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譯界人生

【陳榮彬│關於譯者與作者的那些事】恩恩怨怨,糾纏不清:老舍與譯者Evan King的孽緣

  • 字級



老舍:低調的「翻譯家」

四世同堂(完整版)(全三冊)

四世同堂(完整版)(全三冊)

1946年,美國國務院邀請中國小說家老舍、劇作家曹禺、畫家葉淺予赴美參觀講學,到了該年年底訪美期限將屆時,只有老舍透過美國小說家賽珍珠(Pearl S. Buck)等人的奔走幫忙申請延長居留。結果他就這樣從1946年3月待到1949年10月,在美國生活將近4年,在這段期間終於把長篇小說《四世同堂》的第三部《饑荒》完成,還創作了小說鼓書藝人,並且以英文寫出戲劇作品The Spear that Demolishes Five Tigers at Once(一般中譯為《五虎斷魂槍》,是他先前短篇武俠小說〈斷魂槍〉的擴充改寫)。

在創作外,最重要的是與美國譯者Ida Pruitt一起完成《饑荒》的英譯,與在美華人譯者郭鏡秋合作翻譯了小說《離婚》與《鼓書藝人》,這些翻譯工作對於他文學生涯實在是重要無比,但在此暫時按下不表。其實在這之前,老舍自己就已經有相當多的翻譯經驗,例如他在1920年代前往倫敦大學東方學院講授華語期間,曾經協助二房東Clement Egerton把明朝小說《金瓶梅》譯為The Golden Lotus,因此Egerton特別在譯本的扉頁寫下「To C. C. SHU My Friend」(「獻給我的朋友舒慶春」,而舒慶春是老舍的原名)。後來他也曾在1955年翻譯過英國劇作家蕭伯納(George Bernard Shaw)的劇作The Apple Cart。老舍一生的翻譯成就雖不及小說、戲劇創作,但其實也有相當可觀之處,但他對此始終保持低調。

金瓶梅英譯本The Golden Lotus封面註明了譯者是在舒慶春(老舍原名)的幫助之下完成翻譯工作金瓶梅英譯本The Golden Lotus封面註明了譯者是在舒慶春(老舍原名)的幫助之下完成翻譯工作

《駱駝祥子》被譯為英文:災難的開端

1945年,紐約的Reynal & Hitchcock出版社出版了老舍最有名小說《駱駝祥子》的英譯本,英文書名為Rickshaw Boy。這個英譯本一出版,被美國著名的「每月一書俱樂部」(Book-of-the-Month Club)列為八月選書,甚至有美國文評家認為它「理應獲得與《悲慘世界》一樣的世界文學地位」,據說銷量高達百萬冊。這對於老舍來講,當然是好事,何以說是災難的開端呢?

Rickshaw Boy

自Evan King以降,《駱駝祥子》共有4個英譯本,圖為最後一個版本,情節忠於原著,由漢學家葛浩文(Howard Goldblatt)翻譯,2010年出版。

《駱駝祥子》英譯本Rickshaw Boy在美國推出後狂賣百萬冊,但結局被譯者Evan King擅自修改為Happy Ending《駱駝祥子》英譯本Rickshaw Boy 在美國推出後狂賣百萬冊,但結局被譯者Evan King擅自修改為Happy Ending。

《駱駝祥子》的英文譯者筆名Evan King,本名則為Robert Ward(1906年生,卒於1968年,漢名華瑞德),是個美國專業外交官,曾經被派駐中國近20年,當過廣州、福州、上海、天津等地方的領事或副領事。雖然Evan King並未幫英譯本寫譯序,不知其翻譯動機,但身為中國通的他應該非常了解這一本小說深具吸引力,但他僭越了譯者的身分,隨意修改小說情節,最不能讓人接受的是把原本的悲劇結尾加了這樣一段文字:「他迅速衝了過去,抱起小福子瘦弱的身體,幫她蓋上一塊布,低頭走出大門,飛快穿過空地,來到林子裡。祥子一邊奔跑著,他懷裡的小福子因夏夜微涼而嬌弱顫抖著,往他的身體貼過去。她還活著。他還活著。他們獲得了自由。就這樣,祥子從自甘墮落的黃包車夫搖身一變,成為沒有被命運打倒的男子漢——或許就是這個Happy Ending對了美國讀者的胃口,所以《駱駝祥子》才會狂銷百萬冊,甚至許多學者都推測,老舍會受到美國國務院邀請訪美,與這個英譯本不無關係。

