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一起讀輕小說

【輕文學連線⚡⚡】不輸翻譯小說的華文奇幻作品!談《Sdorica》與《禁獵童話I》

  • 字級



提到奇幻,最快竄升在人們腦子的作品,應該不是《魔戒》,便是《哈利波特》?即便電影距今也有段時日,即便某些硬奇幻擁護者,始終對《哈利波特》有著「哼!不過是本YA(註1)」的複雜心結。然在臺灣,許多創作者恐怕得經過極為漫長的時間方能擺脫這兩部作品的陰影。更得費盡心思、蒐羅資料、消化鎔鑄,終可掙脫中土世界或魔法學院的網羅,挖掘屬於自己的語言,創建臺灣特有的奇幻風貌。

但,如果不那麼執著於臺灣本土性?或者說,願意欣然接受歐美奇幻的洗禮?

Sdorica-Before Sunset-萬象物語.西奧多篇【限量典藏精裝版】

Sdorica-Before Sunset-萬象物語.西奧多篇【限量典藏精裝版】

月亮熊《Sdorica-Before Sunset-萬象物語.西奧多篇》就是如此。雖為雷亞遊戲《Sdorica- Sunset》的前傳小說,然撇開附屬性質,這仍是一部精巧細緻的西洋奇幻小說。《Sdorica》文氣巧妙介於硬奇幻與輕小說之間,既有著歐美翻譯小說的聲腔,卻又不顯繁重冗贅。小說選定遊戲反派西奧多為主角,將時間軸拉回他的年少,在那時候,他曾對國王兄長崇拜無比,視他為王國改革的希望之光,也曾叛逆、孤僻,不願交出真心,直到一位女人改變他的一生。

小說的主軸可分為二,一是他跟神秘女子雪莉的愛恨情仇,二是他與兄長的政見衝突。西奧多並非典型主角,他太憂鬱,太被動,也太自以為是了。逝去父親嚴苛的英才教育,使他淡漠而冷峻,欠缺熱情善良。面對西奧多這般高傲猜疑之人,《Sdorica》的愛情戲碼宛若踏在鋼索上的雙人擊劍,正因危險,所以迷醉,是成人專屬的挑逗愛欲,與惆悵難解的刻骨銘心。

在政治戲,雖有遺憾之處(老師,請下BGM:〈請你給我好一點的政敵〉),卻也帶出《Sdorica》另一糾結之處──兄弟決裂。西奧多自幼順從父親,也認同他的嚴刑鐵律,視人民如棋子的利益算計,卻又對兄長威廉的親民光環懷抱嚮往欽慕。這種矛盾,率先出現於批判,西奧多會振振有詞指責威廉的統治,然說他為國為民真心著想,呃,好像又太看得起他的良知,有些時候,我懷疑他不過是為了證明自己是對的,方鑽研政治。

\\《Sdorica》角色與劇情前導//
 

少數顯露西奧多人性面的情節,莫過於他陪同雪莉到貧民窟安葬她的兔耳亞人女僕。亞人原來歸屬的國家滅亡,如今在太陽王國苟延殘喘,這些人不是頭上長角,就是有動物長耳,或帶著尾巴。西奧多本對這些低賤種族萬分不屑,認為他們需索無度、得寸進尺地要求福利。然發覺亞人連送葬都得層層賄賂,死者才不至跟垃圾掩埋或遭丟棄入河,他啞口無言了。憤怒化為行動,他不能容許如此慘況出現在兄長統治的王國之內,然其所推動的改革,卻激怒了攀附國王的既得利益者,為日後的兄弟衝突埋下火種。

西奧多在小說裡是矛盾的。他冷漠苛刻,卻為了次等種族爭取人權;他並非溫良寬厚之人,做的卻是讀者會認同的事;他自恃甚高,以理性自詡,最終卻困陷情字。我們無法輕易將他歸入純粹的善與惡,卻能體會他的心境變化。此類人性複雜在小說其它部分也多有著墨,例如在《Sdorica》序章,西奧多跟(已成年的)公主對話,言談咄咄逼人、責難壓迫,然而,讀者卻摸不清,他究竟是控制欲強烈、呵護過份的叔叔,還是刻意架空公主的陰險攝政王。而細探小說前後,國王威廉的形象落差,更是難以定論,西奧多先是在兄長身上堆砌無限期盼,爾後自顧自否定唾棄,然正是這般矛盾心結,反而符應近年來,奇幻小說極力凸顯人性善惡難以論斷的複雜面向。

《Sdorica》追逐的對象,是這些年在臺灣引領風潮的西洋奇幻。關鍵台詞:「日落之後,光會消失。」一出,頓時想到《冰與火之歌》特愛的意味深長對話;長劍與魔法短杖的決鬥,或有仿效《迷霧之子》的俐落動作戲;對女性與情慾展露的大膽,則可見《獵魔士》的影子。要說它企及這些作品的高度,或許言之過早,但這種願意跟一線歐美奇幻作品比拚的氣魄,著實令人佩服。

《冰與火之歌》第一部至第五部【全系列套書】,全套共13冊

《冰與火之歌》第一部至第五部【全系列套書】,全套共13冊

迷霧之子三部曲

迷霧之子三部曲

獵魔士:最後的願望

獵魔士:最後的願望

禁獵童話I:魔法吹笛手

禁獵童話I:魔法吹笛手

海德薇《禁獵童話I:魔法吹笛手》,亦是另一部向歐美小說取經之作。海德薇此一筆名,音譯自《哈利波特》的貓頭鷹Hedwig(臺灣一般翻譯為嘿美)。跟座落於第二世界(註2)《Sdorica》不同,《禁獵童話I:魔法吹笛手》將哄孩童入眠的西洋童話與《聖經》編織成網,寄寓奇幻想像於現實世界。跟隨音樂家母親,來到臺灣巡演《歌劇魅影》的十六歲美國少女阿娣麗娜,竟在後台遭遇神秘小偷襲擊。在母親尋求建築師友人朱利安庇護同時,阿娣麗娜意外得知自己的家族竟長年來遭教廷追殺,唯一的阿姨卡莉,更在墨西哥的教堂被人以獵殺女巫的儀式處死,這一切的起因,卻跟祖傳銀笛蘊含的神祕魔力,脫離不了關係!

