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這本書很有事

松本大洋漫畫裡的中文狀聲詞怎麼寫出來的?漫畫創作者力本:「想像自己是松本大洋的漫畫助手!」

  • 字級

大塊出版在2017年重新推出的《惡童當街》與《乒乓》新版特色之一,就是以近乎原圖表現形式展現的中文手寫字,讓介於圖像和文字之間的手寫字畫面表現也能不影響整體表現地順利轉譯。PING PONG © 1996 Taiyo MATSUMOTO / SHOGAKUKAN

松本大洋漫畫一直是台灣漫畫迷心中的經典必讀作品,2016年《SUNNY》中文版推出完結篇,2017年又有《惡童當街》、《乒乓》全新中文版的推出,愈來愈多人被松本大洋筆下精緻、細膩、驚人的構圖張力給震懾,做為松本大洋中文版製作者,該如何將原圖的精華保存,並讓中文讀者得以無縫理解漫畫內容?大塊出版在2017年重新推出的《惡童當街》與《乒乓》新版特色之一,就是以近乎原圖表現形式展現的中文手寫字,讓介於圖像和文字之間的手寫字畫面也能不影響整體表現地順利轉譯。OKAPI特別邀請製作《惡童當街》、《乒乓》中文版的大塊出版社資深主編林怡君和漫畫創作者力本,一起來分享松本大洋漫畫中文化的幕後點滴。

受訪口述=大塊出版社資深主編 林怡君.漫畫創作者 力本
採訪整理=OKAPI閱讀生活誌.書籍攝影=李盈霞
書籍、內頁圖片授權提供=大塊出版社 © Taiyo MATSUMOTO / SHOGAKUKAN


你們認為漫畫在中文化過程中最重要的是什麼?
《惡童當街》與《乒乓》選擇如何處理?

 

TEKKON KINKREET〔BUNKO〕© 2013 Taiyo MATSUMOTO / SHOGAKUKAN



林怡君:
「砰」「轟」「咚」這些狀聲詞在各國漫畫裡都是非常重要的一環,但一般來說,中文版的翻譯漫畫通常不處理狀聲詞,或是修掉後用既有電腦字型來取代,便於後期的編輯和調整。

另外,雖說有不少日漫愛好者能讀日文假名,但狀聲詞對大多數不諳日語的台灣讀者來說依舊是陌生而安靜的符號,若無法在閱讀時配合畫面立即轉換成聲音,等於喪失了漫畫狀聲詞最大的功能。多年來,從《達令是外國人》、《被子》、《吉米.科瑞根》、《丁丁歷險記》⋯⋯我處理過多次東西方漫畫翻譯的狀聲詞手寫字,深知優秀的漫畫狀聲詞完全是書寫藝術,很難用電腦字體來取代。

►《惡童當街》曾由時報出版於1997年推出中文版,採取的是保留原手寫字,以黑體小字另外加註說明的方式。大塊版本則依照原書重新寫過,將假名置換中文。

《吉米.科瑞根》頁面中文化過程示意,點圖看完整介紹。(圖/《吉米.科瑞根》,時報出版)《吉米.科瑞根》頁面中文化過程示意,此書中文手寫字由圖文作家阿尼默繪製。點圖看完整介紹。(圖/《吉米.科瑞根》,時報出版,已絕版)


松本大洋在《惡童當街》和《乒乓》中的手寫字量非常大、而且配合畫面有各種變化,非常用心。身為書迷,我希望保留松本大洋原始的手寫字藝術,同時又希望讀者能夠讀到聲音,而且不希望狀聲詞的中譯字破壞畫面。因此即使製作時間很短,還是試著想找人根據寫全書的狀聲詞,透過同為松本大洋粉絲的漫畫家王登鈺推薦找到了力本。

左起《惡童當街》日文版、時報出版1997年中文版、大塊文化2017年中文版,在畫面中間「兒童城」的翻譯上,時報版保留原文,大塊版則另外以手寫字呈現。
TEKKON KINKREET〔BUNKO〕© 2013 Taiyo MATSUMOTO / SHOGAKUKAN

 


請分享一下松本大洋漫畫
狀聲詞中文化的進行方式

 

惡童當街全三冊套書

惡童當街全三冊套書

力本:聽編輯說美國漫畫產業中有專門寫文字對白的人,甚至有相關的獎項。我未曾做過相似的工作,不過還是爽快答應了,能參與松本大師的作品中文化的工作是書迷的榮幸。寫字應該不難吧?好歹我也是畫漫畫的。但是我錯估了真實狀況⋯⋯

