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生活提案

從獨處獲得滋養,與自己和解才有能力面對世界——專訪大人的繪本《罐頭Pickle!》李維菁、Soupy Tang

  • 字級

《罐頭Pickle!》文字李維菁與繪圖Soupy Tang(湯舒皮)(攝影/陳怡絜)


罐頭 pickle!

罐頭 pickle!

獨居的女子替自己煮的粥買了醬瓜當配菜,結果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死活轉不開罐頭的蓋子,這個夜裡灰頭土臉與醬瓜奮鬥的故事,成了《罐頭Pickle!》的緣起。

若你從李維菁的小說去認識她,難免將她坦率到犀利的詞語轉化為一個難以親近、對人對己都有高規格要求的精明形象,但現實生活中的她,頭上斜插一副鯊魚夾、穿著氈滿貓毛的罩衫就能信步出門到附近咖啡廳寫稿,熱鍋煮水時會忘在灶上直到焦味傳來還懷疑是鄰居廚房燒壞了東西,手機裡最常使用的軟體是找路用的導航地圖……

對比隨興又帶點迷糊的李維菁,《罐頭Pickle!》的圖像創作者Soupy Tang(湯舒皮)則無論工作或生活都秉持高度紀律與執著,這天我們相約在Soupy家裡午茶,一面參觀Soupy剛花費了一年親手打造的理想居家,一面聊聊兩人這次的合作。對比圖文作者的個性習氣,彷彿是翻開書頁第一幅畫面真實上演。

(圖/時報出版提供)

故事一開始,女主角站在廚房外探頭看著熟練煮食的朋友,聚餐結束朋友甚至打包妥當讓不擅廚藝的她外帶回家。

「你知道原本故事裡提到愛料理的朋友其實是男性嗎?」李維菁倚在廚房牆邊問到。
「我畫了一位女性朋友,而且那其實就是照我的廚房畫的啦。」Soupy一面切著午茶用的巧克力蛋糕一邊笑著自白。

李維菁喜歡簡單的料理方式,自己煮粥和熬湯來喝,至於配菜料理,如果外面有專業的人可以處理得很好,就交給他們吧。便利商店裡的加熱食品也是嘴饞時的好朋友。Soupy則是喜歡吃也喜歡自己料理的人,並從畫圖、監工到尋找骨董菜櫃子來放餐具,一手掌控地打造自己的夢幻廚房。


同為獅子座的兩個女生聊起天來親暱熟稔,難以想像她們在合作前素不相識,只憑著閱讀彼此的作品互相隔空欣賞,當初一知道要選個故事做繪本,李維菁沒有經過什麼掙扎,很快就憑著直覺選了自己從前的這個小短篇,並完全不設限地交由Soupy自由發想畫面。

Soupy:雖然主角只有幾套衣服換來換去,但我刻意設計了花色各異的可愛襪子,和隨心境改變顏色的腳指甲油,去暗示大家主角不像她自己寫的那麼邋遢,其實是愛乾淨的啦。

李維菁:但我真的是邋遢的啊(大笑),不過我的確喜歡不同襪子,也會買來送人,襪子是溫暖又可愛的織品。

Soupy:第一次見面時,我就有先觀察維菁是一個怎麼樣的女生,繪圖的時候就會把那些感受帶進角色裡面。維菁把自己寫成一個好像很不注重生活的人,但我想畫出一個「雖不注重生活,卻天生有品味」的角色來對應她。

李維菁:我其實也不是完全不料理啦,我只是煮得不好(笑)。我上次想燉湯,結果卻忘了自己在煮水,就把鍋子燒壞了,只好去買了一個新鍋子,還認真地上油養鍋,然後,然後就收起來了……


除了主角在裝扮上的小細節,今年才完成《走進世界廚房》創作計畫的Soupy更精準以不同廚房樣貌對應出故事情節——愛下廚的友人檯面、牆面都擺放了新鮮常備食材的主婦廚房,主角租屋時那將就著使用、器具缺東缺西的老舊廚房裡只放了發芽的馬鈴薯和零食籃,最後是看起來精心挑選過的各式廚具填滿檯面(但看起來還是不常用)的寧靜廚房,畫面裡的細節就像旁白般,道盡故事主角搬家前後的心情轉折。


