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The Dead Key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我終於意外發現,大王也有不知道的英文了!那就是本書書名「Dead Key」,當然任誰都認識這兩個單字,但它們加在一起可不是只有「廢鍵」這麼單純而已,根據書中講述,它的意思是銀行保管箱的鑰匙,而且是單指銀行方持有的那一把萬能鑰匙。當然,聽說現在銀行的保管箱系統早已全面更新,這年代已不再是一把萬能鑰匙管天下了。

The Dead Key

The Dead Key

所以《The Dead Key》的時代背景並非現代,而且這故事有兩個時空交疊,分別是1978和1998,兩者相距二十年。故事是從1978年之前的時空開始的,一名女性行員躲在營業時間早已結束,除了警衛之外空無一人的銀行大樓裡的一間廁所內,她和她的愛人計劃趁夜偷走某個保管箱內的財富再遠走高飛。自然,保管箱內的財富並不屬於他們,這名年輕女行員也懂是非的,可是她無法再多想了,因為她肚子裡已經有了他們愛的結晶,她只想趕快為寶寶建立一個家……

1998 年,Iris Latch 被公司派去鎮上這棟廢棄了二十年之久的銀行大樓,丈量並畫出各層樓的平面圖,這棟廢棄大樓終於要被重新規劃利用了,Iris 也很高興自己終於不用老是做那些檢閱藍圖的無聊工作。可是這棟樓還真是超乎Iris 想像!她發現不僅銀行內的文件資料都完全俱在,甚至銀行內的咖啡自動販賣機居然都還在運轉,當然啦,那二十年份的咖啡誰人敢喝,不過這棟樓簡直像是時空膠囊了二十年,詭異到令人不安,你幾乎可以想像,可能等會大門一開,大家就要來上班了:那些二十年前的人。

1978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多名銀行高層人員失蹤,重要鎖匙也都下落不明,這銀行一夜之間惡性關門倒閉,並火速轉手賣人,連銀行員工都毫無預警、措手不及,他們人人辦公桌上的私人物品都沒時間收回!來自外地的投資客購入的並非銀行,而是這一整棟建物,並自買入的那一夜起,就即刻封鎖了整棟樓,並派了一名武裝守衛進駐,所以這棟樓二十年來並未被宵小砸窗破壞或任意闖入。民眾的存款是取回無望了,而私人保管箱則可經由合法管道申請,由權力機構幫忙強制鑽箱取回。奇怪的是,來取回自己私人財物的民眾卻也不多,這些人是忘了自己的保管箱了,還是都已經老死了?Iris 望著多數還沒被鑽開的保管箱牆,忍不住納悶著。

1978,一名未成年的女孩Beatrice Baker ,在其阿姨事先的調教下,假冒年紀來到銀行應徵,也順利取得一份秘書職。Beatrice 因故離家投靠阿姨,也因為媽媽和阿姨倆姊妹早就反目成仇,Beatrice 自認走上了這一步便毫無退路了,她不清楚只是一個餐廳服務生的阿姨,怎會如此了解這間銀行的內部狀況,不過她很欣慰阿姨能幫她得到這樣一個穩定的工作。而且她也很快地和銀行內的另一位女秘書Max 熟識起來。在老鳥級的Max 的提點下,Beatrice 很快就嗅到兩個重點:這銀行營運得有些詭異;也因此,她以為的鐵飯碗似乎也沒那麼靠譜。

1998 年,Iris 在這棟空樓工作時數越久,就越是察覺它的謎團層層。不僅有些空間上下層樓兜合不起來,她還在某個辦公桌內找到了一把狀似保管箱的鑰匙。雖然不關她的事,但Iris 私心想把這鑰匙退還給這辦公桌的主人,趁這棟樓改建之前,至少那個人能前來拿回自己重要的東西。可是在她連絡了該辦公桌的主人之後,居然得到兩個超乎她意料的訊息:這把保管箱鑰匙不是這個人的、而且這個人問她是不是Beatrice 的同夥?拜託她們別再來鬧了。Beatrice 是誰?Iris 不久就會發現,這棟樓簡直充滿了Beatrice 的殘影。

