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神小風看漫畫

【少女出租店24H】EP03 《其實並不在乎你》:內心有破洞的少女,只想要變成被選擇的那一邊。

  • 字級



孩子們的遊戲1-10及番外篇(套書)《其實並不在乎你》

常常我想,是這些漫畫收留我,
是這些心愛的少女們陪伴我度過困惑的人生,
讓人在現實裡有一個能鑽進去的、黑暗而安心的地方......
//

少女出租店24H|EP03
《其實並不在乎你》(あなたのことはそれほど)

 

事情是這樣發生的。妳從一個百無聊賴的酒會裡走開,逃跑的時光,很巧合的遇上了中學時暗戀的男孩,男孩已變成男人,妳也不再是羞澀女孩,彷彿一切水到渠成;妳衣著剛好、心情剛好、頭髮的捲度也剛好。更重要的是,妳比以前更擅長此道;不矜持不害躁,思慕的人站在面前,沒有放手的道理。和男孩躺在旅館床上時,妳也剛好想起,他正是妳第一次的對象。

以為是開始,卻應該要結束。少女心還在噗通跳,一轉身,妳回到家裡,走出另一個他,啊原來妳已經有老公了。再約出來,男人斂著表情說,老婆剛生了小孩,他得走了。啊,原來原來。

戀愛要結束了,全劇終。這是育江綾的漫畫《其實並不在乎你》裡,三好美都的人生。站在讀者視角,兩邊都翻了底牌,再差一點點就走到八點檔劇情,還可以煞車......男人走遠了,美都卻追上去,喘著氣,「我也結婚了所以⋯⋯」手在皮包裡掏啊掏,遞出的名片上改了姓氏,臉上有笑:「所以,沒關係的!」

說出:「我也結婚了,所以沒關係。」的三好美都。(photo credit / 祥伝社)


太晚才知道育江綾這位漫畫家,初初看到這段時,心像是要被掐住了那樣,最喜歡這種糟糕的傢伙了。立刻收進寶愛口袋名單,有種相見恨晚之感。這樣直接、不假修飾的坦白,不是攤牌,而是手段,是要把人留下來。而她的丈夫,此刻也並不作為實際的「丈夫」功能而存在,成為某種表態的工具,為的是除去對方的負罪感,以便於「我們可以繼續。」

我們要繼續。

日劇《晝顏》日劇《晝顏》

出軌、外遇、彼此背叛——這些戲劇裡反覆被使用的關鍵詞,在同類型的故事如日劇《晝顏》中,成為痛苦糾結的主要環節,然而他們的痛苦,正是因為仍走在「出軌是罪」,此般所謂社會「正常的道路」上。他們的糾結是身不由已,他們的愛終究是錯愛了。本質仍然美善、討喜,人格上並未受到損害,而且必須受到某種「懲罰」,得到道德上的教訓。但育江綾不來這一套,她要描繪的,並非是一般世俗道德掙扎上的痛苦,也不以幸福快樂為己任。而是人心底的破口,是身為「普通人」的慾望。在高度戲劇張力的情節下,一舉切入常人生活的現實痛處,企圖將人性的陰暗面袒露出來。

而此一細節,則完全展示了美都的性格:貪心、狡猾、自私自利,帶著「其實並不在乎」他人評價的神氣,重點是,全無羞恥之心。「我是在拿別人的不幸當做自己的快樂吧。」——說真的,你很難在少女漫畫裡找到這麼賤的女主角了。然後正是因為賤,所以現實。 以一種負面的型態,指出了人心底那被壓抑的病。不需要辯護。

《不論我在或不在》《不論我在或不在》

少女有病,不容於世。這樣懷抱著負面性格的人物,也成為育江綾漫畫裡的一種典型。在較早期的作品《不論我在或不在》〈私がいてもいなくても〉裡,女主角安部晶子,因為失業,去了漫畫家好友真希的工作室擔任助手。在過程裡,晶子竟逐漸和真希的男友產生了曖昧。其中一段,真希和男友以按摩為名義,走進臥房,順道按下了音響的開關——「她的聲音很大。」

他們在作愛嗎?當我人還在這裡的時候?晶子坐在客廳裡,盯著那道關起來的房門。事後,真希輕巧的來向她道歉,「妳是不是聽到了?」是嗎。真希發現我的情愫了?那麼她現在是在跟我炫耀嗎——她一直都看不起我吧。

那樣如伏流一般,在日常生活裡流動的恨意。與其說是男女情愛的爭寵,不如說更像是女子之間隱隱的角力。育江綾漫畫中的女子們,既親密又競爭激烈,是間微型的女生宿舍,處處可見這種比較的影子。如《其實並不在乎你》裡,美都刻意製造理由,在身份未曝光之前,親自敲門去見男人的妻子麗華,兩人相見,敵明我暗,這當然大有一種示威的意味在。但更強烈的是某種和對方照面,犯賤般的渴望;她長得漂亮嗎?個性好嗎?你最喜歡她哪一點?話裡問的都別人,心裡想著是自己。為什麼被選擇的人不是我呢。化成夢囈般,幼稚的問句。伸出少女的手指:「這個人,不能變成我的嗎?」

