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李桐豪

【女作家愛情必勝兵法】第1招|珍奧斯汀:愛我,就給我錢吧

  • 字級


李桐豪BN
 
我的室友林雅婷走出公司大門,四下張望,確定視線裡沒有相熟的同事了,便疾疾走過三條街。街角停著一輛黑色法拉利,林雅婷開前座車門鑽進去,一個男人低頭玩手機,見了她,傾過身在她臉上啄了一下。

「我就不明白了,我長得也還過得去,好歹在我家附近也有『三重彭于晏』稱號,但為什麼每次來載妳都要躲躲藏藏的?」男人略帶撒嬌的口氣抱怨著。
「哎啊,就不想被公司那些八婆看到咩,上回大家揪團團購面膜的時候,我跑去登記,你知道後勤的潔西卡講話多賤?她說以妳男朋友的實力,應該可以買下整家百貨公司吧,幹嘛還來和我們這種小老百姓搶便宜貨?」
男人手搭在她的膝蓋說:「要不把你們公司買下來,把她fired讓妳洩恨?」
林雅婷輕捶他的肩膀,笑罵:「開車啦,彭于晏!」

我和林雅婷在家看《康熙來了》,當她com第四百六十三次plain和有錢人交往有多麻煩時,我翻白眼簡直要把眼珠子翻到後腦勺去了。
「林雅婷妳是小時候瓊瑤小說看太多,把腦袋瓜看壞了是不是?」我說。

瓊瑤在前半生傳記《我的故事》曾自揭年輕時和窮小子交往,遭母親反對的往事。瓊瑤她媽說:「他那麼窮,拿什麼來養活妳呢?」瓊瑤反嗆:「我又不是金枝玉葉,又不是富家子弟,為什麼我就那麼難養呢?如果我命定要窮要苦,那是我自己的命,妳就讓我去掌握我自己的命吧!反正,妳沒有辦法幫我來過我這一輩子的!」

煙雨濛濛(瓊瑤典藏新版)
煙雨濛濛(瓊瑤典藏新版)
那對話的兩造,愛情與麵包、青春與傳統,壁壘分明的對立已然是台灣主流愛情小說(Romance novels)最大的衝突來源《煙雨濛濛》中的陸依萍到生父陸振華家討生活費遭到冷嘲熱諷,少女索性把錢甩在父親和九姨太臉上說:「我再也不要你們陸家的錢了!我輕視你,輕視你們每一個人!不過,我要報復的!現在,把你們這個臭錢拿回去!」

對戀愛中的女孩而言,錢始終是臭的。貨幣經濟在人類文明的出現,使個人的田產財富有了放諸四海的度量標準,然而這種金錢本質上的毫無個性和感情交流的私密性卻產生了抵觸,貨幣的流通讓愛情太像一樁買賣了,它只能扮演著反叛的角色,永遠是在愛情的對立面,變成男女主角交往最大的障礙和變數。祝英台在吻上梁山伯之前,可能會有一百個馬文才來搗亂。

傲慢與偏見 DVD
傲慢與偏見 DVD
然而金錢果真是這樣萬惡不赦嗎?假使羅曼史小說真有祖譜的話,那麼且讓我們追溯到祖師奶奶珍.奧斯汀(Jane Austen)好了。我轉過身自書架取下一冊《傲慢與偏見》(Pride and Prejudice),打開書劈頭我們的珍姐就是這樣寫的:「黃金羅漢咖攏愛娶某,這句千古流傳不變的話,伊若是搬到一處新所在,不管他是圓是扁,厝邊頭尾攏開始肖想伊會來家裡下聘了。」(It is a truth universally acknowledged, that a single man in possession of a good fortune must be in want of a wife. However little known the feelings or views of such a man may be on his first entering a neighborhood, this truth is so well fixed in the minds of the surrounding families, that he is considered as the rightful property of someone or other of their daughters.)

珍姐六部小說的情節全被這句話給寫完了。

《理性與感性》(Sense and Sensibility)、《傲慢與偏見》《曼斯菲爾德莊園》(Mansfield Park)、《艾瑪》(Emma)、《諾桑覺寺》(Northanger Abbey)、《勸導》(Persuasion),她的每一部小說講的都是嫁女兒。由舞會、牌局和適合散步的莊園構成的奧斯汀宇宙,每個如花一樣的奧斯汀女郎都在謀算如何把自己風風光光地嫁出去

傾城之戀:短篇小說集(1)一九四三年[張愛玲典藏新版]
傾城之戀
在《傲慢與偏見》中阿麗(Elizabeth)村莊搬來一個田僑仔,一家姊妹去參加立厝趴體。整屋的人「將全家的金珠細軟,盡情搜刮出來,能夠放在身上的都放在寶絡身上,務必把寶絡打扮得花團錦簇……」喔,唸錯了,這是張愛玲的《傾城之戀》,但那也沒差,反正《傾城之戀》也可以當作某種羅曼史小說的變形。

