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神小風看漫畫

【少女出租店24H】EP04《NANA》:她們是少女讀者的鏡子,映照出內心想望的和真實的自己

  • 字級


NANA(1)

NANA

常常我想,是這些漫畫收留我,
是這些心愛的少女們陪伴我度過困惑的人生,
讓人在現實裡有一個能鑽進去的、黑暗而安心的地方......
//

少女出租店24H|EP04
《NANA》(NANA -ナナ-)

 

1999年發生了什麼事?宇多田光推出首張專輯《First Love》,搭上日劇裡瀧澤秀明的美顏近乎無敵;暢銷書王者痞子蔡《7-ELEVEN之戀》登場,宣告網路小說的時代已經來臨。根據十六世紀諾氏特達瑪士的預言,1999,恐怖大魔王來襲,末日近了。我15歲,正是看什麼都不太順眼的中二年紀,對於活著沒有太多想法,於世界大事也無所知悉,家庭與人際關係障礙已足夠我困擾。就要邁入千禧年的最後一天,1999年12月31日,學校早早放人,我央求我媽,這一天讓我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吧。或許被電視裡漫天漫地的末日兼跨年氣息感染,她難得的說好。我心懷悲壯,捧著這得來不易的自由,心裡踱一圈,最後買了一大包鹽酥雞,走到巷口漫畫店,好好看了個爽。

大魔王沒有來。我的末日心願如此無聊。所有激烈的都在漫畫裡,矢澤愛的《NANA》就從1999年開始:為追隨愛人,小鎮姑娘奈奈搭上往東京的夜車,命運般的和龐克女孩娜娜相遇了。兩人姓名相同,個性兩極,陰錯陽差下住進707號房,展開同居生活,「一切都是大魔王的指引。」正如奈奈莫名天真的篤定語氣。LUCKY 7,七是幸運,也是命運,《NANA》裡處處充滿這樣神秘的色彩,時而倒敘或插入回憶的敘事線,再輔以過分詩意,存在感強烈的唸白,「—— 嘿,娜娜。為何美夢成真和獲得幸福是兩回事呢?話語裡伏流暗湧。是預言了,那文藝氣息太迷人。一舉擄獲所有哀愁少女的心。

小鎮姑娘奈奈搭上往東京的夜車,命運般的和龐克女孩娜娜相遇了(圖/《NANA》內頁)


擄獲少女心的,還有龐克女孩娜娜。這個帥得很驚人的女孩頂著一頭短髮,敢愛敢恨,率性剽悍,且並未褪去一身女性特質,硬殼下是刺蝟柔軟的肚腹。這樣的人,躲起來哭泣的淚水硬是比普通女孩珍貴。娜娜就和她穿戴的煙燻妝、馬丁靴、Black Stone、VIVIENNE WESTWOOD以及蓮花刺青一樣,成為某種「我心嚮往之」的個性派女孩標籤。加上矢澤愛辨識度極高的畫風,立刻在量產大眼娃娃的少女漫畫中異軍突起,迅速累積熱愛信徒。而復古龐克的服裝配件,除了透露了矢澤愛本人的品味外,同樣反映了時代,更在某一群漫迷們低調流傳,熱衷於找出對應的真實品牌或仿貨,穿戴上身,成為彼此相認的記號。

一如漫畫中,娜娜所屬樂團「BLAST」登台演出時的狂熱,視覺系少女們爭相列隊,請求龐克女神望她們一眼。誰都崇拜她,誰都想要她。相較之下,奈奈倒真是個站在旁邊,最普通不過的女孩了。她是不討人喜愛的那一個,遇了挫折便哭,寂寞了就愛,要男人哄著陪著抱著當公主秀秀發誓只愛我一個,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就扔在一邊擺爛,又曖昧的斷得不乾不淨。若放到今時今日,大概會被冠上「綠茶婊」此一應該從地球上徹底消失的名詞來稱呼吧。但她不是bitch,沒有真正當個賤人的本事,只是跟著本能走,一路上又忍不住想硬起來遮掩。受了傷,就更覺得自己分外無辜了。明明不是故意的啊。娜娜的柔弱值得心疼,奈奈的眼淚只是假掰。對,不會有人同情她的。少女們總是對這樣的女孩最凶狠最不留餘地。我們拒絕公主,拒絕娃娃音,拒絕這麼坦然露出女子赤裸裸的軟弱。話總是這樣說的:那種「很女生」的人,我不喜歡。

娜娜與奈奈,或許並非是彼此的「另一個我」。她們其實更像是少女讀者的鏡子,映照出內心想望的和真實的自己。我們有多癡迷前者,大概就有多厭棄後者。

於是那間命運的707號房,實是矢澤愛為少女們製造的美好虛空。在那裡,有甜美的人,有相伴入睡的人,有一個願意為了妳出拳,痛打糟糕男友的人。且並不離棄屢戰屢敗的妳,帶著「無論怎樣我都接受喔」的寬容,還覺得那是可愛。但與其說兩人相濡以沫,不如說那根本是應了少女願望而生的幻境。或許有些百合情誼在曖昧邊緣遊走,然而我固執的相信,那幻境是不帶任何綺念的,是沒有慾望的兩件女孩身體,是少女的真空無菌室。女孩和女孩,得以無所顧忌的緊緊牽手或擁抱。是花與愛麗絲七月與安生

