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博客來選書

離地三十公尺以上的森林,藏著我們昂首也看不見的斑斕──二月選書《攀樹人》

  • 字級

攀樹人:從剛果到祕魯,一個BBC生態攝影師在樹梢上的探險筆記

攀樹人:從剛果到祕魯,一個BBC生態攝影師在樹梢上的探險筆記

受困於塵世的案牘勞形,偶爾奔向山林裡的綠意,感受芬多精的澆淋,或許為當前不少人所熱衷;那些由眾多林木共同釋放的芬芳,總讓我們平靜,流連,神往,甚至沉溺;然而,在腳底踩踏的落葉、舉目能及的枝椏之間,仍有著一片連我們昂首都難以看透的祕境──那是藏身在離地三十公尺以上的樹冠,一片橫亙了不知多少光陰、蘊藏了不知多少生命的領域。

BBC兼《國家地理》生態攝影師詹姆斯‧艾爾德里德(James Aldred),正是以穿梭在這片祕境為業的「攀樹人」,從剛果、祕魯、加彭到摩洛哥,眾多錯綜糾結、遺世獨立的浩瀚雨林裡,皆布滿他的蹤跡。為了讓森林維持最初始的樣貌,攀樹這種最原始的手段,正是他們盡其所能記錄與參與這片祕境所做的努力,不讓器械、尖釘、種種充滿攻擊性的人類文明,入侵與玷汙那塊純淨的領地。

樹冠上的往返並非一趟趟浪漫的旅行,而是充滿未知的冒險──有時是在高空中遭逢暴雨,在劇烈的震盪中命懸一線;有時是受到蜂群的攻擊,視覺變得渙散、意識漸趨模糊……。但,艾爾德里德已將他的生命與靈魂,交付在這條尼龍細繩,再驚險的遭遇,也阻擋不了他追求樹冠上最夢幻的一場場邂逅──時而,是從未見過人類的黑猩猩母子,在自己的咫尺之遙安穩酣眠;時而,是戴菊鳥在曙光初現的清晨,在耳邊輕盈地啼囀與覓食……。不同於其他自然書寫的旁觀角度,我們彷彿從攀樹人的視角,為那些躍然紙上的生命而深深悸動。

「樹木是大地寫在天空的詩」(Trees are poems the earth writes upon the sky),紀伯倫(Kahlil Gibran)這句美麗的名句,下一句卻是「我們將它們砍下造紙,用以記錄我們的空虛。」(We fell them down and turn them into paper. That we may record our emptiness.)當《看見台灣》讓我們看見,山林是以如何飛快的速度離我們而去,一座座挖空的山頭、被褐土吞噬的碧綠,我們是否能從《攀樹人》裡重拾對自然的敬意,重現對森林的珍惜?

黃鈺雯
商周出版副主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不管愛來了還是離開,你都需要一帖愛的處方籤

愛的處方籤:煩躁時用家事撫慰,失戀了就看電影療傷,對情人說肉麻的情話,一起做愛情的無賴

117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