《其實並不在乎你》裡,美都刻意製造理由,在身份未曝光之前,親自敲門去見男人的妻子麗華。(photo credit / 祥伝社)《其實並不在乎你》裡,美都刻意製造理由,在身份未曝光之前,親自敲門去見男人的妻子麗華。(photo credit / 祥伝社)

 

我・空・你.我我・空・你.我

心裡破了洞,見什麼都想要。育江綾創造的少女們,實在太有當賤貨的才華了。同樣的問句,另一座「微型的女生宿舍」,出現在育江綾目前尚在連載中的作品《我・空・你.我》〈私・空・あなた・私〉裡:十四歲的鈴木檸檬,因為某些緣故,被安達一家所領養,擁有新的媽媽和兩位姊姊,四人生活在一起。但她實際上,正是這個家的父親出軌後,和第三者所生下的女兒——

單看這人物設定,很容易聯想到是枝裕和《海街日記》,這部由吉田秋生的原作漫畫《海街diary》所改編的電影,充滿療癒氣息,看過的觀眾很難不被那淡淡的暖意給打動,在死者的陰影底下,強調姐妹之間的羈絆,在日常緩慢的步調裡,接納了同父異母的妹妹。

相似的人設,育江綾卻從截然不同的方向出發:國中生的檸檬來到新家,對常來造訪,年長她許多的花匠「泉」抱有好感,但泉戀愛的對象是檸檬的新媽媽。兩人撞菜了,檸檬卻毫無退卻意願,「——這個人,不能變成我的嗎?」女兒和母親愛上同一個男人,真是相當戲劇化的設計。育江綾卻保持了他一貫的女子視角,不溫情也不濫情,而是拉扯出在親子關係裡,除了母親與女兒之間,微妙的第二重身份——女性和另一個「女性」的衝突,「難道檸檬也喜歡泉?你贏不了的啦。」「若說我唯一能勝出的地方,就是比她年輕了吧。」

被安達家領養,才十四歲的檸檬,是個能敏感察覺周遭氣氛的早熟少女。(圖/《私・空・あなた・私》內頁)

真是殘忍的十四歲少女啊。檸檬是個會趴在門上偷聽,確認母親待在泉那裡一整夜後,在內心吐槽「明明一直說那些冠冕堂皇的話,是已經放棄做個很偉大的人了嗎。」的早熟孩子,是破壞力極強的人型兵器。那樣擅於見縫插針,狡猾奸巧的說話方式,和《其實並不在乎你》的三好美都,實為同一個模子打造出來的。

都是內心有破洞的少女,為的也只是最普通的慾望;想要被愛,想要被誰喜歡,想要變成被選擇的那一邊。想要年輕時錯過的那男孩,再轉頭看我一眼,「要我眼睜睜看著光芒再次溜走,這種事我辦不到。」那願望說穿了,這麼誠實,多天真、多純潔。不就是我們壓抑不敢說出來的念頭嗎?怎麼能苛責呢。即使我們都知道,正因為純潔,才最容易髒。一但心有所愛,誰都顯得有點賤。

《其實並不在乎你》2017年改編為日劇《我可能沒那麼愛你》,由波瑠和東出昌太主演(photo credit / TBS)

 


《其實並不在乎你》《其實並不在乎你》

《其實並不在乎你》〈あなたのことはそれほど

這部以圍繞著兩對夫妻「雙重不倫」來開展故事的漫畫,前幾話陸續以四人各自的生命軌道來開展故事,無論人物形象或畫風都相當寫實。而兩對夫妻間以各自恐怖「招數」去追問另一半出軌情事的部分,則是最有看頭的地方,真心推薦。2017年4月由TBS電視台改編為日劇。波瑠和東出昌太飾演夫妻,東出在劇中大秀各種崩潰顏藝,無論是跟蹤或燒毀離婚證書,都將漫畫裡暱稱為「小熊」的丈夫形象驚人重現。而育江綾在和波瑠的訪談裡,更下了一個極為精闢的見解:「美都是一個靠本能而活的人,所以不太受同性歡迎。讓妳演這種角色真是有點抱歉啊。」的確,完全不想跟她當朋友呢。



百分之九十八的平庸少女

百分之九十八的平庸少女

駐站作家|神小風 


本名許俐葳。來自1984年的七年級少女。
東華大學創作與英語文學研究所畢,曾獲林榮三文學獎,梁實秋文學獎,全國學生文學獎等,曾任耕莘青年寫作會總幹事,著有小說《背對背活下去》《少女核》消失打看》與散文百分之九十八的平庸少女
相信寫作永遠會照顧自己;於是最低限度的要求,也只是寫得愉快便好,你喜歡便好。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