手寫狀聲詞的方式是拿著原版日文的《惡童當街》,依編輯給的清單,對照哪一頁哪一字,觀察該字再寫出對應的中文字,一個字得多寫幾遍才能貼近原本的日文字。寫字的過程像馬拉松一樣累人,每一個字都是挑戰,因為每一個字都是獨一無二、為了每一格的畫面而存在。文字的轉化是考驗,風格的揣摩更是壓力,我必須謹慎地模仿松本大洋輕鬆隨性的風格,盡量讓我的字自然地融入作品之中。通常過程中都會出現自我質疑的聲音,在堅持與放棄之間奮力向前。

出現在角落的一小格畫面,也要經過重複試寫找出最符合原本字跡風格的版本。
TEKKON KINKREET〔BUNKO〕© 2013 Taiyo MATSUMOTO / SHOGAKUKAN



除了手寫者很費工,
在後製上有什麼要注意的地方?


林怡君:整理狀聲詞是一個工,等力本嘔心瀝血寫(畫)好回來,置放和調整又是一個大工程。要放在哪個位置不影響畫面、要放多大、要轉多少角度、有時手寫字縮小後筆劃變細需要微調疊圖層、需要補陰影、需要黑字轉白字或灰字再加外框、需要把數個字排成大到小、或排成弧狀⋯⋯每一個字都是一個需要微調的圖檔,發稿前還得再一一檢查微調過,若畫格很滿或是放進中文字不好看,那就捨棄不放,或是用小字補充放在旁邊,都要逐格看畫面狀況而定。這些可說是比入全書內文對白還費神費工。

依照原書頁碼位置和表現手法一一寫過後,再拆分成一個一個手寫字檔案,由設計和美術編輯處理過後放入圖中。(力本提供。松本大洋《惡童當街》 © 大塊文化)依照原書頁碼位置和表現手法一一寫過後,再拆分成一個一個手寫字檔案,由設計和美術編輯處理過後放入圖中。(力本提供)


力本:
為了麻醉寫字的痛苦與壓力,中間會想像自己是松本大師的漫畫助手,協助完成大師的作品。甚至幻想有一天能跟大師見面,暢談漫畫創作與書寫狀聲詞的心得。

《惡童當街》日文原版與中文版畫面對照。
TEKKON KINKREET〔BUNKO〕© 2013 Taiyo MATSUMOTO / SHOGAKUKAN

 

乒乓全五冊套書(首刷限量贈品版)

乒乓全五冊套書(首刷限量贈品版)

好不容易完成了《惡童當街》,覺得這樣的案子,心理壓力太大了,萬一字沒寫好,我承受不住千千萬萬書迷的批評。即使收到印出來的實體書,還是無法直視印在松本大師的漫畫上自己寫的字。結果我後來還是接了《乒乓》,而且時間更少、挑戰更大⋯⋯

林怡君:《乒乓》是一部充滿聲音的漫畫,那些拍子擊中白色小球、球接觸桌面反彈、選手快速移動時鞋子摩擦地板的瞬間,都有聲音,若不處理狀聲詞,對不懂假名的讀者來說,《乒乓》等於從有聲電影變成默片(手上有舊港版的讀者不妨比較一下)。因此再繁瑣(松本大洋每一格狀聲詞都畫得不一樣!)還是努力想要好好呈現。


請說明這些狀聲詞
在日文和中文表現上有什麼不同?

 

 

(圖:力本提供。)

力本:日文字筆畫少,具有塑型的彈性,能依劇情、氛圍或是情緒,而有不同的表現方式。中文字筆畫多,要達到日文字同樣的效果不容易。就像「轟」、「嘰」、「嘎」、「噠」⋯⋯都好難寫。我試著為效果而變形或是減少筆畫,例如:這次經常出現的「喀」,我就簡化中間的結構,讓字能更靈巧的變化。

林怡君:負責《惡童當街》內頁排版的黃雅藍和《乒乓》的設計林佳瑩(小小五)整理了兩部作品的所有狀聲詞。我們笑說,再多做幾本,可以累積一套力本的手寫狀聲詞字型了。在和小小五調整這些狀聲詞的過程中,我一度開玩笑對她說:「你看,排這些字還可順便學日文,排完你就都認識這些片假名狀聲詞了!多好!」小小五回說:「對!但都是『喀』(カッ)和『叩』(コッ)和『嘰』(キッ),學了也用不到!!!!」(哭出來)

每一次揮拍搭配不同動作表情,也以不同狀聲詞畫面呈現,中文版應對日文版畫面一一重新繪製,並安插在畫面原圖旁。每一次揮拍搭配不同動作表情,也以不同狀聲詞畫面呈現,中文版應對日文版畫面一一重新繪製,並安插在畫面原圖旁。
PING PONG © 1996 Taiyo MATSUMOTO / SHOGAKUKAN


兩本松本大洋作品在
手寫字表現上有什麼不同嗎?

