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本月精選

【光點台北.閱影展│巴布狄倫專題】楊元鈴:無所不在的身影──巴布狄倫與電影

  • 字級


 
每一次的「文學閱影展」都是一種召喚。召喚觀眾翻開書頁,召喚讀者走入戲院,召喚所有人在電影中看見文學之美。閱影展以文學為題,藉由改編作品、作家專題、等各種文學電影的展演,召喚觀眾在影像的魔力中更進一步找到文學的底蘊。2018年文學閱影展展演巴布狄倫到三島由紀夫的經典電影,邀您一同由不同角度看文學。



閱影人│楊元鈴
影評人、編劇,曾任金馬國際影展、台北電影節、台北文學季之臺北文學‧閱影展等影展之策展人,影評散見於Yahoo Movie、放映週報等媒體。



對我而言,巴布狄倫一直是六○年代的美好象徵。雖然充滿衝突、反叛革命、動盪不安,但那個時代的理想自由精神所迸發的能量,至今依然滋養著每個世代。而當2O16年諾貝爾文學獎史無前例破天荒地頒獎給巴布狄倫時,雖然引起各界一片嘩然,但不管支持與否,巴布狄倫的得獎似乎又帶我們回到那個充滿爭議思辯的年代,讓文學的定義有了更新的解讀面向。巴布狄倫這位當代最重要的音樂詩人,從六○年代發表第一張專輯以來,作品不僅融合了民謠、搖滾、藍調各種不同樂風,歌曲更總是以反戰、社會關懷、民權運動等議題為主,唱出了不同時代的自由之聲。

由D. A. 潘尼貝克執導的紀錄片《別回頭》由D. A. 潘尼貝克執導的紀錄片《別回頭》

除了音樂創作,巴布狄倫也跨足導演、演員等電影創作,用影像的紀錄與再現繼續訴說理念,豐沛多元的創作力,以及超越世代、無遠弗屆的魅力與影響力,無所不在的身影也讓他成為廿世紀最傳奇的創作者。由紀錄片大師D. A. 潘尼貝克執導的《別回頭》(Dont Look Back),不僅是巴布狄倫重要的影像紀錄,也是紀錄片史上的經典之作,全片以1965年狄倫的英國巡迴演唱會為主線,但不同於其他單純的音樂實況紀錄,影片也將整個六○年代的憤怒與叛逆都濃縮其中。藉由狄倫的旅程,導演潘尼貝克讓鏡頭跟著當時年輕氣盛、意氣風發的狄倫,幕前幕後的演出,途中與歌迷、媒體、友人的反覆辯論,一再闡述個人對音樂、對生命、對世界的理念。煙不離手,樂音不停,潘尼貝克以貼近現場的近距離拍攝,卻又拉出了某種客觀距離觀察巴布狄倫的反叛、自由、抗議與理想。片中最精彩的,莫過於與樂評人的幾次激烈對話,咄咄逼人的媒體質問狄倫對於歌曲中的概念、對社會的影響與責任,狄倫用更強烈的反問挑戰,你憑什麼問我真實是什麼?你自己是否問過自己你的真實又是什麼?你問我是誰?你又知道自己是誰?話語的激烈交鋒中,叛逆的性格一覽無遺。狄倫讓人著迷的或許就是這種不被定義、永遠向前滾動的精神,真實就是沒有真實,因為真實一直在前方,在追尋中。

 

