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The Price of Salt《鹽的代價》(上)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The Price of Salt
The Price of Salt
《火車怪客》之後我一直有想再讀派翠西亞‧海史密斯(Patricia Highsmith)作品的計畫,終於在上一次的閱讀發生鬼打牆之後,我決定狠下心回頭找認識的舊愛,於是買了這本《鹽的代價》

我知道派翠西亞‧海史密斯被貼上同性戀作家的標籤,或許有些沒興趣於此議題的讀者會直接忽略她的書,可是我真的必須說,她的文字,她對人物性格的細膩塑造,這些精彩的表現實在是錯過可惜!《鹽的代價》早在我翻開第一頁開始閱讀時,就深深覺得「啊,這終於是我頻道的文字!」,我看得懂的語言,儘管我以前也說過,其實對於英文我根本還沒能力去感受一個作者文筆的好壞,但派翠西亞‧海史密斯的文字就是能給我一種安心放心的感覺!

再者,其實我根本一開始就不清楚《鹽的代價》這個書名中的鹽到底是什麼意思?而我也沒急著要了解,我總是以為整本書看完後應該就會懂了吧?雖然我也會一邊看一邊納悶鹽在哪裡。不過有一晚大王問我正在讀什麼書,我說了《鹽的代價》,他馬上說「你知道嗎?有一種說法是說鹽可以用來指金錢。」霎那間,雖然也不確定大王說的是對是錯,倒是終於覺得金錢有道理多了,這本書的女主角確實有金錢上的困擾!

女主角特芮絲(Therese)本是個劇台設計師,可是她還是個沒沒無名的新人,所以一直也沒找到正式的案子或工作,為了生計她去一家百貨公司當聖誕節前的臨時銷售員,負責的是洋娃娃區的販賣。有一天特芮絲遇上了一名叫做卡蘿(Carol)的女客,她前來為女兒買洋娃娃,卡蘿的美麗和特別,當場就讓特芮絲起了特別的情愫。

鹽的代價
鹽的代價
其實特芮絲是有個男友的,雖然她自己知道她對男友理查一直沒有愛的感覺,也誠實告訴過理查,可是理查始終不離不棄地等待著她的回應,看在任何旁人眼中,他們就是一對。特芮絲並不覺得自己是同性戀者,她只是覺得自己對卡蘿有接近愛的感覺,那是她對理查一直沒有產生的,所以她當時立刻(且自然地)記住了卡蘿的一舉一動,更別說是卡蘿為了聖誕購物所提供的送貨地址,特芮絲更是當下就記住了。

之後,她寫了一張聖誕卡片給卡蘿,而卡蘿居然回應了,還約她一起吃午餐。

卡蘿正在離婚當中,她有個女兒暫時和孩子的爸住在一起,三十出頭的她顯然有比二十歲的特芮絲更優渥和穩定的經濟條件,她很訝異特芮絲會寄卡片給她,同時她也顯得非常樂意和特芮絲繼續保持聯絡。特芮絲也不是一文也無,只是她為了存一筆進入設計公會的錢而過得很節儉,這筆錢理查曾經要幫她,但她因為自知無法回饋理查的情感而拒絕了,在這種自身生活簡樸的情況下,她還去典當了一個首飾只為了買個包包給卡蘿當聖誕禮物,但卡蘿也回饋了她一個頗有價值的旅行箱。

她們倆逐漸熟稔,特芮絲因此認識了卡蘿的一個多年好友艾比。原本特芮絲非常期待認識卡蘿身邊的人,哪怕是她正在離婚中的丈夫,只因她想要多了解一點卡蘿,可是很快地,特芮絲又對艾比產生了戒心,因為她覺得艾比也和她自己一樣愛著卡蘿,而且亟欲從自己身上套出「情敵的資訊」!兩人之間的氣氛簡直像諜對諜。

為什麼我對派翠西亞‧海史密斯的人物刻畫給予很高的評價?因為和《火車怪客》中的兩名男主角Bruno和Guy很不一樣的,《鹽的代價》中的女性真是充滿了女生特有的千迴百轉的心思和心眼!比如,艾比故意在卡蘿邀約特芮絲一起去旅行之前,將這個消息提早洩漏給特芮絲,導致卡蘿正式對特芮絲提出邀約之時,特芮絲覺得她只是隨口邀約,其實內心並不真的多想要她一起去;又比如,艾比覺察特芮絲對自己有戒心之時,她總是故意製造一種是特芮絲自己多心了的感覺,她永遠笑著,但笑裡藏刀!

特芮絲在劇中算是個冷靜有自我規劃的角色,可是遇上自己愛著的卡蘿,她總是忍不住過度解讀她的一言一行,有時甚至會去扭曲她的意思,這實在是真正陷入戀愛中的女孩永遠忍不住會做的事!即使有時我實在覺得這可真累人啊,但我承認,女孩子們戀愛時的心眼沒有比這更接近實情!這和Bruno和Guy的表現很不一樣,儘管都帶著同性戀的色彩,依然還是男女有別。

重點是,不論你是同性戀還異性戀,你墜入愛的漩渦中的心情,其實都是一樣的。

〔接下篇〕


"Who does he think he is, Mr. Frankenberg?"
他以為他是誰,Frankenberg先生嗎?」

"Well─if you want to call it all off, Richard."
「好吧─如果你想把計畫全部取消,理查。」

"Out with it. What do you want from Carol? How much of her do you want to take from me?"

說吧。妳想從卡蘿那裡要到什麼?多少份量的她妳想從我這裡搶走?」

She liked visiting Dannie. One did not have to small talk with him.

她喜歡拜訪丹尼。一個你不用和他閒話家常的人。

妙72
(圖/張妙如)

Therese sensed that the conversation dangled, would always dangle and never be finished, whatever they went on to say.

特芮絲感到這話題就懸在那裡,而且會永遠無法完成地在那裡,不論接下來他們會說什麼。

"It's time you saw America."

「是時候你該好好看一下美國了。」
這句話其實沒什麼,只是要指出文法上特別之處:It's time you saw America. 用的是「saw」而不是「see」,為什麼呢?因為受話者實際上還沒在美國四處參觀過,說話者強烈建議他該如此做,有點像我們中文的「你早該看一看美國了(現在做已經不算早了,更別想說還要考慮延後如此做)」。另,本句和It's time (for you) to see America.其實意義上也差不多,只是前者是更強烈地建議。


交換日記14
交換日記14



張妙如

從服裝設計跳到漫畫家,再轉而興起圖文創作的潮流,近年更嘗試寫偵探小說。著有《交換日記》、《西雅圖妙記》等,作品風格走輕鬆休閒路線,耐看又帶著時髦感。現今旅居西雅圖。最新作品為西雅圖妙記6《交換日記14》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 http://www.books.com.tw/G/ADbanner/2017/04/farther300.jpg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