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博客來選書

荒謬的喜感,小人物的悲涼──十一月選書《慈悲》

  • 字級


認識路內的小說,是2017年最大的驚喜。

路內的小說很特別,當初推薦我讀的出版界友人如是說。但怎麼特別呢?友人說三言兩語講不清楚,乾脆發來書稿,請我自己讀讀便知。而友人的說法果真沒錯,一打開書稿,我就被路內的文字風格徹底迷住了。

路內作品的特別,一部分原因在於他工人出身的背景與以工人生活為主的寫作題材,讓他在普遍受過正統文學教育或寫作訓練的文壇顯得獨樹一幟。但最主要的原因,在於他的寫作風格。路內的文字簡白明快,平鋪直敘,以幾近沒有形容詞的素樸語言,建構出貼近現實世界的真實感,帶來極為強勁的衝擊力。

路內的小說慣以工人為主角,描寫社會底層生活。但不同於一般以工人為主題的小說,路內並非利用小說作為揭發、控訴甚或宣揚理念的載體,而是以毫不雕琢堆砌,絕不煽情激昂的簡潔文字,直接帶著我們走進工人的生活裡,泯滅了己身與他人之間的界線,用他們的視角去看世界,聽他們說話,與他們一同呼吸,一同走過人生悲歡。這種淡之若水,後座力卻極大的震撼與感動,是我從未有過的閱讀經驗。

慈悲

慈悲

《慈悲》這部小說裡,路內以工人陳水生的生活與化工廠的興革,折射出大時代的50年變遷。從饑荒到政治運動,再到改革開放與國營企業民營化,工廠隨著外在環境不斷產生質變,但身為工廠骨幹的工人們,卻依舊在社會的底層為生存而掙扎,只能逆來順受地接受無法改變的宿命。

然而,路內並沒有讓《慈悲》變成一部灰暗嚴肅的小說,相反的,他以一貫簡潔明快的筆調,營造出近乎歡快的敘事節奏,讓一個原本可能走向悲劇的故事,呈現出荒謬的喜劇風格,形塑了「只要活著,終會有好事發生」的荒涼喜感。

閱讀《慈悲》,總是忍不住因書中人物為求生存的種種荒謬言行而發笑,但笑過之後,又不禁為人在命運面前的卑微淒涼而悵然。路內寫的不是一座工廠,一個工人,甚至也不是一個時代,一群個人。他寫的是流轉的時代,以及恆常的人性。

時代無情,或許只有人性的慈悲能救贖一切。


李靜宜
東美出版社總編輯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在文革之後,他們書寫著──中國當代作家的回望與展望

畢飛宇、徐則臣、金宇澄、郭坤仁、余華……這些中國作家寫文革、寫市民生活、寫當代人共同面對的課題,他們眼中的中國是怎麼樣的?

4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