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人物專訪

照片是觸動我們共同回憶的風──專訪攝影師濱田英明《聽風的歌》

  • 字級


日文口譯:設計發浪/攝影:陳佩芸


像個小孩在椅子上左右輕微搖晃,手上撥弄著OKAPI玩偶,但是回答卻依然流利快速,濱田英明是一個洞見日常,也在日常之中的攝影家。以《赤子》攝影展在台灣聞名的他,過去被認為是拍攝小孩的攝影家,但這次的作品看似有顯著的變化:小孩不見了,場景不是可輕易辨識的日常,代之而現是更抽象的風景,有著繽紛的色彩與濱田明亮柔美的風格。

問到這次展出的《聽風的歌》與過去的作品有何轉變,濱田說:「對我來說雖然作品不同,但是概念是一樣的。這次展覽的照片有些就是以前拍攝的照片,但是經過重新編輯挑選。」熟悉濱田的讀者可能會發現《聽風的歌》看來更為抽象,當被問到這樣的不同,濱田說:「小朋友不見的差別的確很大,但是在我的心理,想說的話並沒有不同。為什麼呢?因為不論從小朋友的照片或是抽象的風景,觸動人的永遠是那個牽動人共同感受的連結,讓人透過照片想起了自己的小孩、自己的童年或是想起了曾經看過的風景。


濱田英明攝影展《聽風的歌》,即日起至11/11在透明公園transpark展出。(攝影/陳佩芸)


在日本攝影中有「原風景」的概念,譬如拍攝福島的攝影村越toshiya(村越としや),致力於捕捉人們記憶之中普遍的,而非奇異的風景原型,濱田認為概念上是有相關的,但是「原風景」並非一個固定的東西,而是透過照片觸動每個人不同的記憶之後所產生的微妙結果。所以每個人的原風景應該都不一樣。在這過程中甚至不只是一種視覺的經驗。「我希望大家不只是感覺視覺美感的刺激,還有味道、觸感甚至於時間,就像是風一樣,雖然它沒有形體也不會歌唱,但是卻帶給我們多樣的感受,我們會想起曾經在某個地方,也有著這樣的風。


這是濱田喜愛村上春樹《聽風的歌》並且以此作為展覽主題的一個原因。不論小說或是照片,它們看來似乎都很平淡,但對濱田而言「它是開放地讓人透過這些內容去觸動其它記憶,並自然會帶到其它的知覺,就像是風的觸感、聲音的記憶。」另外《聽風的歌》也有一種舒淡有致的節奏,這也是與他展覽類似的。

濱田英明攝影集:Haru and Mina

濱田英明攝影集
Haru and Mina

有趣的是,這個情感的觸動與連結是雙向的,一方面濱田的照片讓觀看的人想起了自己的生命,就如同拍攝小孩這樣私密的題材,卻讓人有所共感。「我本來只是拍自己的小孩,但是意外引起別人的共感,聯想到一些熟悉的場景。」就視覺安排上,讀者也可以在照片當中發現一些特徵,譬如視角是平穩的而非歪斜,前者暗示了一個普遍的經驗,而後者會凸顯作者強烈的個人經驗。另一方面濱田也將自己特殊的生命經驗表現在照片之中。譬如濱田照片中總有的純淨而恬淡的風格,這固然有器材的影響,但更是一種趨近於記憶的選擇。濱田說:「我好像是有受到我家鄉的一些影響,因為自己出生的地方就是一個比較偏遠的小島,交通也不是很方便,可能無形之中就被那種恬淡的氛圍所影響。


(攝影/陳佩芸)


如今這種地方特色卻成為一個廣受喜愛的風格, 讀者甚至於可以將濱田視為某種「日系風格」攝影的代稱,在許多雜誌媒體當中都可發現這種清新明亮的照片,對此濱田認為:「模仿沒有問題,模仿可以學到很多事情,但是重點是之後有沒有延續性,這是大家要思考的。假設一個模仿之作沒有新的啟發,那它就結束了。我期待大家有更多個人的想法,有些以前沒有發現的東西在拍照中發生了。我希望大家不要停在模仿,而是在那個模仿的歷程當中思考,有什麼是屬於自己的感受與想法,這才最重要的。


但是發現「自己」的感受並非輕易,所以濱田很重視攝影家要更敏銳的去感知周遭的環境。這其實就像是小孩一樣,濱田提及在拍照的時候「自己也常常己會被小孩子嚇到,他們怎麼會這樣做,怎麼會那樣去看待世界?但是接著就會想起自己小時也是這樣。我一直處於這種被提醒的狀態下,我認為這是很幸運的事,可以幫助自己可以在成年之後仍然用新的眼光去看待世界。」在此「天真的眼睛」不僅僅是一種攝影學的思考,攝影家利用相機擺脫我們觀看世界的既有方式,更是一個濱田切身的經驗。他真的讓自己如同孩童一般,去捕捉各種令他感到意外與興奮的畫面。

(攝影/陳佩芸)(攝影/陳佩芸)


除了親切的共同記憶,濱田照片另有一特徵就是平面的裝飾性,特別在這次《聽風的歌》,讀者可以想像它們安排在網頁之上也會有絕佳的表現。這或許與濱田從事網頁設計的經歷有關,但同時濱田也是一個鐘愛實體的照片的攝影家。事實上,濱田成長的時代正是從底片以至數位的關鍵時期,對於濱田而言這並非一個難關:「這是一個蠻幸運的時代,我早期是接觸底片,但後來開始使用數位。我覺得數位很方便,譬如可以很快地發到網路,讓人看到我的作品,甚至於接到工作。而底片也有底片的質感與寶體保存上的價值。所以不管是數位或是底片主導權仍在攝影手上,如何善用兩者的優缺點,才是最重要的。」


(攝影/陳佩芸)


也許當一切回到生活之中,器材也好、風格也好,最終都只是幫助我們通向一種細微的感受,像小孩一樣的感受,像被風吹拂過一樣的感受。

///
濱田英明
1977年生於兵庫縣淡路島。現居大阪。原本是網頁設計師,2012年開始以攝影師身分活動,在台灣出版《濱田英明攝影集
Haru and Mina》。作品常見於日本廣告、雜誌以及《KINFOLK》、《FRAME》和《大誌雜誌THE BIG ISSUE TAIWAN》。2014年擔任「瀬戸内國際藝術祭:小豆島醤の郷+坂手港計畫」指定攝影師。官方網站 hideakihamada.com


【聽風的歌—濱田英明寫真展】

現場限量發售聶永真設計《聽風的歌-濱田英明寫真展 特展zine》現場限量發售聶永真設計
《聽風的歌-濱田英明寫真展特展zine》

2015.10.10(六)-11.11(三)
透明公園transpark‬

1979年村上春樹的處女作《聽風的歌》,是濱田英明最喜歡的作家和書籍。濱田英明藉由本展向村上春樹致敬,並且對於自己的攝影作品做了一番梳理,理出不同面向的脈絡,也重申他的攝影初衷,並且為觀眾提供一種更開放的解讀作品方式。

開放入園時間 12.30-20.30pm(週一休園)
地址:臺北市松山區民生東路四段131巷15號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當他們透過鏡頭看世界,他們看見什麼?

他們為何而拍?看藤原新也、森山大道、長島有里枝、郭英聲、濱田英明等攝影師的專訪

155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