《乒乓》中源源不絕的「喀」。《乒乓》中源源不絕的「喀」。配合著劇情白熱化,「喀」也展現出各式各樣的情緒和張力。
PING PONG © 1996 Taiyo MATSUMOTO / SHOGAKUKAN

力本:寫《乒乓》狀聲詞的過程中,我注意到松本大洋狀聲字的成熟度,角色使盡全力在桌球桌上往來廝殺,狀聲詞也隨著激烈變化,加強了畫面張力。即使看不懂原版的日文對白,藉由角色的表情、動態與狀聲詞,也能感受到緊繃刺激的氣氛。而我也投入漫畫的情境之中,試著用中文字表現出同樣的效果。過程真的就像打了一場乒乓球賽,耗盡精神與體力。

在書寫的過程,我知道最大的挑戰會是在最後一集,故事最高潮緊張之處。就好像終點前的上坡路,太折磨人了。寫完最後一字時,真的是虛脫了。心想一定要跟編輯說,不再接下一部作品的案子,就算是松本大師來也是一樣。

後來,收到熱騰騰的《乒乓》實體書,看到自己寫的字印在書裡,說不出的感動。希望自己寫的字能讓不懂日文的讀者,也能體會松本大師建構的漫畫世界。另外,我也希望自己的字能達到拋磚引玉的效果,為台灣漫畫中的配角——中文狀聲詞,帶來更多的可能性。


字詞的翻譯是否也會影響
手寫字和畫面的表現?

林怡君:漫畫的翻譯和一般書籍又不太一樣,除了正確之外口語的流暢、趣味非常重要,更要和畫面中的角色情緒呼應。擔任翻譯的Mangasick副店長黃鴻硯經驗豐富,總是準時交稿,身為漫畫迷和專家的他譯筆十分用心,翻得非常好。但在編輯《惡童當街》時,對照日文和時報舊版,我還是偶爾會遇到較難解的疑問,書中還有許多黑道的黑話或是地方腔語氣,因此我找上另一位旅居日本多年的資深Otaku老友馬世儀請教。馬世儀出身中文好得不得了的書香世家,同時還是可回溯至《神奇地帶》時期的資深動漫阿宅。他熱愛動漫畫,也喜歡松本大洋,對漫畫中文對白的講究比我還龜毛、但又不會被日文綁住,剛好可以提供第三方意見。問到最後乾脆請他擔任全書審稿。

有時遇到很難處理的句子,他會字正腔圓地詳細解釋這句話日文的字面意思、隱含意思,以及和譯文的ニュアンス(nuance,語言中細微差異),我聽了後會直覺說出中文,他會接口說「對!」或是「不不,接近了,還差一點⋯⋯」感覺手機另一頭正用舌尖不斷地打量琢磨字句。有時遇到我覺得其實已經很OK的句子,他還是會說:「不,這不是中文!我完全不能接受!」然後苦思一晚,隔天再回我。製作松本大洋漫畫的過程中,承蒙許多同樣有愛的松本迷提供非常多協助,深深感謝。



林怡君 MaoPoPo
嗜讀圖,熱愛繪本、漫畫、動畫、偶戲。曾任報社記者、譯者,現任大塊出版社資深主編,編過各類漫畫圖文作品,獲第七屆金漫獎最佳漫畫編輯。編輯作品包括蔡志忠、敖幼祥、朱德庸、鄭問作品、《達令是外國人》、《被子》、《牡蠣男孩憂鬱之死》、《吉米.科瑞根》、《列那狐》、《丁丁歷險記》系列和《大野狼。繪本誌》等,於松本大洋作品中文版絕版多年後,重新推出《惡童當街》、《乒乓》以及即將出版的《花男》。

力本
喜歡漫畫創作,但稱不上是漫畫家。
因緣際會進入Taiwan Comix,參與《TX4》的創作,目前身兼《TX》編輯一職,努力催生《TX10》。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惡童當街》、《乒乓》與《花男》,松本大洋漫畫彩蛋與製作幕後大公開!

松本大洋漫畫一直是台灣漫迷心中的經典作,2016年《SUNNY》中文版推出完結篇,2017年《惡童當街》、《乒乓》全新中文版推出,2018年2月更出版《花男》,愈來愈多人被松本大洋筆下精緻、細膩、驚人的構圖張力給震懾。此特輯不僅帶你看漫畫對白幕後製作花絮,更有隱藏彩蛋與專業人士的作品分析,漫迷必讀!

1459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