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馬世芳

【週一│歌物件】馬世芳:漂亮音樂醜封面再訪

  • 字級


 

所謂醜,其實是相對的概念,標準隨時代條件與作品類型而改變。所以,個人對於「漂亮音樂醜封面」的擇取原則,必須排除那「囿於昔日美感條件而顯得有點兒土」的,例如這個這個這個,或者「追求特定時代品味,當時可能很酷,現在卻顯得很過氣」的,例如這個這個。更不用說,還有一些「我行我素」的設計,或許壓根兒沒有我們所謂的「設計」自覺,卻因「醜得極個性」而反而顯得相當「酷」的經典,例如這個

我特別想提出來的是那些「明明有條件做得更好,卻不知為何失手」的封面設計。當然,必要條件仍是「音樂內容達到殿堂級高度」,封面之醜,才格外令人心傷。

1. The Rolling Stones / Let It Bleed(1969)

歌物件7-1-Let It Bleed歌物件7-2-Let It Bleed

關於音樂,還有什麼好說的呢。這是Stones顛峰的輝煌時代,飽含危險的能量。從Gimme Shelter不朽的吉他前奏riff到〈You Can't Always Get What You Want〉壯盛的合唱收尾,沒有一吋敗筆。然而,這封面......

這其實是一幀「國家認證」的唱片封面:2010年,英國皇家郵政推出十款「經典專輯封面」郵票,便包括了這一張。雖然我覺得Andy Warhol設計的Sticky FingersTom Wilkes設計的Beggars Banquet都是更好的選擇,但很顯然,它們爭議十足的設計,即使過了四十年仍不宜拿來做郵票。

這幀封面的設計者是鼎鼎大名的Robert Brownjohn(1925-1970),他為007電影設計的片頭,早已奉入影史忠烈祠:

《第七號情報員續集 From Russia With Love》(1963)


《金手指》(1964)


《Let It Bleed》設計的靈感來自專輯原本暫定的名稱:《Automatic Changer》,「自動換片機」。是的,每個經過那個年代的人都認得出:這封面意在模擬一部自動換片的78轉點唱機,只不過上面疊著的不是唱片,而是各種亂七八糟的圓盤形物件。

覆頂的蛋糕,出自當時尚未成名的Delia Smith(1941- )之手。四年後,她成為風靡全英國的電視名廚,寫的食譜賣了兩千多萬本。只是,豎在上面那五隻Q版Stones人偶,可愛則可愛矣,和浸透這唱片的闇黑氣場實在不大匹配啊。

好吧,翻過來看看封底的設計:你看到封面的延伸,像是「使用前」、「使用後」的意思:原本那疊亂七八糟的東西,這下真的變得亂七八糟:唱片碎了,唱臂倒了,蛋糕和披薩切開了,五隻人偶東倒西歪,電影膠卷拉扯出來,連輪胎都缺了一塊。

首先,這封面意象與《Let It Bleed》的名稱實在不怎麼搭(除非你同意:把蛋糕切開、咬一口披薩、打碎一張唱片,就等於「流血」)。其次,這一疊亂七八糟的東西,要說它是「裝置藝術」也無不可,但實在很沒質感。最重要的是:這個封面,你說它惡搞、幽默、惡趣味,我都接受。但我真的覺得,它沒有追上Stones演化至此那浪蕩乖戾爐火純青的音樂樣貌。它實在太幼稚了。就算印到郵票上,就算背後是大師操刀,我仍一以貫之討厭這張封面。

2. Paul Simon / There Goes Rhymin' Simon (1973)

歌物件7-3-Paul Simon歌物件7-4-Paul Simon

Paul Simon(1941- )在Simon & Garfunkel解散後的第二張個人專輯,開場曲〈Kodachrome〉,收尾曲〈Loves Me Like a Rock〉、〈American Tune〉、〈Something So Right〉,都是他演唱生涯最受歡迎的歌。這張專輯當年勇奪排行榜首,並且提名葛萊美年度專輯、年度流行男演唱人兩項大獎,後來更選入《滾石》史上五百名盤。它正式穩住了Paul Simon的單飛生涯,超越Simon & Garfunkel時代投下的巨大陰影,更是公認的「流行民謠」經典。

然而這封面,如何配得上這些熠熠生光的細緻美麗的歌!它更像廉價賣場堆在角落產地不明的過期萬聖節道具紙盒。它的布局、配色、字型、圖樣無一不恐怖,而且封底和封面一樣醜,反過來把封底當封面用,似乎也不會更好。

這個設計的概念很簡單:在方格紙上陳列一系列物件,每樣物件代表唱片中的一首歌。類此「把每首歌具象化、拼貼成封面」的點子,前人有過很好的示範(Robert Crumb為Janis Joplin畫的漫畫封面馬上躍入腦海)。但這個設計犯下了不可原諒的錯誤:顏色混濁的物件加上近乎原色的鮮豔色塊,肉色、黃色和大紅色搭在一起,印刷分色稍微偏一點點就會髒得無可救藥。不信看看網上眾多版本的顏色,不管偏冷或偏暖,高反差或低反差,總之沒有一個能看的。

顏色之外,實物翻拍出來的質感也都不怎麼樣,選出來的「現成物」模樣廉價,鋪底的方格紙並沒有加分的效果。老實說,若是打燈與擺放方式得宜,同樣這些物件,是很可以拍出細膩質地的,但這位設計者顯然沒有那種打算。

Paul Simon對封面的品味始終讓人難以放心,他最好的封面或許是1986年的《Graceland》,繼《There Goes Rhymin' Simon》之後最讓人愕然的封面則或許是2006年的《Surprise》(真的會讓你嚇一跳喔)。它難看到讓我始終買不下手,儘管樂評人一片讚揚。

〔延伸閱讀〕
●漂亮音樂醜封面 part 1

昨日書
 
馬世芳
廣播人,文字工作者。著有散文輯《
地下鄉愁藍調》、《昨日書》,編輯統籌《永遠的未央歌:現代民歌 / 校園歌曲20年紀念冊》、《台灣流行音樂200最佳專輯》等書,與友人合著《在台北生存的100個理由》,合譯《藍儂回憶》。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 http://www.books.com.tw/G/ADbanner/2017/04/farther300.jpg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