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紀大偉研究生三溫暖

【紀大偉專欄|研究生三溫暖】話題06#從《世界一初戀》看「師生戀」和「師生怨」

  • 字級


不少書籍指導研究生求生術,但是往往沒有顧及「文學院研究生」的kimochi。
所以這個專欄特地為寂寞的文科而寫。
研究所好比三溫暖,讓人噴熱淚冒冷汗。
你應該進去呢,還是出來呢?



#本期話題:從《世界一初戀》看「師生戀」和「師生怨」



我在BL名著《世界一初戀》看到研究所的「師生相處之道」。我目前看了這系列漫畫的前三冊,的確看到無數「越羞越漂亮」的「啾噗、咕啾」畫面(「啾噗咕啾」是狀聲詞)。

世界一初戀 ~ 小野寺律的情況 ~ 03

世界一初戀 ~ 小野寺律的情況 ~ 03

但這些「啾噗咕啾」跟許多讀者樂於想像的師生戀無關。超自然震動發生在漫畫社總編輯高野跟社內小編輯小野之間:這兩人曾經是高中學長和學弟,目前是主管和屬下,但不是師生。如果放在大學系所來看,這兩人的關係像是資深教授與菜鳥教授。我不否認資深教授跟菜鳥教授之間可能發生曖昧、可能發生濫用權柄情事,也可能結成連理,但畢竟不是師生戀,學生不必自己想太多。

我在《世界一初戀》看到「師生怨」而不是「師生戀」。書中類似師(指導老師)的角色是漫畫出版社編輯(包括高野學長和小野學弟)。他們總是遇到「踩到死線」(也就是,無法準時交稿)的漫畫家。霸氣的高野總是扮黑臉,恐嚇漫畫家早點交稿否則就要叫印刷廠直接送印不要等漫畫家;受性十足的小野則樂扮白臉,給漫畫家溫暖打氣以便催生稿件。也就是說,高野類似所謂機車的指導教授,小野則類似nice的老闆。

那麼研究生是誰?他們就是漫畫家。「師生怨」就發生在拚命催稿的出版社編輯(類似指導教授)和躲起來不敢面對編輯臭臉的漫畫家(研究生)。我不否認師生之間有可能發生法律糾紛(性騷擾、盜用學生智慧財產等等事件),但我不是要談這些糾紛——遇到這些問題,請找律師。

據我看三冊《世界一初戀》的有限知識,我還沒有看到有哪個漫畫家跟哪個編輯「啾噗、咕啾」。也就是說,沒有類似師生戀的case。

我要談的是,不涉及法律糾紛的師生怨:指導教授很兇、一直打槍研究生的論文稿子、突然中斷指導研究生反而叫他去找新的老闆、給研究生很緊的畢業時間表(逼學生在兩年內畢業或是逼學生在第六年畢業,也就是給太少時間或太多時間)、出國進修一年都不理會研究生email……. 研究生抓狂了,上BBS和臉書吐苦水,有時候不惜在網路報復(發出「匿名」黑函「抹黑」教授)。

在每年層出不窮的師生怨事件裡頭,有些老師是該罵沒錯,但是有些老師是無辜清白的。

誤會經常跟兩回事有關:《世界一初戀》裡頭一再強調的「週期」,以及一再呈現的「工作團隊」。

老師是學界老鳥(進入學界十年以上),比較不會忘記「週期」和「工作團隊」的規矩;研究生往往是學界菜鳥(接觸研究所三年以下、五年以下等等),所以可能壓根不知道「週期」和「工作團隊」是什麼。在週期跟工作團隊這兩塊領域踩到地雷的人,往往是生嫩的研究生,而不是老成的老師。

如果你是文科研究生,看到這裡卻還不知道我在說的週期和工作團隊是什麼,那麼你「要不是沒有看我的MEDIUM【研究生青紅燈】」,「就是沒有看《世界一初戀》」。

在《世界一初戀》裡頭,主要角色面對的週期是二十天。別家出版社的週期各有長短,要看出版的是週刊、半月刊、月刊、季刊而定。在週期內,編輯要跑完所有的流程:這一期的主題發想、這一期的主打漫畫家交稿、這一期的稿子收齊之後編輯、送印刷廠。每一期刊登的漫畫家作品大約有五種到十種(來自五位到十位不同漫畫家)。

如果有哪個漫畫家逾期沒交稿,編輯就會去漫畫家工作室催稿,如果催不到就只好不等漫畫家稿子,改登墊檔的稿子,然後匆忙送印。

台灣各大雜誌社也都按照各自的週期運行。在週期的第一天,每個編輯都光鮮亮麗;到了週期最後幾天,每個編輯都沒時間洗澡、直接在辦公室睡覺、吃7-11維生。

沒進入狀況的研究生不知道週期的重要性。他們誤以為一年中的每一天都可以找老師meeting,每一天都可以交論文給老師改,每一天都可能是畢業日。他們不知道每個老師手上都有好幾個週期要處理。

文科老師有多少週期要處理?

