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推理藏書閣

【推理入門】犯罪現場的「水」與「火」——那些引人注目的正邪角色

  • 字級

「你從阿富汗來。」——若要票選福爾摩斯經典對白,這句話絕對可以排行前三。這段取自《血字的研究》福爾摩斯與華生兩人初見面的場景,是書迷眾所皆知的經典橋段,接續在本台詞之後,福爾摩斯便展現了一連串「見微知著」的觀察力與邏輯推演,世人所知的名偵探形象,可以說就是從這句話開始的。

 

布娃娃殺手

布娃娃殺手

本期嚴選書《布娃娃殺手》同樣也有類似的「破題」場面:倫敦最嗜血的「火葬殺手」一案在法庭進行最終審理,當陪審團主席一句「無罪」的宣判下達,擔任搜查核心的警官沃夫率先衝上被告席,眾目睽睽之下將嫌犯痛毆一頓,不久即受到法警的制裁。僅是寥寥數頁的描述,便對男主角執拗、剛烈的脾氣,作了最鮮明的刻畫。

提到脾氣火爆的主角,或許有人會想到推理小說的美國革命早期,由達許.漢密特與雷蒙.錢德勒所打造的冷硬派私探形象,這些穿梭於殘酷的犯罪大街,以拳頭和手槍辦案的硬漢們,性格自是十分不好惹。然而比起冷酷的史貝德與多愁善感的馬羅,另一位作家米基.史畢蘭筆下的麥可.漢默的「暴徒」個性更加顯著,首部作品《I, The Jury》(我即審判)書名正如同他的信條,崇尚「以暴制暴」。由於作品裡充斥著大量色情與暴力,使得漢默與作者史畢蘭經常成為文學界攻訐的對象,然而它的暢銷,恰代表主角藉由「性」展現的活力與透過暴力揮灑的激昂正義感,被當時的大眾所青睞。

這樣的「復仇者」形象到了現代,往往加入童年陰影、心理創傷等要素,成為人格形塑之一環,中山七里《連續殺人鬼青蛙男》主角古手川和也便是一例。古手川小學時期的摯友遭受霸凌,他卻以傲慢的語氣勸告對方:「再忍耐兩年就好。」不久即聽見朋友從校舍頂樓跳下,當場死亡的消息。此事令古手川性格丕變,成為血氣方剛、專門對抗霸凌者的武夫,長大後理所當然地成為警察。如此嫉惡如仇的個性,內心也有著渴望傾聽、祈求寧靜的一面,然而這也讓他在搜查時深陷泥淖,甚至落入陷阱。本書的偵辦過程,伴隨著古手川這個角色心理上的成長,讓讀者見到一個橫衝直撞的新銳刑警,如何透過案件增添一份老練。

龍紋身的女孩

龍紋身的女孩

若問到這類人物是否有女性,答案當然是:有!其中最知名的便屬瑞典作家史迪格.拉森筆下「千禧年三部曲」的女主角莉絲.莎蘭德了。於《龍紋身的女孩》初登場的她,有著一頭染黑的紅髮,左肩紋有龍的刺青,身兼私人調查員與駭客的雙重身分。莎蘭德辦案能力高強且聰慧,然而個性封閉、喜好獨來獨往,經常對蔑視女性的男人展開報復式的反擊(讀了就知道我在說哪一段)。到了《玩火的女孩》,讀者會知道是童年的一場災難造就了這樣的她,也明瞭她為何被法院判決失能,送至精神病院的原因。拉森基於自己的左派理念與性別議題價值觀,創造了這樣的「復仇女神」角色。

相較於「調查者」一方外放、猛烈的特質,「犯罪者」一方的魅力,反而凸顯在其深沉、令人捉摸不透的個性,方能誘發讀者內心的驚駭與恐懼。湯瑪斯.哈里斯筆下的「人魔」漢尼拔.萊克特便是個很好的例子,在初登場作《紅色龍》中,漢尼拔雖是配角,卻已展現強大的知識與心理操控能力,此種「操縱殺人魔的殺人魔」特質深得哈里斯的喜愛,才有了續集《沈默的羔羊》與《人魔》誕生。漢尼拔身為犯罪者,會對認可的人展現紳士般的敬意,同時還身兼美食家與食人魔,此種巨大的反差呈現一種暴力美學,使這個角色顯得相當變態獵奇,卻又不得不為其魅力所折服。電影更透過安東尼.霍普金斯的詮釋,使漢尼拔在虛構的犯罪史上佔有數一數二的地位,成為無可取代的經典角色。

附帶一提,若要選擇日本作品中最有魅力的殺人魔,筆者會挑選殊能將之《剪刀男》的主角。並不是說這個被媒體取名為「剪刀男」的連續殺人犯,犯罪手法有多高超,人格特質有多病態。而是透過剪刀男雙眼所見、乃至話語中對社會的嘲諷,以及老是求死不得的無奈經歷,在在呈現此角的黑色幽默能量真是強到爆表!若想讀到耳目一新的psycho killer,請一定要試試這本,保證讓你會心一笑。


寵物先生,台灣推理作家協會會員,身為科技業碼農與推理小說愛讀者,常絞盡腦汁思考這兩種生態的轉換與融合。以《虛擬街頭漂流記》獲第一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首獎,另著有長篇《追捕銅鑼衛門:謀殺在雲端》《S.T.E.P.》(與陳浩基合著)與〈名為殺意的觀察報告〉、〈犯罪紅線〉等短篇創作。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