巴布狄倫自己執導的紀錄片《Eat the Document》巴布狄倫自己執導的紀錄片《Eat the Document》

相較於《別回頭》的客觀觀察,1966年巴布狄倫自己執導的紀錄片《Eat the Document》則像是主觀的告白。有趣的是,根據D. A. 潘尼貝克的回憶,《Eat the Document》的創作緣起,其實是在《別回頭》完成後,狄倫找上他說:「你擁有了一部你的巴布狄倫電影,現在我要你幫我完成我的電影,這次不會是所謂具有紀錄片美學的狗屎,而將會是一部『真實』的電影。」於是在潘尼貝克協助剪接下,狄倫將類似的影像素材換上自己的敘事,我們看到同樣的演唱實錄、旅程紀錄,前一個鏡頭還看著他在舞台上演唱,下一個鏡頭就換成他望向車窗外的風景,不時插入隨興的空鏡,以更自由的影像編組,呈現出另一種深沈的、近乎意識流的詩意紀錄,這種更具有自我敘述意識的電影,對巴布狄倫而言,才是所謂的真實創作。

除了紀錄片,巴布狄倫的劇情片也相當耐人尋味。他自己執導的《Renaldo and Clara》,雖然問世前備受期待,首映後卻遭到部分影評狠批,凌亂的劇情、矯情的演出、長達四小時拖沓章法毫無必要。影片以兩位主角Renaldo和Clara的情感與生活為主軸,看似虛構的劇情隱隱反映了狄倫顛簸感情路與創作困境的心情,當時有媒體問他:「你的電影想傳達什麼給觀眾?」他毫不猶豫地回說:「夢。」現在回過頭來看,《Renaldo and Clara》其實很真切地呈現了狄倫當時的心境,就像《Eat the Document》的主觀真實,影片透過場景與人物的相互重疊,宛如夢境一般,在不斷拆解重組中編織了多層次的敘事,每個人物都充滿理性的談論,但卻以一種打破邏輯的語法進行訴說。狄倫自言這部片的拍攝是受到西班牙電影大師路易斯布紐爾﹙Luis Buñuel)《朦朧的慾望》﹙That Obscure Object of Desire, 1977)所啟發,希望企及的是那種神秘超現實的世界,不受約束、自由精神的再現。片中當然也貫穿了狄倫的音樂,甚至將對話中融入歌詞,並與歌曲中的歌詞相互對應,像是一場音樂與電影精彩對話,思索關於夢想的真實。

《Renaldo and Clara》是巴布狄倫自己執導的劇情片

Hearts of FireHearts of Fire

《比利小子》《比利小子》


執導之外,巴布狄倫也參與電影演出,1973年西部片大師山姆畢京柏(Sam Peckinpah)執導的《比利小子》(Pat Garrett & Billy the Kid)中,1987年的搖滾成長片《Hearts of Fire》,巧妙地反映了狄倫不同時期的狀態。以美國傳奇罪犯為題材的《比利小子》,講述這位神槍手,時而為除暴安良的英雄,時而為冷血殘酷的殺手,兩極的性格與爭議性的評價,也是狄倫一直欣賞的歷史人物。雖然不是擔任主角,但能在這部片的演出,或許也宣洩了他自己的複雜狀態。到了八○年代的《Hearts of Fire》,狄倫曾成為眾人追隨的精神導師,啟發劇中人追尋音樂之路,某種程度也反映了他逐漸成為時代象徵的崇高地位。

\\巴布狄倫演出《比利小子》片段(00'53"起)//

\\《Hearts of Fire》預告//

 

巴布狄倫 / 巴布狄倫:迷途之家 傳記紀錄片 發行十周年特別版 (2DVD)(Bob Dylan / No Direction Home: Bob Dylan - A Martin Scorsese

巴布狄倫 / 巴布狄倫:迷途之家 傳記紀錄片 發行十周年特別版 (2DVD)(Bob Dylan / No Direction Home: Bob Dylan - A Martin Scorsese

