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譯界人生

日文譯者張克柔:「好」的字幕翻譯,是讓觀眾忘記它的存在

  • 字級



每到影展季,在日本導演的映後座談現場,經常可見一個嬌小身影隨側,台風穩重地為觀眾進行流暢俐落的即席口譯。她是張克柔,從大學時代開始接觸影視翻譯,至今已超過十年。

張克柔高中時讀了夏目漱石《夢十夜》,驚為天人,決定非日文系不念,進入輔大日文系後,因為熱愛電影,參加了當時頗具規模的電影社(社團指導老師先後為知名影評人聞天祥塗翔文),每天過著白天念日文,晚上看電影的生活。大一時,她讀了一本探討字幕翻譯與配音翻譯之差別的碩士論文,才意識到,原來字幕翻譯是門深厚的專業,「我當時就暗暗下定決心,希望未來可以成為字幕譯者。」

沿著夢想的路徑,她大二時前往台灣最大的字幕公司「福相」打工。影展期間,福相需要大量外語工讀生協助處理電影字幕投影,在尚未全面數位播映的年代,電影字幕是以另一台投影機打在大銀幕上,需要人工抓取投映的時間點。對愛看電影的張克柔來說,這是一份非常理想的課餘工作。做了一年後,她主動爭取機會,協助校對影展的日本導演專題字幕,花了三天三夜完成,那次的工作表現不俗,讓她日後有機會接下正式翻譯工作。終於,她踏入了字幕翻譯這一行。

如今,她一年平均翻譯30至40部電影字幕,經手過《惡女花魁》《東京家族》《有頂天大飯店》《告白》《羅馬浴場》《愛的成人式》《怒》《解憂雜貨店》等台灣觀眾喜愛的作品。張克柔仔細說明整個工作流程:接到工作後,她通常先對照對白本與電影中的台詞是否一致,確認後,便開始翻譯對白本,「我會先以一個『觀眾』的角度,順著劇情翻譯。」之後再將完成的譯稿對照電影,順過兩次,第一次算字數、分句;第二次修文字。如此完成一部片約莫需要30個小時。

惡女花魁 雙碟珍藏版 DVD(附贈 下妻物語DVD片)(SAKURAN)

惡女花魁 雙碟珍藏版 DVD((SAKURAN)

東京家族 DVD(Tokyo Family)

東京家族 DVD(Tokyo Family)

有頂天大飯店

告白 (藍光BD)

告白 (藍光BD)

羅馬浴場 (BD藍光)

羅馬浴場 (BD藍光)

愛的成人式 DVD(INITIATION LOVE)

愛的成人式 DVD(INITIATION LOVE)

怒 (DVD)(怒り)

怒 (DVD)(怒り)

解憂雜貨店 (BD)(The Miracles of the Namiya General Store (BD))

解憂雜貨店 (BD)(The Miracles of the Namiya General Store)




問及翻譯字幕的訣竅,張克柔說,「我特別注意『時間』。」她解釋,台灣人閱讀中文的速度通常是一秒三個字,「所以如果一句台詞的時間不到兩秒,翻譯時最好不要超過五個字。」這些經驗,來自她在福相抓字幕時間點累積的手感。剛成為翻譯新手時,為求完美的閱讀節奏,她甚至會拿碼表為每一句台詞計時。

對張克柔來說,所謂「好」的字幕翻譯是要完全融入電影之中,讓觀眾忘記它的存在。「如果有人告訴我某部電影譯得很好,我反而會很緊張……難道觀眾感覺到字幕的存在了嗎?我會反省自己的用字是否太突出、花俏了。」字幕畢竟是輔助觀看的工具,而非譯者的「作品」,她總是小心拿捏其中界線,並盡可能達成流暢、易讀的目標。


大學畢業前,張克柔前往東京上智大學交換一年,畢業返國的待業期間,她被介紹前往高雄電影節擔任導演三木聰的隨行口譯。雖然她當時毫無口譯經驗,還是硬著頭皮嘗試。開工前,她特地回母校向影展經驗豐富的張昌彥老師求助,老師給的建議,至今仍令她印象深刻且受益良多,「老師提醒的第一件事就是:因為對方是藝術家或藝人,一定有不願意回答的問題,口譯時要特別注意怎麼解決。」

影視翻譯所接觸的客戶多是名人,這幾年,張克柔擔任過小田切讓齋藤工前田敦子等日本明星的記者會口譯。上工前,除了基本的準備工作,她還會請日方經紀人或廠商提供「NG問題」清單,列出不建議問或絕對不能問的題目。「老師曾教我,如果被問到隱私或緋聞類的問題,可以先不用翻譯,直接由片商或工作人員處理,或者,我會在翻譯前先提醒藝人這個問題可能關於隱私,請對方斟酌回答。」

