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駐站作家

【紀大偉專欄|研究生三溫暖】話題03#一點點狂傲的勇氣──再談研究所入學口試地雷

  • 字級



不少書籍指導研究生求生術,但是往往沒有顧及「文學院研究生」的kimochi。
所以這個專欄特地為寂寞的文科而寫。
研究所好比三溫暖,讓人噴熱淚冒冷汗。
你應該進去呢,還是出來呢?



#本期話題:一點點狂傲的勇氣──再談研究所入學口試地雷


上一回我在OKAPI談了「碩博生入學面試十大地雷」的前五大地雷,這次要繼續揭發另五大地雷。

  6. 沒有展現一點點狂傲的勇氣  

上次說過,在口試現場「吹牛」的考生最惹人厭。但是,我這個勸告並不等於要求考生奔向吹牛的反面:卑微可憐。我在口試場合看過的「吹牛大王」其實有限,卑微可憐模樣的考生反而特別多。他們釋出「如果沒有考上就要去當兵了」、「如果沒有錄取就不知道人生方向」的哀求訊息,讓考官看了掃興。

照理說,選擇甄試入學(程序包括口試,不匿名,因此可以讓考生展現個性)的考生應該比選擇筆試(全程匿名,因此不讓考生展現個性)的考生來得狂妄一點點。在一個看衰人文學科、看衰研究所的國際大環境中,願意在國內外投考文學碩博班(以及其他沒有商機的學門)的考生就是心裡有點狂,才會逆反主流社會價值觀,跑來參加文學研究所口試。當考官問這種考生「為什麼要讀文學研究所」的時候,考官就是想要聽到考生說出「甘願與眾不同、有膽我行我素」的緣由。如果考生的回答竟然是「句號王」的「因為我喜歡文學啊」,考官就有被潑冷水的感覺。

為了要挑出真正勇於與眾不同的考生,考官傾向逼問考生:「跟同輩比,你的特色是什麼,為什麼我們非錄取你不可?」、「跟同輩的作業比,你的研究計畫有什麼特出之處?」有些考生會被這種質問激怒或是嚇壞。但是考官不是要挑釁,而是要問出考生有何過人之處。

  7. 沒有仔細查看該研究所官網公布的師資  

許多考生在沒有仔細看過研究所官網的師資介紹,就進了考場。考生在考場內,突然看到一批陌生考官的臉,聽到一批陌生的名字,難免慌張起來。

考生在口試過程中認錯考官、念錯名字,是平凡小事。考官並不會因為這種小錯而給考生低分。但是,考生會因為自己的小錯軍心大亂,甚至當場崩潰。我因此建議考生在口試之前熟讀研究所官網的師資介紹,把每一個老師的名字和臉孔配對清楚。大概記住五個老師的資訊就夠。這不是太難的任務,畢竟許多研究所聘用的教授人數就是五人或不到五人。考生應該記住每個老師的資訊(誰開哪一堂必修課?誰研究戰前文學,誰研究戰後?誰在近三年內出版過什麼書?),並不是為了在考場討好、巴結每個考官,而是為了讓考生自己可以胸有成竹地踏進考場。

有些考生只認得考場中某一兩位特定教授。或許為了安全感,這種考生在口試過程中只願意跟自己認得的一兩位教授說話,甚至閒聊起來,並且完全冷落自己不認得的其他教授。這種極度偏食的考生注定要落敗,因為試的基本原則就是不能夠冷落任何一名在場考官。

  8. 沒有仔細查看該研究所官網公布的必修課  

考官經常在口試場合問考生對於該研究所必修課的看法、疑問,但是很多考生答不出來。原來許多考生報考研究所入學考試,卻沒有研究過該研究所的必修課。一個研究所有沒有開設必修課、開了幾門必修課、開的必修課難度為何,都顯示了這個研究所的個性。考生如果在口試之前研究過這些必修課,並且找校內外學長姐反覆討論這些必修課的開設意義,那麼這種考生就可以大略掌握這個研究所的屬性與走向,可以評估自己跟這個研究所是否合得來。

如果考生沒有用心考察必修課內容就跳進口試現場,那麼這種考生一定偏愛古代婚禮吧:那種新郎新娘婚前從不見面、一直到洞房才初次見面的儀式。Surprise!

  9. 分不清楚「內外之別」  

這個建議聽起來很抽象,但是很基本。

很多人聽過我說「來考政大研究所的考生笑話」:問他們為什麼考政大,他們說,「政大靠近動物園,可以常去看小動物」、「政大在台北,逛街方便」這類優點。

事實上這類優點不是不能說,但是要看場合在口試考場之內,考生講的任何話都可以計分,所以考生不應該講出偏離研究所教育的答案。但是,在口試考場之外,考生不小心在超商遇到考官的時候,考生倒是應該多講這些無厘頭的答案。在口試考場之外,考官只想要放空,不想要繼續給分數,所以考生這時候就不應該繼續咬著研究所教育的話題不放,免得讓考官心累。這裡的「內外之別」就是一種做人道理。

學術界,跟黑道一樣,非常在乎內外之別。但是年輕學生常常分不清楚。考生經常在口試場合聲稱,很喜歡該所老師在大學部的通識課或是在獨立書店的演講——但是他們拍錯馬屁。對研究所老師來說,研究所的課堂以及學術研討會才是給圈內人看門道的「內場」,但是大學部的課堂以及在書店的演講則是給圈外人玩團康的「外場」。考生如果愛看教授在外場的表現,考官就會擔心這種考生內外不分。

跟教授「不熟裝熟」的考生也是困在內外不分的結界裡。

  10. 太極拳,不沾鍋  

有些考生很狡猾,遇到任何問題就讓問題從自己身上滑走,彷彿自己是不沾鍋一樣。但是考官當然可以看破他們打太極拳的小聰明。如果這麼會打太極拳,去當官就好了,何必來念研究所啦。

例如,考生A。
考官問:「你對本所的哪一門課有興趣呢?」
考生A答:「我都OK。老師你不管開什麼課,我都有興趣。」
考官問:「你覺得本所的老師中,哪一位老師跟你的志趣最貼近?」
考生A答:「我都OK。不管哪一位老師指導我,我都很榮幸。」

反正考生A像是泥鰍一樣,再怎麼樣也不會讓累得要死的考官抓到。考官只好認了,就讓考生A溜走吧,溜越遠越好。



\\紀大偉最新專欄研究生三溫暖】每雙週三更新//
話題01#念文科研究所有什麼用?
話題02#碩博生入學面試十大地雷



同志文學史:台灣的發明

同志文學史:台灣的發明

〔駐站作家〕
紀大偉
美國加州大學比較文學博士,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老師,著有小說《膜》、學術專書《同志文學史:台灣的發明》
FB:紀大偉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