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人物專訪

《字型之不思議》小林章:最好的字型,是讓人讀了只記得內容的字型

  • 字級


小林章-1
(攝影/陳昭旨)

字型之不思議
字型之不思議
在宣傳直銷的會場裡,有人聽得目眩神迷,有人感到嗤之以鼻;有人立志邁向藍鑽,有人得空伺機遁逃。然而,曾經有過這麼一場直銷會,在各色話術四下瀰漫之餘,竟成了《字型之不思議》作者、世界知名字型設計師小林章,踏入字型設計領域的開端。

「這故事說起來有點長哦,可以嗎?」現年54歲的小林章有點不好意思地確認在場聽他「想當年」的意願,那是他還在日本武藏野美術大學就讀視覺傳達設計時發生的事。「那時我才20歲,還是學生。有次被同學拉去聽直銷,對方滔滔不絕地將產品講得天花亂墜,還要參加者先繳50萬。我自己是不相信,我同學卻深信不疑,非要加入不可。」但年輕學生哪來那麼大一筆錢?小林章便眼睜睜看著同學以借貸方式籌款入會,就此掉進直銷的漩渦。

「我認為這件事非同小可,就自己做了海報在校園裡張貼,要大家注意直銷這件事。」彼時小林章的舉動,讓校方也跟著有所警覺,進而有效杜絕直銷進入校園。「從那件事情之後,念視覺傳達設計的我,也開始思考『廣告』這件事。」一名男性可能一輩子都沒有擦過口紅,但必須設計口紅的廣告,或根本沒有駕駛過某款汽車,卻得透過視覺畫面銷售它。「要說服人家買一支口紅或一部車的廣告設計,與拉人入會的直銷手法,有什麼不同?」

街道文字:在世界的街角,發現文字的秘密

街道文字:在世界的街角,發現文字的秘密

「我覺得廣告設計的本質,與要他人花50萬加入一個我個人認為沒有價值的直銷,兩者是一樣的。」廣告也好,直銷也罷,「宣傳」都是唯一目的,端看起心動念與包裝方式,要將這宣傳帶往何處。身為設計者,小林章對自己手中可能成形的作品格外警醒。「就設計而言,我原本對字型設計就有興趣,我認為字型設計才是真的對人有幫助、且能真正體會到設計與創作的樂趣。」而在經過這次的事件後,他更是堅定地走上字型設計之路。

畢業後,小林章進入日本字體研究和排印機構「寫研」(写研╱しゃけん)株式會社字型設計部。在日復一日繪製幾十個日文字型的工作裡,某天他隨手拿起一本赫爾曼.查普夫(Hermann Zapf)的著作《關於字母》(About Alphabets),一翻就愛不釋手。「那是我讀過的第一本英文書,我花了6個月才看完。」拉丁字母自此勾起了小林章的好奇心,更讓他驚訝的是,查普夫這位寫得一手好字的當代德國字型設計大師,竟是靠自學進入字型設計。「這件事讓我非常震撼。一個沒進過學校的人都能成為這麼棒的字型設計師,我一定也可以。」於是他在28歲那年毅然辭掉工作,前往倫敦鑽研西洋字型設計。

「無論是漢字或西洋字,只要是文字我都喜歡。」箇中差異在於西洋字型係由一個一個字母所組成,其間包含著一種節奏與韻律。「當我理解這種韻律感的美,便覺得西洋字型比漢字多了一分趣味。」

小林章-2
(攝影/陳昭旨)
正是這樣的韻律趣味,讓小林章在字型設計的舞台上,孜孜不倦地琢磨了20多年。「西洋字型的關鍵在於一個『單字』組成的樣子,不是光看單個『字母』而已。」每當設計一種新的西洋字型,要先將腦中浮現的字型模樣寫下來,想到A就寫A,想到G就寫G,隨意寫幾個單字試試看,重點是必須寫出「一個單字」,而非只是一個字母。「字母的形態當然也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字母與字母組合起來的感覺。」大致設計好幾個字母後,組出一個單字,審視單字的韻律感,反覆進行調整。「最花時間的就是調整字距、做好單字的節奏,這是最耗時的階段。」之後就是增加單字,變成一篇長文,檢視整篇文章的流動性。如是一套字型設計完畢,約莫需要一年到一年半。

為不同目的對象量身打造的字型,更包入了細微的不同心意。「在為企業設計字型時,要謹慎掌握企業的形象。」小林章強調,特別是為頗有歷史的企業重新設計用字,更要注意「將有形的改變,化為無形的調整」。使顧客無法一眼察覺企業產品上的字型有所變化,長期觀察下來,方可見出微妙的差異。

設計書的內文字型時,他注重的則是「易讀感」。「要令讀的人能夠舒適、專注、連讀好幾個小時都不會累。」讓書的內容順暢地展現眼前、且不讓展現的形貌留下痕跡。「幫企業設計新字型,目的是傳達出企業的聲音,但不能突然給一個跟過往截然不同的音色,要溫和穩定,小小聲地、一點點、一點點地進行改變。書的內文更要著重這一點,不能讓字型一直大聲嚷著「看見我!看見我!」就像20世紀最為人景仰的字型設計大師亞德里安.弗魯提格(Adrian Frutiger)所說:「如果你喝完湯後還清楚記得湯匙的形狀,這支湯匙就是設計不良。」

曾與弗魯提格共事進行經典字型改刻的小林章,對這句話深表同感。「字型設計師是一個幫作家或企業形塑聲音的工作。」要能將自己的個性與在字型上所下的工夫隱藏起來,才算成功之作;就算花了很多心力去設計、修整一種字型,也不能讓人發現。這是這份工作最吸引他的地方,更是魅力所在。「假如某天我在飛機上看見旁邊的人正在讀一本小說,書的內文用了我設計的字型,當我告訴對方這件事時,我不希望對方回答我『那字型真漂亮』,而是希望他對書裡的字型完全沒有印象。」設計出如船過無痕般、讓人只記得內容而完全不記得模樣的字型,是小林章最期待也最滿意的事。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