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書籍好設計BOOK DESIGN

【書設計】妖異歪斜,圓潤光滑──李雲顥《河與童》

  • 字級


河與童-1
裝幀設計/ 何佳興(攝影/無相生)

文/游任道(小寫出版主編)

河與童
河與童
李雲顥的《河與童》到底是一本什麼樣的詩集?它想說什麼,它的質地又該如何在視覺上適切地呈現呢?

就像陳國偉跟楊佳嫻兩位老師在序文中評析的,李雲顥這本詩集的主題:它關乎失戀的一切,是對愛與被愛的欲念展演,也是對身分認同的探問,以及對生命的摸索。

我們在詩裡經驗到的生之痛、美與悲,或是情感與欲望的流動,透過詩人看似可愛幼稚,純真又不世故的感情與文字表述,傳達了各種格格不入,又不得其所──一個在世之人,身心處於「什麼都不是」、「無法,亦不願被歸類」的認同狀態。存在的樣貌,最後被作者以「河童」這個似妖非妖,是人亦非人的神怪形象所隱喻。

其實讀者不必過多探索就會感受得到,因為這些主題,悲傷、妖異與歪斜的情感向度並不試圖隱藏。

毫不隱藏:誠摯地告白妖異存在,或許正是這些文字更深沉的情感質地。

設計師何佳興萃取所有這些「詩語言」與「情感」的深沉特質,作為視覺設計的核心。為了表現此共同特質,封面選擇了一色黑,不參雜其他顏色,以純然的「黑」來呈現這個共同基調,並以純白的底色加以對比、凸顯。

河與童-7
全書剔透白淨,僅以單色黑印製,書衣與內頁均使用光滑透亮的銅版紙(攝影/無相生)

而在書名「河與童」三個字的設計上,設計師試圖以銳角元素的使用,呼應詩文中所呈現的「無法」、也不願被歸類的妖與異的存在,象徵式地顯示出妖怪形象的連結。

三個中文字的重心安排,亦不循原本字體的結構,構造出一種新的「不正」,卻又不失平衡的架構;讓每個字分別開來時,就像三個各自站立的妖怪。似乎也讓這個不得其所的、似妖非妖、似人非人的「河童」,讓一種不屬於任何類屬的心理認同狀態,在歪斜的平衡中取得自賞與懇認。

河與童-2
河與童-5
書名字的「不正」結構,加上銳角元素,隱喻河童的無法被定型、歸類(攝影/無相生)

讀者或許以為,河童於焉現身!但實際上神怪故事裡的河童,還有一個重要的特徵,就是長在頭頂、用以盛水的圓盤構造,這個圓盤也是河童生命、精力的象徵。在神怪故事中,一旦河童頭頂圓盤裡的水乾了,河童也就失去了生命的精力,甚至死亡!而詩集的第二部分,短篇小說〈童子渡河〉,詩人藉由敘事者,更直白地道出這個河童圓盤中所盛的生命之水,正是「不被愛」的悲傷淚水。

這個承載生命的圓盤,在封面的視覺中,則被一個又一個圓弧的線條所圈畫出來。純白的底色,鋪滿了圓盤的內外,更像是悲傷淚水的溢滿,溢滿的正是生命之痛與悲,也是生命之所以有著活力的泉源!彼此巧妙地呼應。

河與童-3
河與童-6
以一條條簡單弧線勾勒出河童頭頂的圓盤(攝影/無相生)

整本詩集的紙材,不論封面或內頁,統一選用光滑透亮的銅版紙。設計上,一方面希望封面能凸顯河童頭頂圓盤的光滑、圓潤質感;另一方面,藉由相同紙材的選用,期待讀者在翻閱時,能一邊像在撫摸著河童,一邊品味與呵護,觸摸詩人一句句情感誠摯的詩句一般。

最後,《河與童》有了一個完滿的結果,也就是呈現在各位讀者面前的──這本質地厚重卻又剔透白淨的詩集。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在文革之後,他們書寫著──中國當代作家的回望與展望

畢飛宇、徐則臣、金宇澄、郭坤仁、余華……這些中國作家寫文革、寫市民生活、寫當代人共同面對的課題,他們眼中的中國是怎麼樣的?

4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