珍姐小說中每個男人登場,珍姐除了描寫男主角的長相品性之外,總不忘提到他的年收入。假始奧斯汀的小說是Online Game的話,那麼男人的戰鬥力便由房地產、遺產和年收入構成

珍姐不否認她愛錢,她在家書中曾這樣坦白寫道:「縱使我和大家一樣喜歡被讚美,但我也喜歡愛德華(她的三哥)口中的銀兩。」她把錢看得這麼重,大抵生活裡吃過錢的苦。珍姐她爹是牧師,一大家子年收入不過六百英鎊,她每年可從父親那得到二十英鎊零用錢(當時一英鎊等值現今一百美元,換言之珍姐等於一年僅有二千美元的生活費),然而當時裁製一件最簡單的家居袍子就要一點五英鎊,算一算,她就算將所有錢拿來置裝,一年也過買十來件新衣。偏偏這個女人又特別關心時尚,總為了舞會的衣服操心,把自己的零用錢花光不說,沒錢了又想看上了喜歡的蕾絲花布,還偷A姐妹的零用錢。

用珍姐的狀況反推那時候女人的地位其實是很OK的。不管鋼琴彈得多好,情詩寫得多優雅,那都無法掩飾婚姻本來就是一樁買賣。感情投資一定有風險,人肉市場有賺有賠,女人投資前應詳閱公開說明書,現實的逼迫,讓女人在談感情的時候,心裡必須拿個計算機,按到小數點底下好幾位

我忘了好像是李維史陀還是毛斯哪個人類學家說,婚姻就是部落與部落之間透過女人的交換去建立或加強盟約關係,然而女人這個算計的舉動,等於逆寫了以男人立場寫成的人類學。女人在挑三揀四的過程建立了小小的自主性,宣示了她們不是物品,而是投資人

在珍姐的小說裡,接吻只有兩種,一種是和有錢人的接吻,另一種是和窮人的吻。她偶爾會虧一下有錢人的俗不可耐,但那並不表示理想的婚姻就不需要有金錢當後盾。愛我,就給我錢吧。談錢說愛並不衝突,那是理性與感性的完美平衡,如果我在珍.奧斯汀的小說有學到任何東西的話,便是這個了


關於「女作家愛情必勝兵法」

華文創作夢幻逸品《絲路分手旅行》和《綁架張愛玲》作者李桐豪2012年於OKAPI連載的13則短篇小說。「我」的室友林雅婷深陷戀愛泥沼,只有每週一個女作家的愛情必勝兵法可以解救她——【女作家愛情必勝兵法】第1招|珍奧斯汀:愛我,就給我錢吧【女作家愛情必勝兵法】第2招|初老算什麼!袁瓊瓊:我的性高潮56歲才來【女作家愛情必勝兵法】第3招|Shopping吧!香奈兒:錢太邪惡了,所以花光它【女作家愛情必勝兵法】第4招|櫻桃小丸子:你還是原來的你,那就夠了【女作家愛情必勝兵法】第5招|大S:美容是妖術,然而在愛裡當妖女比當仙女快活多【女作家愛情必勝兵法】第6招|伊沙丹尼蓀:講故事是換取戀情的必殺技【女作家愛情必勝兵法】第7招|銀座媽媽桑:要成為男人的寧靜溫柔鄉【女作家愛情必勝兵法】第8招|柴門文:每樁情感的最終大魔王往往都是自己【女作家愛情必勝兵法】第9招|李碧華:緬懷舊日戀情的,都是迷路的女鬼【女作家愛情必勝兵法】第10招|陳雪:肉身是地獄【女作家愛情必勝兵法】第11招|宅女小紅:世上最狠的報復就是寫死他【女作家愛情必勝兵法】第12招|瓊瑤:將愛進行到底,妳就可以找林青霞在大銀幕演妳自己【女作家愛情必勝兵法】大絕招:琪姐背叛性別,做男人的自由和做女人的快活,兩個願望一次滿足
//
林雅婷的故事講完了,現在你可以接著看林雅珍的故事......
李桐豪全新小說連載【瘋狂辦公室】每周四更新,歡迎至網頁右上角點選訂閱OKAPI電子報



絲路分手旅行
絲路分手旅行




李桐豪

就是Dirty Talk,老牌新聞台「對我說髒話」台長,Flower、Friend、Fortune、Family,只要F開頭的字眼都喜歡,紅十字會救生教練,出過兩本書《絲路分手旅行》《綁架張愛玲》

上下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