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人物專訪

《台北歌手》呂赫若與莫子儀,一個尋找作者的劇中人

  • 字級

莫子儀正在脫皮,十指指尖皆有圓形的陷落,是季節的緣故,只要溫度氣候轉換,這個現象就會出現。他補充:「像蛇一樣。」

將自己譬喻成蛇,莫子儀也剛把呂赫若的外皮脫下。問起呂赫若,他需要一點時間思考,像在腦內的舞台慢慢更換佈景。「拍攝結束後,重新要去談他,對我來說是很困難的事。在拍攝的幾個月當中,我專心在呂赫若,整個腦袋都是他。拍完必須趕快離開,不離開的話,我會一直在那裡,要把自己拔開來的。」他說明,「腦袋長時間處於角色的思維,結束後要趕快想想自己,莫子儀的生活還好嗎?莫子儀的水電費都繳了嗎?還是要回來面對莫子儀。」

甫上映的客家電視台年度大戲 《台北歌手》改編自呂赫若的生平,由莫子儀擔綱主演。呂赫若有「台灣第一才子」的稱號,他多才多藝,是文學家,聲樂藝術家,也是革命家。1914年出生的他,正好迎向變動的時代,接受新式教育,赴東京深造,面臨皇民化時期對台灣人身份認同的迷惑。國民黨政府接收台灣,二二八事件後,他加入共產黨,為了躲避追捕行動避身鹿窟,傳聞在當地被毒蛇咬死,確切日期與原因皆不明。

呂赫若除了是文學家也是聲樂家

在接下角色前,莫子儀只聽過這個名字,其他一概不知。雖然是真實的歷史人物,留下的資料不多,必須從很多角度去想像、去建構。大多時間花在閱讀上,從呂赫若的小說與日記,不同層面試圖去了解。對他而言,這是角色的基本核心。第二層是才能,花時間準備鋼琴跟聲樂,必須從零開始去練習。最外層,也是最外顯的,就是語言,角色必須流利切換日語、國語、客語。莫子儀補充:「 這角色要做的功課太多了,語言反而是最後考慮的。我不是客家人,但這是我第三檔講客語的連續劇,至少有個基礎。」

大學讀戲劇系,演過莎士比亞與契訶夫,都是西方的、遙遠的文本。「要想東方現代的身體,如何做出另一種時代的壓抑性,或者相反,時代的飽滿。我有賦予呂赫若一個身體的樣子。從讀日記開始,可以窺知他的生活,雖然就是兩年時間的紀錄。」他說,「另一個關鍵是試服裝,知道自己會穿什麼,也去看那個時代的影像資料跟紀錄,大概知道大家是什麼樣子,街道的感覺,甚至是溫度。他的日記常寫到覺得『熱』,可能是他從東京回來,對台灣的氣溫特別有感覺。最後是實際到了拍攝場景,現場的身體感覺,大概是這三個階段。」

如何讓身體走進那個時代?演員們並沒有特別討論,但其中有許多劇場出身的演員,他猜想對方也都經歷過相似的轉換過程。可以感覺到其他人對使用身體是有意識的,說的是屬於那個時代的語言,怎麼去動作,也都有自覺。他說:「這樣講好像有一點驕傲,是直覺,我們知道不會做不對的舉動。」

圖左:呂赫若元配林雪絨/圖右:呂赫若與好友張文環一同任職於台灣新報社

試圖將小說融入戲劇中,《台北歌手》裡不只有呂赫若的生平,還有他21歲發表就被推崇為文學天才的日文小說〈牛車〉,以及〈清秋〉〈冬夜〉等六篇作品,以戲中戲的方式出現,每個演員都幾乎要分飾多角。莫子儀不僅要演出作者,還有劇中人,在虛實之間巧妙切換。

莫子儀在劇中劇〈年車〉飾演車伕添丁

 「我有比較特別的想法,從不同的『溫度』去詮釋角色。他的日記有許多未經修飾的想法,雖然有一些表面上看起來情緒性的字眼,但在這些林林總總的事過後,他有保持清醒的心,給我的感覺就是冷靜。是一個很完美的才子,有距離但不會太冰冷的溫度。面對家庭他其實是有情緒的,但他不會把情緒帶到外面的世界,同樣的,他也不會把外面的世界帶進家裡。」莫子儀說,「我印象很深的是,他寫〈清秋〉的耀勳,寫那些花草,澆花的時候水珠如何落到地上,腳踩在地上的感覺,耀勳對生命、文學有熱愛,有從醫的熱情,又對環境的腐敗有複雜的憤恨,這個內外冷熱跟呂赫若剛好是相反的。而 〈藍衣少女〉裡的呂老師,可以簡單解讀成十幾年前的呂赫若,他對生活抱有熱情。另外,我對不同角色都賦予身體上的形態,從出生跟成長環境著手。」

小說〈清秋〉舞台劇場景,分飾耀勳一角

過往多半扮演架空的角色,有自由演繹的空間,這次扮演真實存在過的人物,他希望不只是從歷史線索去認定軌跡。作為演員,他最在意的,是有沒有從作品本身,周圍環境與人際的折射,甚至是文字的背後去呈現角色。他舉例, 像是二戰過後、國民政府來台,實質的線索是呂赫若加入三民主義青年團,去《人民導報》當記者,這些是史實,但是他的心路歷程是什麼?

模擬二次大戰期間,美軍進行空襲當時,飛機劃破台北天際

 「這也是我跟樓一安導演討論的東西。他是什麼時候覺得要革命的?台灣可以脫離殖民的那一刻,對他來說是不是非常興奮的事?對他來說,台灣人是不是終於可以當自己的主人了?他們滿腔熱忱,想把這個島嶼變得更好,否則他不會第一時間就加入青年革團。國民政府來台後,那些腐敗的過程他都看在眼裡,228發生之前,他試圖幫政府去做溝通,也不是一開始就完全反對政府的。他是什麼時候決定轉向的?」莫子儀解釋,「那個痛是什麼?我們可能沒有親身經歷過,但那些經歷過的人留下來的資料,或是他們的家屬,可以幫助我們去想像。」

呂赫若與蘇新討論228事件過程中的二十一條處置條例

幾乎要被時間沖刷殆盡,呂赫若又被重新整理,回到視線範圍。現階段推出《台北歌手》這樣的作品,莫子儀覺得是一件可貴的事。「知道這片土地的過去,或是同樣生長在這土地上的人的故事,是很珍貴且必須的。跨遠一點來講,我們處於一個複雜的國際情勢上,當你面對世界,要怎麼看待自己?我覺得呂赫若那個年代跟現在一模一樣。他一直在問自己是誰、前進的道路在哪裡。如何在不知所措的環境下去選擇自己的信念?又怎麼去堅持?完全跟現在的環境一樣。」

歷史像是莫比烏斯環,總是無限循環,不留情面。歷史的蛇咬住台灣第一才子,任時間奪胎換骨,但故事沒有結束,蛇以另一種形貌穿透到他人的靈魂,讓故事繼續。只要還被記憶,遠方的人就沒有真正離去。

《台北歌手》EP01


 延伸書單 

呂赫若小說全集(上)

呂赫若小說全集(上)

呂赫若小說全集(下)

呂赫若小說全集(下)

呂赫若集

呂赫若集

滾地郎

滾地郎

幌馬車之歌【第三版】

幌馬車之歌【第三版】

失眠的人

失眠的人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