一,她可能手上有三、四個指導學生(甚至五、六個或更多),每個學生都各有各的週期。

有人要在一個月內畢業,有人要在兩週內交出整本論文給老師批改,有人要在一週內交出重寫的論文摘要跟老師meeting。一個老師手上的學生們各有各的週期要搶救。

如果某個研究生一直躲老師,到了某一天突然開悟,要求老師在某月某日meeting或改整本論文或舉辦畢業口試——老師必定傻眼。這個突然浪子回頭的研究生就是在「插隊」,壓根沒想到自己的學弟妹都在急症室排隊等著老師開刀。

遇到這種突然粗魯插隊的研究生,老師只能說,「快走!你去找別人指導吧!」老師連跟你meeting的時間都沒有。

所以研究生一定要跟指導教授的研究助理打好關係,打聽老師的週期為何,什麼時候找老師才不像是「插隊」。

二,老師自己可能有很多週期要處理。跟學生沒有直接關係。就算親近的學生恐怕也不知道。

(1)如果指導教授熱衷研究,那麼她在每年十二月都要閉關一個月(或是一個月以上)撰寫「科技部年度計畫」。截止日期通常是元旦前後。研究生別想在十二月找老師(就算只是meeting而已),否則你就是打擾老師閉關趕稿。(*這一項適用於我。)

(2)如果指導老師出國進修半年(或一年),那麼她在這半年/一年的國外時光都沒有義務理會任何學生(含指導學生)的email或其他信件。她在國外就是要忙她的研究,研究生的任何動作(想要meeting,想要請老師改論文)都要等到老師回國之後再說。老師出國進修,本來就有完全不理會指導學生畢業時間表的權利。如果研究生沒有摸清楚自己老師的動向,那就可能讓自己的畢業日期延後半年/一年。(*這一項適用於「未來」的我)

(3)如果指導老師忙著寫學術專書(如,《同志文學史》)或是忙著寫期刊論文投稿,那麼她可能一年之中有十個、二十個大大小小的死線要處理(投稿過程可能一投再投、退稿再投、一改再改)。許多老師寫書和寫論文投稿的時候都很低調,不會讓學生知道(當然學生也就不會知道老師竟然一年之中有那麼多死線)。學生踩到老師的死線就必死無疑。(*這一點適用於我。我過去四年寫《同志文學史》,都是過這樣的生活。)

(4)如果老師有「六年升等條款」纏身(也就是必須在六年之內從「助理教授」升到「副教授」),那麼這六年就是老師的「大週期」。事實上,六年條款只給老師五年時間:用五年累積學術成果,用最後一年辦理升等程序。在這六年間,研究生不要惹到老師。

(5)如果老師每一週都到校外演講,那麼每一週都是老師的週期(她要準備、要出差,都要花時間)。(*這一點「經常」適用於我。)

(6)如果老師經常幫報紙、新媒體、OKAPI、新書撰寫稿子、評論、導讀,那麼她就收集了更多死線。(*這一點「經常」適用於我。)

親愛的研究生,你覺得你在一年365天,有哪一天是「適合」跟老師聯絡的「安全期」?你的週期跟老師的週期發生衝突,是天註定。你只能耐心跟老師協調一個雙方都可以接受的日期。如果你「喬不到」你要的日期,因此大發雷霆,怪老師不配合你,那麼,你還是趕快換老闆吧。

我的原則:
(1)如果有學生要找我當指導教授,我要求學生在「至少一年之前」(從預期畢業年月日逆向算)充分告知我。要不然,我就不理會。我要想辦法在一年的時間中喬出時間給詢問者啊!如果只給我半年的時間,我要怎麼喬?
(2)如果有學生要找我meeting,我要求學生先交給我充分的文件(例如論文稿),然後給我七天的時間喬日子。你如果臨時找我要我馬上meeting,就是在「插隊」。我怎麼可能臨時抽身照顧你。(*以上原則適用於大部分大學老師。)

關於「工作團隊」,我下回再說。


\\紀大偉最新專欄研究生三溫暖】每雙週三更新//
話題01#念文科研究所有什麼用?
話題02#碩博生入學面試十大地雷
話題03#一點點狂傲的勇氣──再談研究所入學口試地雷
話題04#寫論文:搞什麼飛機
話題05#從BL名著《世界一初戀》認識文科研究生地獄



同志文學史:台灣的發明

同志文學史:台灣的發明

〔駐站作家〕
紀大偉
美國加州大學比較文學博士,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老師,著有小說《膜》、學術專書《同志文學史:台灣的發明》
FB:紀大偉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