」,深度探知遍及非洲、拉美、南亞、東南亞等國家貧窮階級的暴力陰影,由於這些國家刑事司法體系的失能,甚至淪為政府或社會上有錢有勢階級的幫兇,此情勢數十年難以翻轉改變,這條終結赤貧的迢迢路,遂布滿了艱難、荊棘、悲慘的石子,如何改革目無法紀的司法體系?如何讓全球窮人面對暴力危機時能夠受到重視、有力的處置?如何讓赤貧的孩子,擺脫悲慘暴力的蹂躪踐踏?

蝗蟲效應:暴力的暗影──為何終結貧窮需要消滅暴力?

蝗蟲效應:暴力的暗影──為何終結貧窮需要消滅暴力?

對赤貧國家的子民而言,真正的悲哀不在於永遠沒有足夠的錢填飽肚子,更巨大的悲哀是他身處的國家司法,不保護窮人的性命,更毫不究辦窮凶惡極的施暴者。《蝗蟲效應》把第一個鏡頭拉到遙遠祕魯安地斯山脈的平凡村落,五天中20萬人口裡發生了50起女童的被強暴案,卻沒有任何人會因為犯下性侵而被送入監獄。我們或許知道祕魯鄉間婦女大多在貧窮線下掙扎活口,求取每日最基本的食物和住所,但我們可能不知道,百分之五十到七十的秘魯女性,每天為了反抗性侵害和其他形式的暴力而奮戰,失能、貪腐的檢警,不起任何作用。

作者蓋瑞.豪根揭露了大量不見天日的窮人遭受暴力迫害的實況,他說:「一提起貧窮,我們很容易想到飢餓、疾病、無家可歸、遭汙染的水、不識字和失業。然而在貧窮築起的背後,鮮少有人曾親眼目睹突然打在臉上的耳光、醜惡掙扎的強暴、往腦袋砸去的鐵條、以及扼住喉嚨的雙手。」如此的暴力受襲痛苦指數,恐怕是吃不飽的千百倍。

或許我們以為這荒謬悲慘的暴力悲歌只發生在世界荒遠的某一方,然而實情並非如此,針對窮人兇猛又猖獗的暴力犯罪,在發展中國家裡最為知名醒目的地區照常大肆發生,例如印度高科技之都班加羅爾(Bangalore),號稱「印度的矽谷」,900萬人口裡至少有十個億萬富翁,一萬個百萬富翁,從Google高解析度衛星照片,可以看到停在班加羅爾國際機場的巨型客機有幾架,還有林立的玻璃帷幕大樓和一片又一片精心修剪的草坪。然而,班加羅爾的國際正義使命團律師卻引領讀者來到這高科技之都的鄉間採石場、磚窯、農場等地,目睹駭人聽聞的印度奴役悲劇,印度有數百萬人被扣留為奴,又(不曾有人)因犯下此等罪而實際入獄服刑,這些奴隸被綁架、強暴、虐待、迫使為奴,但有力財主可以積極利用貪腐破敗的刑事司法制度,暴力施虐者(完全不需擔心)司法制度會起任何作用,換句話說,沒有一個窮人會因為遭受荼毒而受到國家法律的一點點保護,窮人永遠生活在絕望、踐踏、凌遲、不幸的灰燼裡以終。

我當黑幫老大的一天:流氓社會學家的貧民窟10年觀察

我當黑幫老大的一天:流氓社會學家的貧民窟10年觀察

司法制度對於窮人的不公不義,不僅發生在第三世界。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蘇西耶.凡卡德希(Sudhir Venkatesh)也寫了這本《我當黑幫老大的一天》,他用十年的時間混入芝加哥最貧窮的社區泰勒國宅,和販毒幫派的首領、手下們一起開會、吃飯、派對、洗車、聊天、無所事事,他將這十年黑幫生活做為學術研究,並走出學術的象牙塔,以生動之筆記錄下貧民窟裡毒販、娼妓、騙徒、遊民、小老百姓有血有肉的生活。芝加哥是全美GDP僅次於紐約、洛杉磯的第三大都會區,熱愛運動的人必知曉拿下六次NBA總冠軍的芝加哥公牛隊,和每年秋天盛大舉辦的芝加哥馬拉松賽,但一直到學者蘇西耶因為論文需要而混入黑幫的十年紀錄,世人才得以窺見,以民主法治聞名於世的美國,在芝加哥的貧民窟裡,是幫派暴力統治了國宅,警察並不賦與這社區正義與秩序,弱勢的居民寧可求助於收受好處的住宅代表,也不會白費力氣打電話給警察尋求幫助。

從赤貧第三世界到美國芝加哥,我們看到貧窮的人,其苦中之苦,不在於金錢的匱欠,而是在暴力的逼迫下,得不到司法體系的支持。

那是多麼遙遠陌生的世界啊,我們為什麼要讀它呢?知曉有千萬奴工和百萬窮人每日失去正義、遭受凌遲,面對這可怕的「蝗蟲效應」,我們又能怎麼做呢?

可以的,我們可以有作為。將我們因為讀過這本書而獲悉的人世苦難,告訴給身邊有影響力或關心貧窮議題的朋友,或者購買《蝗蟲效應》這本書(全部版稅均用於保護身受凌虐的窮人),或者將這些訊息散布到TheLocustEffect.com網站,這些行動都可以幫助國際正義使命團去深化與當地刑事司法體系的合作,拯救數以千計的貧窮受害者。

拯救遠方那些千萬個受苦難的童工、奴隸與受虐婦女,讓他們活著有機會看到隧道盡頭的微光,就從讀這兩本書開始吧。

 


番紅花

台北市人,淡江大學大眾傳播系畢業。曾獲全國學生文學獎、時報文學獎,作品散見報紙、雜誌等專欄。目前和一隻老貓、先生、兩個女兒窩居於內湖小山坡,用心安心作一個專職主婦,視逛市場買菜為每日孤獨微妙的小旅程,也讀書、煮飯、種蘭、看蕨。著有《廚房小情歌》《看得遠的,就是好母親》《給孩子的人生先修班》《當婚姻遇上教養》等書。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冤案如何產生?誰又該為冤案負責?從五本小說、社會論述看司法錯判的痛

有冤案,就代表「真正的壞人」沒有受到制裁,小說中的冤案有平反的可能,那現實中的呢?看五篇相關文章更了解冤罪議題。

22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