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黃麗如|那麼近,那麼遠

【黃麗如專欄|囧途】請不要用相機再射殺一次

  • 字級

「No photo. Please don't shot it again!」前方褐色捲髮的女子憤怒地對著身後有點被嚇傻的東方男人說。男人的食指還半按著快門,有點不知如何是好。但博物館的氣氛凝重,每個人的目光都聚焦在那個男人身上,只見男人臉頰脹紅。展櫃後方的確有一個「禁止攝影」的圖示。

地點是在波蘭的奧許維茲(Auschwitz)集中營,是納粹殘害猶太人的證據之一,曾有110萬人在此死亡。我是從柏林搭著夜車抵達波蘭的克拉科夫(Krakow),因為抵達的時間是清晨,青年旅館還沒有床位,所以就參加早上九點出發到集中營的行程。因此,我是在毫無心理準備的狀態下,走進集中營。

辛德勒的名單 (藍光BD+DVD)(Schindler’s List - 20th)

辛德勒的名單 (藍光BD+DVD)(Schindler’s List - 20th)

前去60公里外的Auschwitz路上,車上播放著二戰期間納粹怎麼殘害猶太人的影片,搭夜車的疲憊讓我沒力氣細看影片,無知地以為應該就類似《辛德勒的名單》或是《美麗人生》那樣的電影場景。車子在停車場停好後,我們走進寫著德文的Arbeit macht frei(意即「勞動帶來自由」)集中營大門,聽著導覽解釋著整個集中營的歷史、房舍的規劃,然後走進一個又一個前身是房間、廁所的空間,大家的腳步是沉重的,不像逛其他的博物館,總有人會好奇地先走幾個展館、想多看一點東西。我才走兩個館,就不怎麼想再「參觀」。

但礙於是出差做題目的狀態,還是拍了房舍的外觀、拍了把人送去毒氣室的鐵道、拍了不會再相見的月台。在這樣一個博物館裡,我拍故我在的欲望極低,拍照者多半是想留下一些歷史紀錄。而這些照片,我想,應該少有人會沒事拿出來一而再再而三的「欣賞」。這是場景很空的地方,但是每個空蕩都有滿到快淹死人的慘事,壓迫著集中營的空氣。

1. 走進奧許維茲集中營需要很大的勇氣,裡頭展示人性的黑暗與殘暴走進奧許維茲集中營需要很大的勇氣,裡頭展示著人性的黑暗與殘暴


最有「存在感」的展區是一棟陳列受難者證件、照片、鞋子、衣服、皮箱、眼鏡等物件的樓層,這些60多年前的遺物在一個又一個玻璃櫃子裡,此區是整個園區唯一不能拍照的地方。我依著參觀的動線,看到上百雙不成對的鞋子堆成像小山一樣散在地上,看到多副破碎的眼鏡也堆疊在地上,看到用頭髮堆成的小丘,其中還有許多辮子(猶太人進入集中營後都會被剃髮),當然還有當初急忙離開家、從此就沒機會重返的皮箱。

就是在那一堆髮絲面前,男子拿起相機來,而被褐髮女子制止,那名女子很憤怒,但眼眶是轉著淚的。她脫口而出的「No photo. Please don't shot it again!」在這個空間裡迴盪。老實說,當時站在髮櫃另一側的我,是很想掏出小相機偷拍的,因為畫面太震撼,我私自認為這樣的頭髮堆照片會讓報導很有份量、具有張力。這念頭才閃出,就聽到這句話,我羞愧得無地自容。

情緒很複雜地參觀完遺物區,也沒什麼心情再多看集中營其他的「景點」。坐在販賣部外頭的長條椅,等著一個小時後才會來的車子,椅子是陽光照射處,很多人都坐在這一區,面對著太陽。雖然是戶外,但卻是安靜的,剛剛看到的集中營景像,似乎要經過太陽曬過才能比較釋懷的離開。坐在我旁邊的是一個荷蘭人,她幽幽地說:「好慘的地方,我不要再來第二次,我一點都不想拍照,不想把不愉快的回憶和其他檔案並列。」我們一直曬著太陽,曬到臉都有點痛,但還是覺得要曬下去。

荷蘭人和我住同一間青年旅舍,我們不發一語的從車上一路回到旅館。然後,她回房間拿了一瓶伏特加,兩人窩在大廳裡一張被太陽照得發燙的小桌子,一杯一杯的啜飲,試圖提高這趟旅程被降至冰點的心靈溫度。

集中營裡開往死亡的列車軌道集中營裡開往死亡的列車軌道


奧許維茲臥底報告:自願關進納粹集中營的波蘭英雄

奧許維茲臥底報告:自願關進納粹集中營的波蘭英雄

二戰終戰70年,相關紀念活動在今年一一展開,關於二戰的反省議題也在世界各地持續著(只有莫名其妙的普丁竟然是以閱兵的方式紀念)。但戰爭從來沒有遠離,二戰之後,依然有大規模的殺戮。南斯拉夫的悲歌到現在敘利亞的流離失所,以及剛發生的突尼西亞恐怖攻擊,因人類的仇恨而迸發的暴行越演越烈。不管是奧許維茲集中營還是柬埔寨金邊附近的殺戮戰場,這些「黑暗旅遊」的「景點」,究竟能帶給人類甚麼提醒?戰爭很可怕、人類很殘忍,然後呢?難道二十一世紀最著名的「景點」就是不斷催生種種殺戮紀念館?



酒途的告白:環遊世界酒單
酒途的告白:環遊世界酒單

黃麗如

資深旅遊寫手。信某香港神婆看著命盤所云:「想要,就可以立刻擁有。」而忽略其他警語。著有《酒途的告白》《極南》《醒來,在地球的一個角落》
個人部落格:「
享樂遊牧民族
Fb:「
享樂遊牧民族




 延伸閱讀 
夜:納粹集中營回憶錄

夜:納粹集中營回憶錄

而你,沒有回來

而你,沒有回來

在歷史的傷口上重生:德國走過的轉型正義之路

在歷史的傷口上重生:德國走過的轉型正義之路

零年:1945年,現代世界的夢想與夢碎之路

零年:1945年,現代世界的夢想與夢碎之路

我戴著黃星星

我戴著黃星星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在難民之前,他先是個人──從電影、繪本、社會書籍看難民議題

難民問題對台灣來說像是個遙遠的名詞,但真的有那麼遙遠嗎?讓我們分別從電影、繪本、文學關注這個議題。

7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