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換個角度看世界

【週三|很好,再來一張】Shot 3:抓到決定性的瞬間!但有時也多拍幾張吧~

  • 字級


 
所有學過攝影的人,不管是專業或玩票的,亨利.卡地亞—布列松(Henri Cartier-Bresson, 1908-2004)大師的名號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而他的「決定性瞬間」(The Decisive Moment)理論更是許多粉絲拍照時掛在嘴邊、放在心上奉為圭臬的法則。個人的看法是,攝影有太多太多的理論與法則,決定性的瞬間只是眾多見解中的一種。學習攝影的過程中,若對各路大師提出的見解了解得越多,對攝影的閱讀也就能越多元,觀賞作品時就不再只是看熱鬧,而是漸漸能進階到看門道的階段。

攝影大師布列松
讓我們稍微認識一下布列松,他是知名的馬格蘭攝影通訊社創辦者之一。 他在1957年接受《華盛頓郵報》採訪時表示:「拍攝的那一秒是個充滿創造力的瞬間,你所構建和表達的是生活本身所提供給你的,並且你必須憑直覺判斷何時按下快門。那一瞬間,便是攝影師所創作的,哦,是的,就是那一瞬間!你一旦錯過了,它將不復存在。」

黃仁益3-1-布列松
攝影大師布列松的經典作品,左為「積水的路面」,右為「男孩」

大師說的話總是很有道理,讓攝影後進的我輩思索再三。但是,知易行難呀!看看他老人家的作品就知道,拍出一張好照片不是件容易的事,布列松的方式大約是選定一個角度,然後靜靜觀察等待他需要的人物出現在畫面裡,待時機、神情到達所要的位置,才精準地按下快門。他只用完全手動的徠卡相機拍照,而且絕大多數作品使用標準鏡頭。他厭惡自動相機,因為「就如同用機關槍獵殺松雞」。他的作品並不是即興發生的,而是在預期中完成的,因此被歸類成超現實主義,而非紀實或報導,他要的不是單純紀錄一件事的發生。

多拍一點少遺憾
那麼,我們平常的拍攝過程中,能將大師的精神援用到照片中嗎?嗯……如果你很認真嚴肅地對待拍照這件事,像布列松一樣拍攝前認真思考與觀察,拍攝時耐心等待,總有達成目標的一天的;不過,當為了某一個特定目的拍照時,我們要的就是使命必達。

例如,在拍攝商業案子時,拍攝結果大多是在可預知的範圍內產生,開拍前已經開過多次會議,與業主達成共識,專業攝影需要的是精準的溝通與執行,絕對無法倚靠攝影師的臨場反應與靈光乍現。(因為時間就是金錢,想想看,專業攝影師、造型師、模特兒是以時間計費的,客戶怎可能花錢給攝影師跟模特兒在拍攝現場慢慢培養默契呢?超時是要另外計價的!更別談靠著言語溝通慢慢去了解模特兒的個性再拍攝了,這當然是個理想狀態。專業與業餘的不同,在於工作現場所有人都要直接投入各自該扮演的角色,大夥可不是鬧著玩的。當然,藝術創作就另當別論了,時間是藝術家自己拿捏的,愛怎麼磨就怎麼磨,誰也管不著。)

但是,如果攝影的功能在於精彩你的生活,那麼攝影的樂趣是無所不在的。布列松不喜歡用快速連拍的方式捕捉畫面,而是一張張按下快門。這是一種攝影家的嚴謹態度表現,值得敬佩;而使用數位相機的我輩,得把老人家的教誨記在心頭 ——仔細思考、敏銳觀察。然而,時機來臨時,我還是建議:多拍一些。(數位沒底片!不多花錢的。)往往加入拍攝目的以外的元素,會讓原本的畫面更添趣味。請別誤會,並非要對大師不敬,多拍總是比較不會有遺珠之憾,對吧!

意外元素讓照片更有趣
案例1:
黃仁益3-2-圖一
(圖一)為丈母娘拍攝大頭照。攝影/黃仁益

這是多年前用傻瓜底片相機(品牌型號已不可考)拍攝的照片,相片旁還印著日期。原本是要幫岳母大人拍出國簽證用的大頭照,當時手邊並沒有專業燈光能用,只能用機上小閃燈應應急。拍照時,我正專心讓岳母大人神情愉悅自然,誰知小人兒Max(當時約莫三、四歲)悄悄靠過來湊熱鬧,也想入鏡,但是主角並不是他啊~一旁大人七嘴八舌叫他不要來亂,他還是不死心,賴著不走,最後他甚至還拿著心愛的小枕頭來拍合照,我也表現專業人士該有的冷靜態度,不動聲色地把丈母娘跟 Max都拍下來。原本丈母娘的大頭照不過就是大頭照,因為Max的意外出現,讓這照片鮮活了起來。幾年過去再看這照片,Max小小腦袋打著鬼主意的模樣,依然鮮明。

案例2:
黃仁益3-3-圖二
(圖二)在日本黑川幫家人拍攝旅遊照。
Canon PowerShot S80 |f/4.0|1/80 秒|ISO 400

黃仁益3-4-圖三
(圖三)
Canon PowerShot S80 |f/4.0|1/80 秒|ISO 400

身為攝影師,出國總是得幫家人拍拍紀念照。拍攝地點是在日本黑川,拍攝時利用的是從窗戶漫射進來的冬日陽光,因為暗部稍嫌太黑,而且為了營造拍攝現場快樂的氣氛,我慫恿兩個小男生在一旁為爺爺和姐姐拿白色大浴巾充當反光板,頓時現場笑聲不斷,小助理們很盡責地高舉浴巾,這時反光效果如何似乎已變得不重要了。於是,我先拍了這樣一張圖片(圖二),第二個快門才拍爺爺和姐姐(圖三)。合照,原本就只是合照,但是加進了一旁的元素,整個畫面就有趣了起來,雖是一張靜態圖片,但是拍攝時的笑聲依稀可聞。

拍旅遊照,有時過程的片斷比完整的結果更令人回味。這兩組圖片並不是了不起的作品,但是歡樂的結果是我所預期的,甚至,我還一邊引導,讓事件順勢發生。當然這些都比不上布列松的經典作品,以拍攝家庭紀念照而言,倒也是趣味盎然。

攝影有很多規則,端看用在哪裡,別一味拘泥於制式的構圖與技巧。有時,刻意地走到岔路,所見的風景反倒讓人玩味再三。放輕鬆,Happy Shooting!

〔延伸閱讀〕
《灰色的隱喻 — 時間、機會、攝影與決定性瞬間》

安心亞寫真集:魔境夢遊
 



黃仁益

自由攝影師(Lukefoto Studio),世新大學、台藝大、學學文創講師。世新圖傳所碩士、美國羅徹斯特理工(RIT)專業攝影系BFA。曾任《Bazaar》《Cosmopolitan》《Esquire》《雅砌》等時尚雜誌攝影總監、《蘋果日報》副刊攝影主任、《Marie Claire》攝影師。最近期攝影作品《安心亞寫真集:魔境夢遊》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當他們透過鏡頭看世界,他們看見什麼?

他們為何而拍?看藤原新也、森山大道、長島有里枝、郭英聲、濱田英明等攝影師的專訪

957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