《魔法吹笛手》被我戲稱為青春/中二情侶版的《達文西密碼》。其中緣故,除了梵諦岡再一次成了無惡不作的幕後黑手,阿娣麗娜受不了大人們有所隱瞞而不積極的態度,跟著青梅竹馬尼可拉斯一起飛到墨西哥,一路調查真相,一路被人追殺,四處奔波,於吊橋效應中,曖昧情愫急速催生,這種套路,嗯......怎麼頗似曾相識?

本書人設亦是一大亮點,尤其是尼可拉斯,既能開私人飛機、又會說西班牙語,擅長機械,武術功夫了得,再加上眉樑上方的淡淡凹痕,與憂鬱淡漠氣質,更是為這場大美洲約會生色不少。(我們就先別管這種閃亮亮設定,放在十六歲少年身上合不合理吧。畢竟一般人也不是像阿娣麗娜一刷卡就能飛到南美洲,被爸媽停卡還老神在在,拿剩餘現金亂闖拉斯維加斯的──豪奢小情侶的莽撞行動、揮霍冒險,絕對是小說賣點!

比起《達文西密碼》的賣弄炫學、真偽難辨,《魔法吹笛手》在顛覆固有歷史、闡發陰謀論的意圖,仍舊小品乖巧了些,停留在YA奇幻的格局。阿娣麗斯的銀笛、尼可拉斯的金斧頭,雖多有童話典故,但這些「法器」派上用場的時機,卻屈指可數。加上奇幻設定拋得晚而倉促,雖自成一套體系,新奇亮眼,但靜待下集的收場意味濃厚,仍有不少遺憾。有些人物情緒,甚至處理得直接用力,若非節奏調控得當,毫不停歇向前疾馳,不留人喘息空閒,想必難以忽視。

尼可拉斯,我大概猜出我們的身份了,嚴格說起來,我們不是能施展法術的女巫和巫師,只是擁有了力量很特別的法器,而且,幾乎每個人都聽過關於我們的事蹟。

我不懂?

我們是童話故事裡的人物......我和我媽是吹笛人,就是故事中吹著笛子將老鼠引進河裡淹死、又把小孩們拐到山洞裡的陌生人。你說你們家祖傳的斧頭有三把,該不會是金、銀、銅三把吧?」──《禁獵童話I:魔法吹笛手》,P104

《魔法吹笛手》一書結合童話人物設定,阿娣麗娜家族是花衣魔笛手(左),尼可拉斯家族是誠實的樵夫(右)(圖/wiki)


可正是破綻硬傷,反凸顯出《魔法吹笛手》一流娛樂作品的功底所在。
小說敘述能力扎實,故事場景走遍落磯山脈的澄澈翡翠湖、瓜納華托的絢麗山城、拉斯維加斯舊城區的金碧輝煌,紀實寫景躍然紙上,流暢又不顯堆砌笨重。青少男女鬥嘴促狹,既不失輕浮,反添生動浪漫。加上劇情的懸疑步調緊湊有力,逼得人一再翻動紙頁。或許,「像翻譯小說的華文作品」,在某些人眼中可能仍舊不符開新格局、尋求在地特色的積極意義,但我們不妨先放開自我定位的焦慮,好好享受,優秀的歐美奇幻複本。


/////
註1:YA:Young Adult,青少年之意,此指青少年小說。
註2:第二世界,The secondary world,或譯「架空世界」,為托爾金提出,指作者用想像力創造出的虛構時空,通常有著嚴謹的世界觀,與運行規則。《魔戒》內的中土世界,就是一成功範例。



Sdorica-Before Sunset-萬象物語.西奧多篇【限量典藏精裝版】

Sdorica-Before Sunset-萬象物語.西奧多篇【限量典藏精裝版】

《Sdorica-Before Sunset-萬象物語.西奧多篇》
Rayark雷亞遊戲研發奇幻冒險RPG「Sdorica」手遊的前傳小說,由月亮熊所撰寫。遊戲講述世界永生者殺害巨龍後建立「太陽王國」,太陽升起、永生者成為人類,在暗處卻有想讓黑暗再次籠罩世界的陰謀成形。而本書則是在此主線發生之前,新王威廉登基後所展開的故事。

禁獵童話II:魔豆調香師

禁獵童話II:魔豆調香師

禁獵童話I:魔法吹笛手

禁獵童話I:魔法吹笛手

《禁獵童話》
臺灣作家海德薇所著的奇幻輕小說系列作品,描述16歲美國少女阿娣麗娜隨母親到臺灣演出,卻遭遇襲擊,意外發現家族代代被教廷獵殺的秘密,為了拯救母親與其它童話家族,他們要集結所有「童話繼承者」扭轉命運。此系列目前出版了兩集:《禁獵童話I:魔法吹笛手》《禁獵童話II:魔豆調香師》。



小部

雜食閱讀者,喜歡奇幻、推理,出社會以來閱讀越發輕量化,耐性越來越薄,迷戀車上補眠與熬夜,很怕對世界失去興趣。經營部落格「剝洋蔥」。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