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新手上路

《How Fun!如何爽當YouTuber》HowHow:「一個人對鏡頭說話,真的要恥度很高,我到現在還在適應。」

  • 字級

How Fun!如何爽當YouTuber:一起開心拍片接業配!

How Fun!如何爽當YouTuber:一起開心拍片接業配!


採訪這天,HowHow已經十天沒有更新影片了。「這十天,我過得生不如死。」天氣好,要出門拍片;在家要剪片、發想劇本;還要反覆和廠商開會:「我每天除了睡覺的時間外,其餘的時間幾乎都在拍片,我女友都罵我:『你有沒有自己的時間啊?』

本名陳孜昊的他是這幾年竄紅的YouTuber,他的頻道有六十萬人訂閱,至今累績一點四億的觀看人數,他最近出版《How Fun!如何爽當YouTuber:一起開心拍片接業配!》一書,鉅細靡遺公布當一位YouTuber所需具備的各種「常識」,從拍片鏡頭到接業配的合約細節無一不包。「這些也不是什麼特殊的秘密,大多是你拍片拍久了就會知道的『眉角』,我只是把它整理出來,讓剛拍片的人省去摸索的時間。

《How Fun!如何爽當YouTuber:一起開心拍片接業配!》一書,鉅細靡遺公布當一位YouTuber所需具備的各種「常識」,從拍片鏡頭到接業配的合約細節無一不包。(高寶書版提供)《How Fun!如何爽當YouTuber:一起開心拍片接業配!》一書,鉅細靡遺公布當一位YouTuber所需具備的各種「常識」,從拍片鏡頭到接業配的合約細節無一不包。(高寶書版提供)


「我大一就開始拍片,

拍了好幾年也沒人看啊。」

拍片的初學者最常問他的問題是:「為什麼我拍的片沒人看?」HowHow總是答:「我大一就開始拍片,拍了好幾年也沒人看啊。」HowHow大學念的是政大經濟系,在課堂上拍影片開啟了興趣,之後陸陸續續拍生活題材:「每支都只有幾十的點閱率,拍得很爛啊。」上個世代的文青若是對影像有興趣,大多會選擇去拍電影;這個世代的年輕人對影像有興趣,便是立志當YouTuber了。理想與現實,因科技而產生特殊的融合妥協。

高中時曾經組過樂團,HowHow卻十分務實:「我沒想過以樂團當職業,畢竟世上也只有一個五月天、一個蘇打綠而已……有學姐為了樂團休學,我和同學的反應是:她瘋了嗎?」有這種務實的個性,選擇經濟系也就很合理:「我以前誤以為經濟系畢業就可以上電視當股票分析名嘴……什麼好的老師讓你上天堂、壞的讓你住套房,我考上經濟系時,還在網誌寫:以後大家可以在電視上看到我了」最後沒有如願上電視,反倒是在網路的小螢幕闖出一片天。

HowHow大學時拍的短片,雖然看的人永遠只有家人和同學,但他還是樂此不疲:「有幾個學弟、妹特別喜歡看我拍的東西,想到這個就有熱忱一直拍下去。」因為對影像有興趣,大學畢業後,HowHow決定到美國念動畫,打算將來當一位特效動畫師。在國外時他持續在網路上拍片,慢慢累績粉絲,最後廠商三星找上門來做「業配」,研究所畢業之前,他又斷斷續續接到各種業配:「那時開始有點信心,畢業之後,我就決定當一個全職的YouTuber。」一個只有幾十點閱率的YouTuber就這樣蛻變成「業配之王」。

 

「YouTuber要一個人對鏡頭說話,
真的要恥度很高,我到現在還在適應。」

HowHow跟其他台灣YouTuber相比,有二個特色,其一是大量的業配,簡直是購物頻道了。「YouTuber跟廣告不一樣,要有強烈的個人特色,做這些業配影片,你不能讓自己的特色消失……你要讓粉絲就算不看商品,光看影片也會覺得有樂趣,就好像那些搜集世界上拍得好看的廣告作品的頻道一樣。」

除了無所不包的業配,HowHow還是個一人團隊。去年世大運期間,與柯P合拍影片時,前一組是蔡阿嘎:「他們有大約四、五個人在拍,市長很驚訝,怎麼四、五人就可以拍片,那電視台要幹嘛?」沒想到輪到HowHow時,只有一個人演、還要拍:「柯P對這件事有點嚇到。」

對於一個人拍片,其實HowHow至今還是有點不習慣:「YouTuber要一個人對鏡頭說話,真的要恥度很高,我到現在還在適應,都會找沒人的時候,趕快拍一拍。」前幾天,他到公園拍片,一人分飾男、女二角,當要戴上假髮反串女生時,公園出現了其他人,「我很不好意思,假裝在滑手機,一直在等人走。

 

「我也不知道會不會突然有一天,
沒人要看我的頻道……」


他稱自己演技爛,一人分飾多角,沒辦法用演技區隔角色,乾脆靠不同的頭髮分邊來區隔角色,又說,自己影片的品質會被電影系的學生嫌,但這種素人風格就是他最大的特色:「網路變化得很快,以前無名小站多受歡迎,現在都沒了;你十年前聽的歌,跟現在聽的也完全不一樣,我也不知道三年後,我還會不會在這個位子上拍片,我也不知道會不會突然有一天,沒人要看我的頻道……我多少還是有點擔心,但網路就是這樣,你只能做好目前能做的事,慢慢看將來的變化。

往前翻看HowHow早年拍的影片,裡頭有他對當兵生活的有感而發(時間剛好遇上洪仲丘事件),對太陽花學運的感想,甚至人在國外念書時,拍片表達替台灣國旗、國號被打壓抱不平。影片不僅是個人生活紀錄,同時還是一個年輕世代對世界的看法。現在成名了,會不會擔心早期這些「敏感」題材被起底?「我覺得還好,我談的太陽花、國旗這些議題,只有某一派或某一國人會不開心,我不排斥到中國發展,但如果因為起底而不能去,那也就算了,至少對得起自己。

做為一個網路紅人,一個人對著鏡頭自言自語,從來不只是一個人的事,HowHow十分明白,活在這個瞬息萬變的網路世界裡,每天在螢幕裡滑來滑去的百萬雙眼睛,才是他的衣食父母。

OKAPI覺得這張HowHow真的有像金城武!


 延伸閱讀 
1. 沒有行李的人──專訪囧星人《囧星人的人生百想妙答》
2. 《來貘新定義》馬來貘Cherng:五年讓我從插畫界阿信(不是五月天那位,是命苦的那位)變蔡依林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OKAPI年度觀察】除了閱讀書籍之外,還有哪些內容吸引著你我?

讓我們換個角度思考,當身為多樣化載體、刊登模式下的內容接受者,獲得更多主動參與甚至改變內容的機會時,內容生產者該如何與之對話,共同創造內容價值?

24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