顯然,相較於字幕翻譯,現場口譯的眉角更多。為了攝錄影需求,受訪者必須正面示人,記者會開始之前,張克柔通常會這麼提醒藝人:「你把我當siri就好!我會自己發出聲音,除非真的很緊急,不然千萬不要看著我。還有,你開玩笑的時候要停一下讓我即時翻譯,讓現場的大家笑。」畢竟,口譯者與藝人同在舞台上,底下全是攝影機,如何做到妥適傳遞藝人答題的口氣與氛圍,又得維持低調,便是這份工作的專業。張克柔舉例,除非必要,她口譯時習慣不看受訪者,有時甚至低頭假裝寫筆記,就是為了讓受訪者專心面對觀眾,記者也能拍到好畫面。另外,受訪者發言時,她也盡量避免被攝影機拍到臉,以免影響畫面的重心,「簡單來說就是要讓自己變背景。

「另外,我會用第一人稱表達。因為記者會現場節奏很快,記者可能沒空潤飾我翻譯的句子,最好翻出他們能直接使用的。」就曾有記者向張克柔表示,她的口譯幾乎可以原封不動放上即時新聞。

口譯用的大小筆記本張克柔口譯慣用的筆記本,大本的人物專訪時用,手掌型的小本本記者會上使用。


除了大陣仗的記者會或見面會,張克柔也接人物專訪的即席口譯。在這類工作中,她更會仔細觀察採訪者和受訪者的狀態,適時調整。例如,記者的提問可能未觸及重點,讓受訪者不耐,她便會在適當的時機為問題推一把,多補充兩句話,為記者潤飾延伸。

多數日本導演訪台都為了宣傳新片,各家媒體輪番轟炸之下,常有同一個問題被問了好幾次的情況。身為口譯,張克柔也得不厭其煩地一次又一次翻譯,不過她說,面對同樣的狀況,每位導演的反應也大不相同,例如,她幾次協助導演是枝裕和專訪口譯後發現,「如同他的電影,是枝裕和是位沉著的觀察者,受訪時他會耐心聽完記者的問題,然後思考怎麼延伸回答。他認為每位記者的切入點都不一樣,記者本身的氣質也不同,就算是類似的問題,也應該用全新的心情回答。」因此,與這類導演工作時,張克柔就盡量還原記者的問題,讓受訪者了解訪問者想傳達的各種資訊。

無論是字幕翻譯或隨行口譯,張克柔認為這些工作都屬於影視翻譯的一環。也因為曾經接觸「商務類」口譯,或許工作性質涉及商業談判、帶有競爭氣氛,張克柔笑說,「有時候現場根本沒有人要聽我講話啊,甚至還會被打斷!」比較之下,她才意識到影視類翻譯的特點:面對的聽者,都是對作者或作品有期待的觀眾。也因此,無論是記者會或是採訪現場,雖為譯者,她其實是全場焦點,「大家都好期待我說出來的話!」尤其面對觀眾時,她得在保持低調的同時又帶點表演性質,透過自己的語氣傳達出受訪者的話語和情緒;面對受訪者時,她不僅得翻譯字面的意思,還要即時傳達現場的狀況,好讓受訪者安心,這在在考驗著譯者的功力。

入行十多年來,張克柔以細心且準確的工作態度提供了令人安心的服務。對她而言,能讓電影觀眾隨著她的翻譯同哭同笑,或讓採訪現場的台上台下感受到彼此的想法與心意,就是身為譯者的最大滿足與成就了。



 延伸閱讀 
1.【專訪】台灣電影發展的見證者──過癮的20年,聞天祥的電影心事
2.【何穎怡專欄】翻譯這條路簡直孤獨到只剩你跟你的影子
3.【譯界人生】陳系美:如果要過規律生活,我幹嘛當自由譯者,去上班就好啦!

4.【譯界人生】尋找歷史洪流中那些「被消失」的譯者們——賴慈芸《翻譯偵探事務所》
5.【譯界人生】走過兩德統一到蘇聯解體,一個用生命經歷來面對翻譯的男人──專訪譯者周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有看過文言文的格林童話嗎?跟翻譯偵探賴慈芸一起遇見美好的老譯本

19世紀初的格林童話帶有文言腔、徐志摩翻譯的《渦堤孩》竟是用來「藉譯傳情」?眾多從譯文考古出的趣味故事,讓賴慈芸為你娓娓道來......

47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