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詩人╱私人.讀詩

我的脆弱堅強,互相作戰──讀曾淑美《墜入花叢的女子》

  • 字級


春天之後我就是/經常經過你幸福的窗口的/被雨水濺濕的女子」──〈雨地〉

無愁君

曾淑美詩集《無愁君》

春日我的神思在草坪上無端生滅,想起詩人的那首〈躺在草地上,說給你聽〉,想起那次在台北詩歌節的對談,第一次見到詩人曾淑美,似乎已無愁,願來日也無愁。她的詩總有那麼多徘徊於中間地帶的哀愁呢,如〈雨地〉中被濺濕的女子,究竟是甘於等待,還是願意親眼見證所愛之人幸福──即使只是在窗邊遙遠地看望著。

遙遙遠遠地等待著,「所有的戀情已經死去」(〈躺在草地上,說給你聽〉),等待永不完成的〈上邪〉與〈悱惻帖〉,在詩人的草坪上,聽其言說各色的故事:有些像是與愛人密謀的革命;有些像是陶然的婚歌;有些像是化為敏感多思的織物,「我把傷心隱藏在/襪子的顏色裡:/鬱綠與深褐/夏秋之交的氣息/我的傷心始終不忍/涉足絕望的雪地」(〈襪子的顏色〉)。鬱綠與深褐,不正好就是「鬱慮與深荷」嗎?在一段關係中,哪一個人不是懷抱著憂慮與負荷呢?有時恍惚的記憶,是為了保護我們自己,只得「在每個可能翻出線索的角落/變造來日的遺跡」(〈記憶〉)。

讀著這些詩句的時候,聽著歌,正好接連是蔡健雅的那兩首〈紀念〉與〈若你碰到他〉;詩人曾淑美在她的詩句裡「不斷虛構著各式各樣的情節」以避開那些心碎的時刻,那些屬於年輕或年老的我們──祈求終能解愛的渴,細聽關係裡的婚歌或哀歌。





〈雨地〉◎曾淑美     

雨地裡
金線菊開了又謝
謝了又開,春天之後—
春天之後我就是
經常經過你幸福的窗口的
被雨水濺濕的女子


作者簡介

1985年生,高雄人,世新大學中文系畢。曾獲聯合報文學獎、時報文學獎、優秀青年詩人獎等獎項,著有詩集《痛苦的首都》
《陰刻》,原為雕刻手法,意謂將內心想述說的話挖空。透過書寫來完成「軟性的革命」、「無聲地抵抗」,建構屬於傷害之文明。

 延伸閱讀 
1. 夏夏:如果愛情是雞爪凍,是不是就能天長地久?──讀曾淑美《無愁君》
2. 潘柏霖:是誰偷走我的那雙鞋子──夏宇〈自我的地獄〉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以現代詩紀錄生命、消逝與記憶──〔沉舟記/消逝的字典〕特別企劃

藉眾人的筆,採集不同的生命經驗。 「沉舟記」出版計畫邀集台灣詩壇老、中、青三代約百位詩人,藉以定位出半世紀的寬幅作為這次書寫的回望空間,其中不乏寫作世家的參與,以對比出世代間的差異與共同凝視的消逝。 也邀請不同語言的使用者用不同語言的紀錄,讓屬於這片島嶼上關於消逝的體察面向加以拓寬。

59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