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米果|吃一口日本小說

【米果|日本小說教我的事】人死之後,究竟去了哪裡?

  • 字級


米果專欄

正在台灣播出的日劇《BORDER 警視庁捜査一課殺人犯捜査第4係》(台灣播出劇名為『靈異界限』),小栗旬飾演的石川刑警,因為在值勤過程遭到槍擊,子彈卡在大腦,從此之後,在命案現場不但能看到死者的幽靈,還能跟他們對話,因此命案不僅能夠靠法醫解剖,讓屍體說話,還能靠石川刑警與幽靈溝通。只是每一集片頭,小栗旬還是對著鏡頭說出他的疑惑,「人死之後,究竟去了哪裡?

上一次看小栗旬飾演刑警的角色,應該是日劇《TOKYO DOGS》,那時的高倉奏與這次的石川安吾都有張嚴肅的臭臉,只是高倉警官蓄著小平頭、以及家裡有一名經常在緊要關頭打手機來問家庭瑣事的媽媽,反觀石川刑警的頭髮則較長,厚劉海底下,仍然是小栗旬那種即使臭臉也一樣帥爆的表情,倘若脾氣再火爆一點,就是《リッチマン、プアウーマン》(多金社長小資女)中的那位日向社長了。

但我要談的,並不是小栗旬,而是,人死之後,究竟去了哪裡?

沒有人可以告訴我們答案,因為知道答案的人,都回不來了。不曉得往後的科技發展,會不會出現陰陽兩界可以互通的軟體,去到他界的人,起碼發一則短訊,告訴我們死後的世界到底要經歷哪些程序,譬如註冊、請領證件,年齡歸零嗎?身體有病痛嗎?

淺田次郎的小說作品《椿山課長的那七天》中假設,人死後,會先到「中陰界公所」接受審判,生前無罪的人,可以直接搭乘手扶梯前往極樂世界。至於生前有罪的人,必須先參加懺悔課程,結束課程後,只要按下桌上的紅色按鈕,表示懺悔,便可消除罪過,領到前往極樂世界的手扶梯通行證。要是對於審判有疑義,不願按下懺悔按鈕,也可以獲得七天的特別遣返,靈魂會附身在與自己完全不同的形體,回到陽世,尋求申訴的證據。不過,七天之後,不管申訴的結果如何,都必須徹底放棄這一世,上天堂或下地獄,做個了斷。

當然,也有以死者生前模樣回到陽世的可能,如山田太一的作品《與幽靈共度的夏天》,以及梶尾真治曾經改編成電影的原著小說《黃泉歸來》。前者是個留戀人世因而回到故居與父母相聚的幽靈,後者則是一整個村莊所有逝去的幽靈集體返回人間的奇談。死後的世界,透過小說戲劇的表現,與其說是替幽靈找到回陽世的可能,倒不如說,是為生者提示心安與勇敢的理由,如果這麼想,那就不是鬼與恐懼的層次了。

天國旅行
天國旅行
最近閱讀三浦紫苑的作品《天國旅行》,七則觸及生死議題的短篇,與過往閱讀三浦紫苑的小說相較,就心境來說,是非常不同的。按照閱讀的先後,依序是《哪啊哪啊~神去村》《啟航吧!編舟計畫》《強風吹拂》,不管是年輕人到山裡伐木的題材,抑或是編纂大辭典的經過,或是不被看好的雜牌軍去跑箱根驛傳馬拉松,都是讀著讀著,一肚子熱血就發燙起來的風格,而這本關於生死與幽靈的短篇並非鬼故事,表達方式也與三浦紫苑其他作品截然不同。

這七個故事的內容分別是:上吊自殺失敗的中年人遇到另一個意圖自殺的人;幾次嘗試服毒殉情的丈夫寫給妻子的遺言;過世的故人在祖母死去之後的初盆前來悼念;夢境裡的前世不斷投射到今生的命運;目睹學長自焚的高中女生解開青春的生死之謎;就讀醫學院的男子,某天夜裡替遲歸的女友做了宵夜,卻不知那是女友死後前來相會的幽靈;全家自殺的倖存者,從此做著同樣的噩夢──夢見冰冷的手,一直拉著他的腳……

看似鬼故事的題材,卻沒有嚇人的用意,封面是類似童趣塗鴉的視覺線條,書腰是溫暖的螢光粉色,三浦紫苑說,「這是一部看得見希望的作品,我是懷著讓出場人物都能活下去的心情在創作。

讀完小說,我能理解並感謝三浦紫苑的用意,希望 BORDER 中那位警視廳搜查一課的石川刑警,也有機會看到這本書。

至於,人死之後,究竟去了哪裡?應該是留在親友的心裡,直到,這些人,也離去了。

這麼說,好像有點寂寞啊!

13年不上班卻沒餓死的秘密【博客來獨家限量書封】
13年不上班卻沒餓死的秘密


米果MIMIKO

寫小說、散文、棒球隨筆、部落格/重度網路使用者,很少看歐美電影與歐美翻譯小說,因為對西洋人有辨識障礙/喜歡書寫,但恐懼出書/想要靠書寫小說維生,但已經知道不可能。部落格【私‧生活意見】。著有《慾望街右轉》《只想一個人,不行嗎?》《極地天堂》《如果那是一種鄉愁叫台南》《台北.同棲生活》,最新作品《13年不上班卻沒餓死的秘密》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