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焦元溥

【週一|古典樂考焦了】焦元溥:創新原來是復古:每個時代都有《唸你》

  • 字級


焦元溥專欄
 
「哇!這好酷喔!」



「什麼呀。」

「你看這個中提琴家,演奏到一個段落,觀眾席裡突然手機響了。他沒有生氣,反而即席改編Nokia鈴聲,演奏一小段間奏予以回應。這實在太幽默也太高明了!」

「哈哈,真的很讚耶!」

「如果古典音樂演奏都能這樣,那就好玩了!」

「但以前所謂的古典音樂演奏,的確是這樣的呀!」

「真的假的?!」

「真的!我最近聽到一些鋼琴家巴克豪斯(Wilhelm Backhaus,1884-1969)或霍夫曼(Josef Hofmann,1876-1957)等人未剪接的現場錄音,你知道嗎,他們居然會在兩首樂曲之前和之間演奏一些和弦或曲調,當成導引或連接。現在感覺不可思議,也沒人這樣做,可是以前的鋼琴家就是這樣演奏的。」

請聽霍夫曼演奏蕭邦《平靜的行板和華麗大波蘭舞曲》,在0’30”樂曲出來前的樂段,都是他的即興前奏。


「所以你是說,這位中提琴家所做的,就像是即興演奏一段間奏,只是他用了『觀眾提供的』旋律當素材。」

「可以這樣解釋呀!比方說『前奏曲』(Prelude)這個曲類顧名思義,音樂是為前奏之用。那是因為以前在演出時,為了測樂器性能或音準,或為了塑造接下來要演奏作品的情緒氛圍,或給予接下來樂曲的提示,或提供兩首作品間的心情與調性轉換,甚至只是為了暖手,演奏者通常會演奏『前奏』作為正式作品的引導。所以影片裡的這位演奏者,他的反應看似新穎特別,其實非常復古,是回到以前的演奏習慣。」

「好難想像耶!那如果不會現場編這些前奏或間奏,那該怎麼辦呢?」

「有需求就有供給呀!為那些腦子不夠好,不夠通曉音樂理論,或缺乏即興演奏能力的演奏者,那時一些鋼琴家乾脆為各種調性『編寫』前奏曲,像是現在的補習教材。你要是真不會即興,那就翻書吧!就依樣畫葫蘆一番。」

「這是Discovery Chanel的新節目嗎?你怎麼會知道這些呀!」

「而且我最近也才讀到一篇文章,說十九世紀上半,當鋼琴開始大量製造後,不但成為中產階級家中必備之物,鋼琴演奏家與鋼琴音樂出版也如雨後春筍。但那時多數鋼琴演奏家其實只是『會譜/編曲的鋼琴家』,性質很像現在的流行歌手:他們到處演奏(各地開演唱會),音樂會幾乎都演奏自己的作品(唱自己的歌),而在獨奏會還沒出現前,音樂會多有其他音樂家甚至舞者負責串場(演唱會的特別來賓或是舞蹈場景)。而最受歡迎的橋段,就是開放現場觀眾『點歌』——鋼琴家應觀眾所提出的旋律,即興演奏華麗變奏(這反而像是爵士樂)。如此功夫,是當時演奏家的必備技能。」

「嗯,所以說即興演奏,當年根本是演出之必然。」

「你看以前協奏曲裡面的裝飾奏(Cadenza)樂段就知道啦!以前古典樂派的協奏曲,常常會空出一段,讓獨奏家即興發揮。這個時候,獨奏家就要用這個樂章先前出現過的主題,編出一段華麗演奏。但自從演奏和作曲逐漸分化之後,現在演奏家普遍沒有即興演奏的訓練,所以大家開始演奏別人已經寫好的裝飾奏。比方說莫札特《第二十號鋼琴協奏曲》,貝多芬寫的裝飾奏就相當出名,也最多人演奏。至於貝多芬的《小提琴協奏曲》,則以克萊斯勒寫的裝飾奏最受歡迎。當然還是有厲害的演奏家,能夠自己即興發揮。像是小提琴家米爾斯坦(Nathan Milstein),就是裝飾奏的大師,每次演奏都能不同。」

