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閱讀性別專題LGBT

【週四|電影玩但但】但唐謨:同志巨星回顧暗黑歷史

  • 字級


電影玩但但

同志婚姻和多元成家吵鬧了好久,不管最後怎麼收場,它對台灣社會已經造成了影響力,至少對於我曾經喜歡、如今卻公開反對同志婚姻/多元成家的歌手,我的消費欲望遲疑了。最近動不動也會看到世界各地某個國家或美國某個州承認同志婚姻合法。在此似乎「豐收」的時刻,美國 HBO 電視台出現了一部「慶賀」片,不過並不是開趴慶祝,而是回顧上個世紀美國最黑暗心碎的一段同志歷史。

這部《血熱之心》已經在電視上播過,我一直懶得看,因為同志題材電影好多,都看不完,更何況有些根本不好看。直到最近這部片獲得艾美獎,我才當跟屁蟲開始去追(可是我一直自以為不會去鳥得不得獎這種事啊!)據說很多同志看這部片時,哭得柔腸寸斷,那我看這部片有沒有哭呢?不告訴你!

總之,在當今這個時間點看這部片,甚至拍這部片,其意義和感覺是很不一樣的。台灣,以及世界許多地方的同志空間,似乎很開放了;我們的同志酒吧(紅樓)已經可以從地下室走出來到戶外空間,男男戀/女女戀的故事,似乎經常是電視電影的炒作/行銷賣點。諷刺的是,只要把同志議題拿到公共/法律領域,馬上出現一堆討厭死了爛事和爛人。你以為 gay right 真的存在於你的空間嗎?別傻了可以嗎?

這就是我看《血熱之心》所想到的事,過去的黑暗,並沒有真正等待到黎明。《血熱之心》的背景是 1980 年代初期的紐約,同志社群剛剛從「石牆事件」解放出來。片頭就是一堆帥哥來到紐約附近的「火島」度假,享受陽光,炫耀肉體,拚命做愛;和你今天目睹的台北同志實況並沒多大差別。只是這些快樂的孩子們,一個個生病死去,卻沒有人知道為什麼。絕大部分的人都以為這件事根本和自己無關,直到有一天,驚覺竟有參加不完的葬禮等著他們。

關於同志/愛滋的電影,我們已看過很多,而這部電影在對於此議題的討論中,則點出了當代同志文化的一大困境。同性戀性愛和異性戀性愛最基本的差異就是:同志性愛不是以生育為目的,而是很 pure 的性享樂,同志族群對這一點也非常自豪;但是愛滋病的出現,尤其是在這部電影中所描述的時代(不知道愛滋病是什麼的時代),「鼓勵同志少做愛」根本就是對於同志本質的整個毀滅,大家會覺得:如果不能「性濫交」,當什麼同志啊?現在大家都清楚 safe sex 的重要了,卻從這部片中,我感受到愛滋病出現初期,同志族群的不安、恐慌、恐懼以及對於整個自我身分認定的危機。

《血熱之心》的男主角是一個非常衝的男同志運動者,他無懼一切,大膽直言,不怕挑釁權威,他知道,即使你怕東怕西,顧慮太多,試圖討好人,他們(權威)仍然不會鳥你,因為沉默 = 死亡。這個男主角的個性,惹惱了他的許多工作伙伴,也讓我思考了台灣的現況,因為每當同志以比較激進的姿態(露骨的標語)出現在公共空間(例如遊行、社運)的時候,就會有人(同志)跑出來說,你們這樣做會給別人不好的印象啊?(我忘了準確的說法,反正就是這個意思)。但是請問,是「別人的感覺」比較重要,還是「自己的權利」比較重要?

Lana Del Rey +《 血熱之心》


其實這個問題也很難回答。這種「別人」的事,幾乎是同志最大的恐懼來源。我們總是為了別人而噤聲、而不敢發言,藉遷就他人來保護自己,可是這麼做是完全沒有用的。無奈的是,當你面對著一個資源和你完全不成比例的權威主流大眾時,你能不恐懼嗎?這部片的男主角就很猛,跟人吵架的時候銳不可當,面對腐敗官僚時,整個人一副要衝過去了的樣子,只有當他面對染病的情人時,才看得到他的柔軟。我在想,這個人做的事情,其實就是我們很想做、卻一直沒有勇氣做的事啊!

片中所提及,雷根當政時期對於愛滋病的不聞不問,美國政府延遲愛滋醫學的研究,因而害死了幾百萬人,這段最黒暗最黑暗的歷史,也是本片的基本背景。另外兩部電影《世紀末的哭泣》(And the Band Played On, 1993,也是 HBO 的電影)和《藥命俱樂部》(Dallas Buyer’s Club)對此各有不同觀點的描述。《血熱之心》最讓我詫異的是,整部片所呈現的激進、憤怒和恐懼,已經臨界飽和點,張力超猛。後來經過調查才發現,這個故事原本是 1985 年的舞台劇,當時正是愛滋病站在火上的時期,所以這部電影的目的並不是在「回顧歷史」,而是……有點像「第三電影」,企圖激發觀眾即時的情緒反應,當下採取行動抗爭。這齣 30 年前的劇本,如今搬演出來,仍然具有激發抗爭的力量。

《藥命俱樂部》


《血熱之心》同志巨星如雲。男主角馬克‧魯法洛不知道是不是同志,不過他演過女同志多元成家電影《性福拉警報》;而飾演男主角情人的同志演員麥特‧波莫,他因為太帥了曾是《格雷的五十道陰影》男主角的熱門人選之一,但是據說製片擔憂觀眾無法接受同志飾演此角色而作罷,我真的要發瘋了;在舞台上完美呈現黃哲倫劇本《蝴蝶君》宋麗玲一角的華裔同志演員 B D Wong 也參加演出;此外,還有演過英國同志片《Prick Up Your Ears》的男主角 Alfred Molina,以及優雅的茱莉亞‧羅伯茲。最酷的是,《宅男行不行》的出櫃同志演員吉姆‧帕斯森亦挺身飾演一名同運分子,他習慣把因愛滋去世的友人的名片卡蒐集起來,因為,那是人類不可忘卻的記憶。他好可愛。

至於有些同志在網路上說,這部片的小男友這麼帥俊可愛,為什麼會喜歡上那個老老的又不帥的男主角,甚至跟他上床、對他念念不忘,而且愛他,怎麼會這樣子呢?!我現在也不怕冒犯人了:你們真是膚淺。




約會不看恐怖電影不酷
約會不看恐怖電影不酷
但唐謨
《破週報》每週影評撰述。翻譯過《猜火車》《春宮電影》等小說。喜愛恐怖電影、喜劇電影、「藝術」電影,但是不喜歡太傷腦筋的電影。喜愛在家看 DVD 甚過去電影院。養了兩隻狗,超愛烹飪煮食。著有《約會不看恐怖電影不酷》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無論性向,願我們都能自由相愛、安心相守

反對可能是因為不理解,讓我們由理解開啟溝通、展開對話。

16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