2005年,由大導演馬丁史科西斯(Martin Scorsese)執導獲得巴布狄倫唱片與經紀公司全力支持的《巴布狄倫:迷途之家》(No Direction Home),也是狄倫至今最完整的傳記紀錄片。片中不僅收錄了許多從未曝光的資料畫面,以及錄音時的內幕故事,狄倫長達十小時專訪的剪輯精華,更是讓歌迷一窺狄倫真貌的珍貴影像。影片以狄倫抒情的回憶揭開序幕,「我有個理想,就是啟程尋找回到故鄉的路,去找這個我離開了很久的家。途中經歷了我想要的一切,但我不記得它在哪裡,只知道我正在回家的路上。」馬丁史科西斯從經典電影、電台錄音畫面、歷史畫面,以影像豐富了巴布狄倫娓娓訴說的人生。狄倫挖掘著記憶,十歲開始玩父親吉他,童年時家中的紅木老唱機,每秒78轉的轉盤傳出的〈Drifting Too Far From Shore〉,歌聲讓他從此改變。成長的五○年代,衰退的鄉村小鎮,酷熱的夏天、嚴寒的冬天,現實的一切無法反抗,年少時看著詹姆士迪恩、馬龍白蘭度的叛逆,然後自己也唱出靈魂深處的狂傲,及至轉型之後樂迷的辱罵,以及後來的多樣嘗試,時間沖淡了潮流,但過去的一切滋養了他。這場無盡的尋根之旅,也成為五○年代以降的美國精神探索。狄倫之所以成為如神一般的文化指標,正在於歌曲中所承載的時代精髓,一路走來、以及持續走著的這條生命之路。巴布狄倫臉上的皺紋刻著歲月的痕跡,但眼中閃耀的光芒依舊,《巴布狄倫:迷途之家》也成為某種致敬,致那個時代的桀驁不馴。

《搖滾啟示錄》《搖滾啟示錄》


2007年由陶德海恩斯(Todd Haynes)執導的《搖滾啟示錄》(I'm Not There),可以說是關於巴布狄倫電影中最華麗燦爛的作品,不僅因為影片網羅了克里斯汀貝爾凱特布蘭琪李察吉爾希斯萊傑班維蕭夏綠蒂甘斯伯格茱莉安摩爾等眾多巨星聯合演出,並大膽地讓不同演員分別飾演不同時期的巴布狄倫。華麗的場景轉換,自由穿梭於戲劇與人生、電影與音樂、虛構與傳記之間的多重敘事,即使名字和樣貌不同,但卻擁有同樣的精神。把昨天、今天、明天放進同一個房間,生命不也正是過去、當下、未來的總和,哪兒都不在,卻也哪兒都在。片尾,反串的凱特布蘭琪抽著煙,望著車窗外不斷流逝的風景沈思,嘴角微微漾起神秘的微笑,眼神一轉,銳利地直視鏡頭,讓人彷彿聽到了巴布狄倫一直以來的挑釁回問,你們在哪裡?


曾有樂評人說,我們何其榮幸,生在巴布狄倫的時代。即使可能晚幾十年,但他無所不在的身影,永遠向前的視野,從紀錄片《別回頭》、《巴布狄倫:迷途之家》,到劇情片《搖滾啟示錄》,就像《最後的華爾滋》(The Last Waltz)中帥氣的登場,在影像的紀錄中,在歌曲的唱頌中,依然帶著我們向前滾動,一直在路上。



2018臺北文學.閱影展


時間地點| 5/31(四)~6/14(四)光點台北電影院
策展主題| 巴布狄倫 ╳ 三島由紀夫 ╳ 閱讀電影的靈光
售票資訊| 5/5(六) 中午12:00開始售票,詳細售票資訊請見官網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歌曲不只是歌曲,也是我們的青春與時代。一起聊聊馬世芳《重返地下鄉愁藍調》與音樂記憶

這是連續三年拿下廣播金鐘獎的馬世芳第一本書。 35歲那年,他用了巴布.迪倫的一首歌名為同代人留下青春的故事與音樂,慢慢累積知音。 有人看了這本書,開始了自己的音樂之旅,有人唱起了自己的歌。 十年過去,書裡描述的青春與歌都更遠了,但那浸透文字的情感於今卻更鮮明,那些歌也仍敲打著胸膛......

426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