警探Anthony 的妹妹Max,已經失蹤二十年了,他始終還在找他妹妹和Beatrice ,當年他妹捲著同事兼好友Beatrice ,一同私下在蒐集銀行高層不法的證據,一切簡直像場夢,所有的關鍵人物都在二十年前一夜失蹤、再無音訊,連同Max 和Beatrice 也一併人間蒸發。Anthony 當年是剛入行的菜鳥,無力幫忙妹妹什麼,再者,Max 所言也都毫無實質證據,二十年都過去了,從沒有一絲證據曾面過世,身為警探的他雖對這銀行的問題有些概念,卻只覺有心無力,直到如今,經由Iris 發現一具封藏了二十年之久的屍骨,這才為那一批失蹤的人,提供了第一個線索!

///
我無法描述我有多被這個故事情境吸引:廢棄但原樣封存二十年的舊銀行大樓、詭譎的隱藏空間和密道、失蹤的前人和可疑的今人、一整牆埋藏多年的私人財物、若有似無的鬼魂、幾支神祕的鑰匙、一些待解密的文件檔案、一只放滿女性衣物的行李箱,一具密室枯骨,暗暗勾勒出一場爭權奪利之大戲,親子,愛人,朋友,上司和屬下之間,全都可以利用、出賣或背叛,而這一切只是暫停了二十年,還沒落幕……

我該怎麼說呢?這本書完全是我的菜,有著吸引我的一切元素,然而最終,我還是得說《The Dead Key》讓我感到失望至極,但卻只因故事它,結‧束‧了‧啊,它怎麼可以就這樣再也沒有了?!想起一開始我還很猶豫於本書的頁數太多,但讀完後,只有悵恨它沒能再長一些……


〔讀小說.學英文〕

She linked elbows with Beatrice and said, "Great! Let's go eat. I'm starving!"
她勾著Beatrice 的肘說,「太好了!我們去吃飯吧。我餓死了!」

"Darn it! I forgot something else. I'm supposed to bring some notes home to look at over the weekend. I'm such an airhead. I'll be right back."
「可惡!我又忘了別的東西。我應該要帶些資料回家利用這周末看的。我真是無腦我去一下就回來。」

Besides, deciphering the bizarre notes Beatrice had left in her personnel file would be far more entertaining than watching TV reruns that night.
況且,破解Beatrice 留在她個人員工資料夾裡的這些古怪的記事,遠比看當晚的電視重播更有娛樂性。

"All I'm saying is we can't afford to draw the ire of city hall. All the political favors we've counted on will dry up the second we let the city default!"
「我說的重點是我們擔不起惹怒市府的風險。所有我們倚賴的政治利益會在我們讓市府勢力退出的那一刻耗盡!」

"Beatrice, I need you to be up front with me about all of this. I know more than you think."
「Beatrice,我要妳毫無隱瞞地對我供出這一切。我知道的比妳認為的多。」

He didn't want her arrested. But they were alone 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she had broken the law, and she was completely at his mercy.
他不想要她被抓。然而這大半夜只有他們兩,她違了法,她只能完全看他的臉色(任他處置)了。

Bill Thompson was a liar, a womanizer, and a robber of widows.
Bill Thompson 是個騙子,一個玩弄女人的人,也是個搶劫寡婦的人。

(圖/張妙如)(圖/張妙如)



妒忌私家偵探社:女神
妒忌私家偵探社:女神

張妙如
具備漫畫家身分的作家,擅用圖文書寫的方式自由揮灑,1998 年起與徐玫怡兩人首度以《交換日記》手寫體創作而大受喜愛,自此開啟兩人聯手創作,至今已共同完成 16 本交換日記。
遠嫁西雅圖後,她以漫畫家的角度寫繪《西雅圖妙記》系列,幽默呈現了台灣女子的美國觀察,以及她和挪威籍美國先生阿烈得共同經歷的喜怒哀樂。
《妒忌私家偵探社》為她的全新小說系列,包括《妒忌私家偵探社:活路》《妒忌私家偵探社:鬼屋》《妒忌私家偵探社:姊妹花之死》,系列最新作品為《妒忌私家偵探社:女神》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分享給你那每年都去歐洲旅遊的親戚

這些歐洲冷知識連很多歐洲人都不知道!

224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