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林清盛

【林清盛|有阿貓阿狗作伴的日子】能不能有一天,與寵物在天堂重聚?

  • 字級


有阿貓阿狗作伴的日子bn

訪問過的來賓在她的臉書上留言,「阿醜走了。」雖只有四個字,我卻非常明白她此時的哀慟。

想起小犬貝克漢走時,我哭著拿起手機,想跟非常關心貝克漢的好友們說一聲,但我的手抖得根本無法持穩,不知是哭泣讓手顫抖,還是因為手足無措,手機隨時可能從我手中掉落。最後,我也只傳了四個字:漢漢走了。其他的話我根本無法寫,更別說打電話了。我跪著,俯身在牠耳邊輕輕交代,要牠跟著天使去天堂,要循著玫瑰經的祝禱聲,我開始唸:萬福瑪麗亞,妳充滿聖寵……

希望牠們上天堂、能走到彩虹的另一端是我們最後唯一企盼的事,也因此我們向神祈禱、念經,希望狗貓一路好走。但對於死後的這一段路途,沒有人真確知道,多半只是朋友拿來安慰你的一個臆測說法。前陣子,天主教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因媒體報導指他在安慰一位剛失去愛犬的小男孩時說「狗可以進天堂」,這段話引發一番波瀾,雖然梵諦岡否認教宗有說過此話,但討論不見停歇,異見更形擴大。教廷指稱,該語是方濟各回憶前教宗聖若望保祿六世所說的:「有一天我們會在上主的永恆中再度看見我們的動物。天堂是開放給所有上帝的造物。」

這個爭議,不只是問什麼是天堂?還象徵了永恆的天堂是否只有人類獨享,不見動物來共樂?而在基督教義中,天堂又意味著原罪、靈魂與救贖。當梵諦岡出面否認,其實凸顯了一個問題──我們與動物的關係是什麼?尤其是寵物。當我們與狗貓的關係愈來愈親密,視為家中一份子時,教會得正面回應動物們是否可同家人一起進入天堂。2013年的聖誕節,方濟各教宗就曾向神父說:我們不只要知道教友的名字,連他們狗狗的名字也應該知道。教宗了解我們與犬貓的依存關係已非以往,而那些宣揚福音的神職人員,是否可以明白當我們需要被安慰,想在宗教中尋求一個支持的力量時,內心往往是悲慟湧現,不能自已。

日本有一位會為動物誦經、超渡的和尚,被稱為「動物和尚」,他是新潟長福寺的橫田晴正,他在《為了下一次相逢,讓我陪你一起幸福到老》就憶起,他的貓咪離開時,曾找寺院的和尚幫他的貓念經祝頌,但遭拒絕,因對方說,這裡沒有專為死亡動物念誦的經文。橫田晴正說,和尚的職責是拯救人心,那麼撫慰傷痛、分擔痛苦,也應該是和尚的責任。他認為,每一個生命都是尊貴的,不因肉身的大小或種類的不同而有所差異,於是他發願當一個動物和尚。無獨有偶,一位基督教牧師蓋瑞科瓦爾斯基(Gary Kowalski)在他的書《陪你到最後》中也提到:人類過世時會有喪禮,以告別亡者,撫慰生者,但幾乎不見為死去的狗貓辦場神聖的儀式,更別說慰問。

為了下一次相逢,讓我陪你一起幸福到老:照護寵物從年輕到老、克服喪失寵物症候群的40個心得
為了下一次相逢,讓我陪你一起幸福到老
陪你到最後
陪你到最後

在歐美,部分教堂每年固定會為動物辦一場彌撒,祝福這些動物,前來瞻禮的動物不只有狗、貓這些寵物,還有驢、馬等動物。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曾暗示,動物是有靈魂的,牠們因上帝的呼氣而被創造出來。

我們從出生的那一刻起,就開始面對死亡,而犬貓多比我們早離開人世,雖然我們早早就準備這天的到來,但真來了,那種頓時失去依靠,所有的寂寞空虛排山倒海襲捲而來,我們於是呼求上主或諸神,希望能療癒傷痛,希望能接引牠們。因為信仰,我們會告訴自己,牠的生命只是改變成另一種形式,並沒有消失毀滅,牠結束這一世的旅程,希望能進入天堂或極樂世界,有天我們與牠們會再相聚,否則上天堂就變得沒有意義了。因為這信念,我們得以存活。

我不認為失去狗貓家人的,可以完全從悲傷中走出來,只是找到一個方法,一個理由讓自己可以繼續走下去。神職人員可否諒解我們只是想要一個牠們會上天堂他日重聚首的期待,即便只是安慰,我們都可以因之而有信念,有勇氣走下去,生死難忘。



林清盛
News98電台「阿貓阿狗逛大街」 節目主持人。主持寵物節目超過9年,養狗養了12年。從小就與動物生活,跟著父母養龜、養猴、養兔,還有飼育環頸雉,不知道何時會養貓?平時喜歡與狗貓對 話,雖然聽不懂牠們的話。認為動物與人在一起才能成就動人的故事,不愛分享虐待動物的壞事,因為這世界悲傷的事太多了。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