透過不同階段住所廚房的樣貌,主角的心情狀態跟著活靈活現了起來。(圖/時報出版提供)


故事配上精準直覺的角色設定和精確的視覺創作,那些無意間展露的小癖好和空間、色彩敘事,都成了畫面裡值得慢慢品味的細節,讀著讀著,這個角色愈來愈立體,讓你我情不自禁地感同身受、放情投射。我們隨著劇情推進跟著揪心,想起自己每一次想逃離一切的那種心情,而現實生活不若繪本有翻閱完畢之時,身為創作者,無論是李維菁或是Soupy,實際上是如何面對現實生活中自我拉鋸的狀態?


李維菁:
無論是投入工作裡去逃避生活,或是從工作逃到生活裡,我都經歷過了,而現在是再度處於離開職場的失業狀態裡。我自己並不贊同「專職作家」的狀態,其實我覺得上班、勞動是很好的事情,因為寫作不只是經營文字,創作需要一大段的時間去累積和理解你的生活經驗以及與社會和自己的關係。在現在的寫作過程中,偶爾會受到貓的干擾無法繼續,也會有需要離開屋子出去走走的時候,我也喜歡出門去觀察人,如果有想買的東西,不管多遠,我就會聽著音樂,一路步行前往。

Soupy:我面對生活和工作,每天就像公務員一樣規律,不管多晚睡,內心就是會有一股力量催促我早起,每天想到陽台上的植物,就會趕快起床澆水,想著早餐要吃什麼,就很期待。但當要創作自己的作品時,我好像反而沒辦法很有計劃,最好的狀態通常發生在回到蘇格蘭的公婆家時,可能因為拉開了與日常生活的距離,進入完全放鬆的狀態,對於很多事情都不再那麼在意,就不會被干擾了。


透過步行與離開,李維菁和Soupy享受「獨處」的時光,轉換自己的心情與狀態,對照書中一幕幕場景裡,角色不上網、不打電話、不更新她的臉書,只是在住家與便利商店間一次次的往返間,不斷地自我對話、療癒自己。

李維菁:其實我也曾經受社群困惑過,社群讓人一直處在覺得自己被審視或是被比較的狀態,匱乏感和被剝奪感都變得強烈,會讓人沒辦法好好跟自己相處。但你自己的身心,就是理解他人最好的工具,必須要先能夠理解自己,才能夠去同理他人。

Soupy:曾有人跟我說,你吃這行飯應該要認真經營社群,但我和維菁都比較喜歡跟真人相處的時光,我們碰面時幾乎都不會拿出手機來滑,這在現代社會裡好像很難。

李維菁:人都需要能夠理解自己的恐懼,包括對創作、對社會、對人際的恐懼,並不是這樣就知道可以怎麼辦,而是想通了,知道怎麼去度過、去調整自己的頻率。一旦跟自己的關係變好了,就知道開不了罐頭可以找別人幫忙,你不能期望別人來填滿你心裡的匱乏,但其實可以透過他人的陪伴來渡過關卡。


《罐頭》的英文書名由Soupy的老公命名,選了「pickle」這個詞帶出了「困境」與「罐頭」的雙關語意,或許在故事中困住主角的,不是打不開的罐頭,而是被打不開罐頭這件事情困住的自己。經歷各種或坦率、或喪氣、或自在、或孤單的心理狀態,故事的最後,無論罐頭有沒有打開,某種程度上,主角算是達成了與自己的和解吧。

我還是一個人生活,但可能沒那麼害怕了,
不管是怕這世界,怕自己真正的樣子,或者是怕一個人面對這世界的無力。

——《罐頭Pickle!》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個年,我只想一個人靜一靜不行嗎?(哭出來)

面對親友環繞你感覺焦慮,塞在人群車陣中你感覺快要窒息,獨處的好處只有自己知道......還有這幾篇的作者也知道。

189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