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作家讀書筆記

穿越吧少女!結合百合元素與歷史質地的苦甜小說──廖梅璇讀楊双子《花開時節》

  • 字級


作家讀書筆記bn

還真是沒有看過穿越到台灣的日本時代的小說呢。」這句《花開時節》主角的心聲,也是我乍見此書,第一個萌生的念頭。

2016年,甫從大學畢業的楊馨儀溺水醒來,赫然發現靈魂置身於6歲女童身軀內,成為大正15年台中州王田「知如堂」楊家備受寵愛的么女楊雪泥,暱稱「雪子」。故事由雪子與友伴灣生早季子的精神戀愛與女性覺醒意識出發,旁觸地方鄉紳家族少爺小姐侍妾傭僕各色人等命運。

花開時節

花開時節

作者楊双子為馨儀開了主角外掛,精通英日語兼具律師事務所實習經驗,在穿越後表現出超齡的遠見,被家人視為商業奇才,也是台中高女的校園偶像。同時作者也鋪砌綠川柳川鈴蘭通等日本時代台中地景,接合圓仔綁糖、〈望春風〉曲盤、林獻堂《環球遊記》七娘媽亭等物質細節,構築出1930年代的台灣大宅門。書中描摹楊家的豪奢排場、千姿百態的女性角色與家族權力籌謀,令人聯想起另一大眾小說類型──宅鬥小說,但《花開時節》有別於時下女性宅鬥小說的陰暗潮黏,著重開明大家族的闊朗氣象,調性明亮,家族權力轉移也出自於親情壓力,而非心機用盡的惡鬥。

一本書包攬穿越、歷史、百合、宅鬥等類型小說元素,令人擔心作者要如何調配滿滿一鍋素材,而不致於淪為黑暗料理。作者考量到讀者不熟悉日本時代的歷史,於是藉由馨儀一個21世紀大學生的眼光,帶領讀者認識日治時期台灣迅速現代化的繁華盛況。受「大正民主」浪潮影響,女性解放的觀念由日本傳至台灣,加上台灣陸續成立高等女學校,女學生間產生自成一格的菁英文化與親密羈絆。書中幾乎每個讀過高女的女孩,都戀慕著身邊優秀美麗的女伴,女女間999純金的赤誠盟誓,遠非凡庸的婚姻嫁娶可比,如早季子與雪子便懷抱著遠大志向,約定畢業後一同前往日本升學,實現夢想。作者藉此將百合元素嵌入歷史背景,高冷文學少女╳鬼靈精吃貨CP的人設反差,更萌得皮脆心軟,甜裡帶苦。

有趣的是,作者針對日本時代「雙語並行」的情況,在日文對話部分借鑑常見的日本文學翻譯腔,模擬日語口吻;而在台灣人用台語交談時,則運用對應漢語和常見台語漢字,打造流利對白。讀到「人的喙,掩袂密!」(比喻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這般靈動的俚語用法,如我之類的台語母語人大概都會擊掌叫好。作者大膽挑戰書寫兼具準確度與可讀性的台語文,如聲優般賦予每個角色一把氣口,既有二姨婆負能量破表的長輩碎念,也有雪子與雙胞胎堂姐摩登少女的嬌聲謔語,使本書在提供穿越小說的閱讀快感外,更具備歷史小說細膩寫實的質地。

因此深入細讀,在描繪大宅門優裕生活與少女羅曼史的唯美詞藻下,女性處境如錦緞隱紋,漸次浮現出分歧命運。招贅夫婿,撐掌起楊家的女家長阿嬤、終身未婚的養女阿蘭姑、細姨秋霜倌、順應家族安排與富戶聯姻的長姐春子、堅強的雙胞胎堂姐好子與恩子,女性在嫁與不嫁間如花綻放,萎謝有時。尤其每個章節皆以花名暗喻人物處境,玉蘭、牡丹、山茶、金銀花群芳在知如堂庇蔭下韶華極盛,也難怪阿嬤等人惟恐家族一旦入不敷出,大樹傾頹,風吹雨打過後勢必殘紅狼藉。