請聽鋼琴名家古爾達演奏的莫札特《第二十號鋼琴協奏曲》第一樂章(3’18”起的獨奏段是貝多芬所寫的裝飾奏)


「我以前一直覺得古典音樂很死板,必須照本宣科,什麼都不能更動。聽你這樣一說,好像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

「我想作曲家還是給演奏者很多空間,只是現在演奏者常常因為缺乏知識,而把自己限制住。另外,我想在錄音發明之前,忠實樂譜或許並不是演奏的最高價值。況且在十九世紀名人技當道的時代,音樂會常是超技名家炫耀功夫的場所,而觀眾也正是為了看特技表演或明星魅力而來。比方說,大鋼琴家與指揮家畢羅(Hans von Bülow,1830-1894)甚至還曾指導後進,演奏連續困難樂段時,一開始要『故意彈錯音』,這樣聽眾才會知道那個樂段真的很困難,等他彈對了,大家會覺得很了不起,所以會給更熱烈的掌聲。」

「所以王菲現在的演唱,正是為了之後可能的大型巡迴演唱會鋪路。」

「我沒這樣說好嗎!不過最近看了聽了許多古典音樂,我發現以前許多印象真的都是錯的,很多成見也不該有。應該說,在表演藝術與創作藝術的世界裡,許多習慣會一再重現,頂多是變了形式樣貌。當下最火紅的新聞,其實早就發生過。許多歷史則因為太古早,老到我們覺得它們根本是新鮮事。」

「是這樣嗎?那你要不要說說,古典音樂裡面也有劉子千的《唸你》嗎?」

走音天后

走音天后

《走音天后》真實錄音 / 佛羅倫斯.佛斯特.珍金絲(Florence Foster Jenkins / Florence Foster Jenkins)

《走音天后》真實錄音 / 佛羅倫斯.佛斯特.珍金絲

「當然有呀!你聽這個珍金絲女士(Florence Foster Jenkins)就知道啦!這是聲樂界的孔慶祥,以毫無節奏感、音準與歌唱技巧聞名。光是這一首英文版的莫札特魔笛夜后《我心充滿地獄的復仇》,我看十個劉子千也不是她的對手,科科。」

任金斯轟動武林的夜后演唱
 

「我的天!真的有唱得這麼爛的呀!她的本領只要再低一點,就可以去當談話節目通告藝人了耶!」

「不過這樣的故事還真的不罕見。音樂劇《金牌製作人》(The Producers)不就是這樣?兩個製作人為了大撈一筆後捲款潛逃,找來最爛劇本、最爛演員、最爛導演、最爛編舞,弄出一個真爛無敵,史上最爛的音樂劇《希特勒的春天》(Springtime for Hitler)。結果沒想到物極必反,觀眾以為那是諷刺,劇反而狂賣。」

「喔喔喔,所以你不是只會看恐怖片而已嘛!」

「吼~我當然不會只看恐怖片呀!」

「但……你怎麼突然對古典音樂這麼有興趣?這是怎麼回事?不對,這中間一定有鬼。說!快從實招來。」

「也沒有啦,就認識新朋友,跟著隨便聽聽。」

「只有這樣嗎?」

「都快十一點半了,我還是先送你去搭捷運吧。」

「可惡!」



聽見蕭邦(附 CD)
聽見蕭邦(附 CD)
焦元溥
不務正業但也不誤正業的國際關係碩士,現為倫敦國王學院音樂學博士候選人。著有《遊藝黑白》《聽見蕭邦》《樂來樂想》等八本專書。你可在《典藏投資》、《南方周末報》、聯晚「樂聞樂思」和中時「唱遊課」讀到他的文章,以及在台中古典音樂台FM97.7和Taipei Bravo FM91.3都會生活台「焦點音樂」、「遊藝黑白」、「NSO Live雲端音樂廳」三個節目聽到他的聲音。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