我近乎盲目的迷戀那樣的關係,也喜歡那樣的707號房。常常想起那圍繞不去,經典的一幕。在眾人齊聚的夜裡,娜娜爬上餐桌,拿起猶在通話中的手機,當成是麥克風豪邁的唱起歌來,忘記了愛那麼苦,夢那麼遠,而世界無情。這些那些,剎那被歌聲推拒在外。沒有鎂光燈也沒有一整個樂團伴奏。她唱得那麼專心,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在那一刻,都被娜娜的夢想給包裹住。

她唱得那麼專心,在那一刻,都被娜娜的夢想給包裹住。(圖/《NANA》內頁)

 

NANA娜娜 DVD

《NANA》於2005年改編成真人電影版,由中島美嘉和宮崎葵主演

然而這漫畫殘酷的地方在於,這並不是一個「追求夢想」的故事。而是一個「夢想實現了但」的故事。來到東京的娜娜,真的組了樂團出道大紅大紫。嚮往愛情的奈奈結了婚,夢幻般地嫁給心儀的貝斯手Takumi。他們的夢的確實現了,卻就從這一刻開始倒數計時,逐漸加速往崩落的未來駛去。毒癮,劈腿,各種醜聞,和榮耀一同而來的種種墮落,一切都如失速火車般「一點一點的錯開來了」。有人意外死去,有人無法再唱歌了。東京不是夢想之地,而是扭曲夢想的城市。站在真正的鎂光燈下,這一群人都被夢想灼傷了。

儘管已早有悲劇預感,讀者仍急著想知道後頭發生了什麼事,給個結局以求痛快好死。更殘酷的現實在這裡,漫畫家矢澤愛因身體狀況,自2009年起便暫停漫畫連載,又有一說,是矢澤愛求好心切,壓力過大下再畫不出來。她也被灼傷了嗎?時隔多年,我們不得不鬆口承認《NANA》可能永遠沒有結局。還記得那個存在感強烈的唸白嗎?那一直不斷預示娜娜與奈奈命運的未來,終究還是沒有「來」,只餘下不完整的故事碎片。於是不論新或舊的讀者,若是想念,都只能不斷的「重頭來過」。一次又一次的走進707室,命運交織的城堡。看著娜娜開口唱第一首歌。

1999年發生了什麼事?在台灣,最接近大魔王預言的,當屬1999年的9月21日。網路小說為我們留下幾個名字後又快速衰退,痞子蔡去了中國發展。宇多田光隱退又復出,當年的美少年瀧澤秀明失去出道先機,在偶像之路上黯淡滑坡。時間才是一切的大魔王。而我還留有國中時發瘋買下的一整套小卡收集冊,娜娜和奈奈的臉下方印了漫畫裡的對白,時至今日,我當然已不會為那樣的字句而胸口疼痛了,但恐怕也失去了再一次翻閱的動力,那樣如泡泡般破裂四散的夢,就留給那樣的九零年代。

 


NANA(21)

NANA(21)

《NANA》(NANA -ナナ-)

出身模特學校的矢澤愛,擁有極好的時尚品味,算是很早期就將「職業」的元素放進漫畫裡的創作者之一。大概有許多愛好繪畫的少女看完《芳鄰同盟會》後,被燃起當服裝設計師的夢想吧。而《NANA》的最顛峰時期莫過於真人版電影的上映,由歌手中島美嘉和國民女優宮崎葵主演,沒有更適合的人選,中島美嘉為電影獻聲的〈GLAMOROUS SKY〉也成為流星般的永恆紀念。漫畫自2009年暫停連載至今,無消無息,然而2013年,曾一度以番外篇「淳子的房間」為前哨,再次放出《NANA》即將重出江湖的預告。中國百度的「NANA吧」就時不時刷出一段貼文:「一定是選在2017年的7月7號重新連載吧。」這樣幾乎癡迷,全然信任命運的判斷,實在也很有漫畫本人的風格啊。然而這一切就跟1999年的預言一樣,大魔王始終沒有來。



作者簡介

神小風,一九八四年生。著有小說《少女核》、散文集《百分之九十八的平庸少女等書,編有電影劇本〈相愛的七種設計〉。現任職於《聯合文學》雜誌。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用畫筆召喚時光列車,抵達鄉愁裡的風景──臺灣漫畫家的繪畫世界

61Chi、敖幼祥、AKRU、黃色書刊、水晶孔……無論是經典大師或後起之秀,這些臺灣生長的漫畫家們用畫筆紀錄他們所見,畫出屬於我們自己的視野。

857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