南天書局2001年出版的《花開時節》收錄楊千鶴(1911-2011)小說〈花開時節〉日文原版及中譯版

在1930年代新舊潮流交替之際,相較於認命的秋霜倌、阿蘭姑,受過現代教育的年輕女性因應困境,各有不同作法。並蒂花好子恩子依循傳統女性爭取權力的渠道,承擔起操持知如堂的責任,憑藉著介入家族經濟與子嗣傳承體系,獲得支配資源的權力。雪子卻冀望經由新時代接受高等教育的機會,與早季子共同追求人格獨立的自由。長兄意外心理崩潰,持家的接力棒落到雪子手中,打亂了與早季子並肩奮鬥的計畫,使雪子在高女畢業前夕面臨艱難抉擇,而女校同學也紛紛做出升學或婚嫁的打算,貫穿全書的女性成長主題,與台灣第一位女記者楊千鶴於1942年所著的同名日文小說〈花開時節〉遙相呼應。

楊千鶴在〈花開時節〉裡描寫了高女畢業生的迷惘焦慮。日治時期接受新式教育的台灣少女,看似擁有比過去傳統女性更多的可能,但女性謀職仍舊困難,空有一身本領卻施展不開。少女彷彿透過教育望見美好願景,在現實前碰得頭破血流後,才發現自由是偽裝成3D的2D透視壁畫,看得到卻走不進。楊双子接續前輩對女性命運的叩問,安排雪子在權力與自由的兩難中,觀察眾人浮沉於時代洪流裡的掙扎,逐漸瞭解內心真正的想望。

或許楊双子選擇以穿越小說承載女性成長的題材,除了隔著距離重新檢視日治時期的歷史,也因為在穿越小說裡,歷史提供另一種生命的可能,賜予第二回愛與被愛的機會。讀者透過女主角雙眼,觀看對照現今與過去女性的相似困境,從無數女子化灰的夢想殘骸中,汲取出當下生存的意義,正如雪子在參照身旁女性境遇後,決定繼續追求愛與自由。此外,作者密針織繡各階層女性心理,使本書超脫一般穿越小說的公式,深入探索本土女性自覺,結合固守內宅的傳統「女眷」與打破內外隔閡的「女學生」心理活動,開創了以女性為主體的歷史小說新局面,在當今興起的台灣歷史小說潮中,令人目光為之一亮。

《花開時節》結尾,雪子在寄給早季子的信裡附上月季花,月季四時盛放,落花時節即是花開時節。1930年代的繁華絢麗會毀於戰爭砲火,少女終將衰老,但近90年前台灣女性生命燃燒的光燄,未來仍持續在女孩眼瞳裡躍動。


作者簡介

1978生,台灣嘉義人,台大歷史系雙修外文系畢。善於失眠,喜陰溼,背對鏡子面朝苔綠,在詩、散文和小說間切換電頻,曾獲時報文學獎短篇小說獎,林榮三文學獎散文獎,梁實秋文學獎,2015年於法國出版中法對照詩集《雙耳的對話Dialogue des oreilles》。另著有散文集《當我參加她外公的追思禮拜》

  延伸閱讀  
1.【書評】翟翱:妖異生汁!小說家的集體降靈會──讀《華麗島軼聞:鍵》
2.【書評】吳曉樂:以愛情為引,勾出了歷史的縱深──讀張悅然《繭》
3.【書評】李屏瑤:天下的網協都是一樣的!──讀《愛與熱情的網球史》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在文革之後,他們書寫著──中國當代作家的回望與展望

畢飛宇、徐則臣、金宇澄、郭坤仁、余華……這些中國作家寫文革、寫市民生活、寫當代人共同面對的課題,他們眼中的中國是怎麼樣的?

9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