Evan King食髓知味,接下來又打算染指老舍的小說《離婚》,而且他故技重施:光改情節不夠過癮,一樣也把結局改成皆大歡喜:主角老李與夢中情人馬少奶奶終成眷屬。這時候老舍已經到了美國,在他的努力爭取之下,終於阻止Reynal & Hitchcock出版社再次使用Evan King的譯本,但這位譯者大概是老舍畢生最大夢魘,哪可能罷休?他索性用Rickshaw Boy的版稅在佛羅里達州自己開了一家King Publications出版社,搶先以Divorce 的書名出版了《離婚》的英譯本,最過分的是他並未註明作者是Lau Shaw(當時老舍使用的標準英文名),而是惡搞一番,把老舍的名字變成Venerable Lodge(意思是老房子、老屋)。當時中美雙方並未簽署關於版權的法律協議,所以對於這種譯者嚴重侵犯作者版權的狀況,老舍計無可施,只能與譯者郭鏡秋合作推出另一譯本,書名改為The Quest for Love of Lao Lee(意即「追求愛情的老李」),以資與King的譯本區別。

奪回《駱駝祥子》版稅,但卻害自己走上絕路

駱駝祥子

駱駝祥子

電影版《駱駝祥子》於老舍被平反後終於得以在一九八二年拍攝推出,男女主角是張豐毅與斯琴高娃電影版《駱駝祥子》於老舍被平反後終於得以在1982年拍攝推出,男女主角是張豐毅與斯琴高娃

在賽珍珠等一干文友的幫助之下,奪回了《駱駝祥子》的部分版稅,並且從1946年10月後陸續匯兩千美元回中國,與知名出版人趙家璧合開了晨光出版社。雖說這出版社只開到1953年就停業,但卻後患無窮。1966年文革發生時,老舍遭人批鬥,這件事構成了他的兩大罪狀:一是開書店當老闆,被扣上反動資本家帽子,二是拿了美帝的錢,坐實了他是美國特務」的罪狀

1966年8月23日老舍遭到紅衛兵批鬥毆打,隔天深夜就到北京城西北角外的太平湖畔投水自盡了。如果把這下場跟老舍和田漢(中共國歌歌詞作者)、梅蘭芳(中國戲曲大師)一起獲得毛澤東接見,老舍與毛澤東握手的照片相對照,實在是顯得極度諷刺。或許老舍很後悔從美國回大陸,而不是來臺灣吧?

老舍(右一)獲得毛澤東接見,他右手邊依序是梅蘭芳與田漢老舍(右一)獲得毛澤東接見,他右手邊依序是梅蘭芳與田漢


老舍與郭鏡秋一起翻譯的《鼓書藝人》英文版The Drum Singers,三十幾年後又被馬小彌回譯為中文,就是我們現在唯一能看到的中文版《鼓書藝人》老舍與郭鏡秋一起翻譯的《鼓書藝人》英文版The Drum Singers,30幾年後又被馬小彌回譯為中文,就是我們現在唯一能看到的中文版《鼓書藝人》。

不過,就因為當初老舍堅持滯美不歸,參與《四世同堂》第三部《饑荒》與《鼓書藝人》的翻譯工作,把兩者分別翻譯成The Yellow StormThe Drum Singers(陸續於1951、52年由紐約Harcourt Brace公司出版),才保留住自己的小說藝術作品:因為這兩本書的中文書稿未曾出版過,卻在文革期間因為紅衛兵抄家而遺失,後來只剩下英譯本。在老舍被中共平反後,這兩本書才陸續於1980年代由翻譯家馬小彌(老舍故友馬宗融之女,她曾於抗戰時期在重慶與老舍相熟,因此對老舍的語言特色非常熟悉)用英文回譯(back-translate)成中文。這兩本書在30幾年之間由中文譯成英文,再由英文轉譯為中文,整個歷程曲折迂迴,但也顯現出譯文有時候也有保留原文的特殊價值——就像許多佛教經典從梵文譯為中文,早就在印度佚失了,反而是中文譯文被永遠保留了下來。

The Yellow Storm大致上就是《四世同堂》第三部《饑荒》,由老舍與美國譯者Ida Pruitt(浦爱德,圖右)一起英譯

 


作者簡介

台大翻譯碩士學程助理教授,開設過「現代華語文學英譯」、「文史哲翻譯」、「運動翻譯」等各類翻譯課程。曾三度獲得「開卷翻譯類十大好書」獎項,已出版各類翻譯作品近50種,近年譯著有海明威經典小說戰地鐘聲火藥時代昆蟲誌。曾任第41屆金鼎獎評委。


 延伸閱讀 
1.【陳榮彬│關於譯者與作者的那些事】如師如友,大愛彷彿春風:魯迅與他的譯者們
2.【書偵探何穎怡】譯者的鐐銬:把故事說對,而不是幫作者把故事說好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在文革之後,他們書寫著──中國當代作家的回望與展望

畢飛宇、徐則臣、金宇澄、周成林、余華……這些中國作家寫文革、寫市民生活、寫當代人共同面對的課題,他們眼中的中國是怎麼樣的?

1086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