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詩人╱私人.讀詩

徐珮芬:把你們搖出我的身體──讀余秀華〈你沒有看見我被遮蔽的部分〉

  • 字級


第一次讀到余秀華的詩,便被這樣的情話搗爛了心:

需要多少人間灰塵才能掩蓋住一個女子
血肉模糊卻依然發出光芒的情意

我想起那些在暗夜裡昂揚的淫聲浪語,藏在高潮起伏下的不安與孤單;城市裡的賣場紛紛播放起聖誕歌曲,提醒我們這(該死的)屬於有錢人與有情人的節日又來了。平時已無處安身的感覺更為強烈,只好躲在斗室裡一個人吃泡麵。

余秀華的詩顯然不是寫給我們這些在資本主義裡浮沉的孤單青年。她的情詩裡盡是橫店,坐落在湖北省武漢南部的一個小村鎮。

愛戀在橫店昂揚,慾望在橫店猖狂。女詩人步過波浪般隨風起舞的麥穗,麥穗把她的身影吹得很遠。

島嶼這端的我卻讀得驚心動魄,她的文字喚起了我用文明與教育壓制在心底深處的惡意與占有欲。每看她的詩,總讓我想隨便跟誰一起搖搖晃晃整個晚上,第二天吃個早餐,各自結完帳就說再見。

余秀華把我被遮蔽的部分赤裸裸的掀開,也不蓋上就走得很遠,消失在遠方的麥田間。

而我,我還來不及把她的詩句搖出我的身體。

-

你沒有看見我被遮蔽的部分 
◎余秀華

 

搖搖晃晃的人間:余秀華詩選

本詩收錄於《搖搖晃晃的人間:余秀華詩選》

春天的時候,我舉出花朵,火焰,懸崖上的樹冠
但是雨裡依然有寂寞的呼聲,鈍器般捶打在向晚的雲朵
總是來不及愛,就已經深陷。你的名字被我咬出血
卻沒有打開幽暗的封印

那些輕省的部分讓我停留:美人蕉,黑蝴蝶,水裡的倒影
我說:你好,你們好。請接受我躬身一鞠的愛
但是我一直沒有被迷惑,從來沒有
如同河流,在最深的夜裡也知道明天的去向

但是最後我依舊無法原諒自己,把你保留得如此完整
那些假象你還是不知道的好啊
需要多少人間灰塵才能掩蓋住一個女子
血肉模糊卻依然發出光芒的情意


我只擔心雨會不會一直下到明天早上

我只擔心雨會不會一直下到明天早上


徐珮芬

花蓮人,清華大學臺灣文學研究所畢業。曾獲林榮三文學獎、清華大學月涵文學獎等。曾出版詩集《還是要有傢俱才能活得不悲傷》《在黑洞中我看見自己的眼睛》《我只擔心雨會不會一直下到明天早上》(2017)。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以現代詩紀錄生命、消逝與記憶──〔沉舟記/消逝的字典〕特別企劃

藉眾人的筆,採集不同的生命經驗。 「沉舟記」出版計畫邀集台灣詩壇老、中、青三代約百位詩人,藉以定位出半世紀的寬幅作為這次書寫的回望空間,其中不乏寫作世家的參與,以對比出世代間的差異與共同凝視的消逝。 也邀請不同語言的使用者用不同語言的紀錄,讓屬於這片島嶼上關於消逝的體察面向加以拓寬。

48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